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回族人物>正文

苏尔东的歌声

2017年第1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马金林  

 

盛夏的午后,一场骤然而至的雨让城市里的燥热收敛了不少。踏着难得的舒爽,和着久违的雨后泥土芬芳,开启了我采访新疆本土回族歌手苏尔东之旅。

穿过撒满鲜花的葡萄架,着装整洁干练的苏尔东怀抱吉他,坐在石凳上整理着新近创作的歌曲,嘴巴里还不时哼唱着欢快的乐曲。看着他沉浸创作的状态,我不忍心打扰,只好在一旁静静等候。十多分钟后,他突然一抬头看到了我,“你昨天来电话要约个时间采访我,但最近我应邀去青海参加当地的花儿艺术节,本想再过段日子和你联系,但又怕耽误你……”听了他的话,我很庆幸能约到这位“新疆回族花儿”表演“大咖”。

苏尔东1965年12月生于新疆伊犁新源县,现在新疆工业经济学校任教。从1990年开始,他一直致力于回族歌曲的创作和演绎,开创了新疆现代“花儿”的先河,赋予了“花儿”这一民间艺术形式新的元素。将“花儿”这一源于人民群众,但日渐脱离百姓生活的艺术形式,重新拉回到大众之中,使其在新时代焕发出迷人的魅力。

提起苏尔东创作“新疆回族花儿”的启蒙之旅,从他收藏的家族照片中便能发现些许印记。言谈间,苏尔东将他家族的影集递给了我,我小心翼翼地翻阅着这本浓缩了一个家族岁月交替的留念,心生敬意的同时,也倍感历史的厚重。是怎样的一种家庭熏陶,才能造就苏尔东这样一位用歌声传达美好生活的心灵歌者?又是一个怎样的家庭,能让苏尔东对“新疆回族花儿”情有独钟,愿意用二十多年的年华去追逐梦想呢?据苏尔东介绍,有一张肖像已经斑驳的照片,在他看来最为珍贵。照片主人公就是苏尔东的祖父,曾经用手拉肩扛的形式,开垦了一块生活天地——哈拉不拉。后来,在那里结识了有着柯尔克孜族血统的苏尔东的祖母。从那时起,苏尔东的家族开始繁衍兴旺起来。

苏尔东告诉我,他家族成员的民族成分可谓多彩缤纷。爷爷是回族,奶奶是柯尔克孜族,妻子是维吾尔族,弟弟娶的是哈萨克族,妹妹又嫁了个维吾尔族。在这个多民族的大家庭里,各民族的美食、有趣的习俗、各具特色的艺术形式,风格迥异的服装相互交融碰撞。每逢闲暇时节,家庭成员都会表演不同的节目,悠扬的歌声不绝于耳。此外,整个家族都重视教育的良好风尚,也为苏尔东的艺术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苏尔东的父亲精通汉语、哈萨克语和维吾尔语,是新源县第一任县委书记的翻译,也是整个家族中最早体会到“知识改变命运”的人。

在苏尔东的记忆里,父亲年轻时就懂得吸收和借鉴当地各少数民族的智慧。当父亲组建家庭后,就让子女们接受良好的教育,在苏尔东的印象里,严父不仅告诉他要懂得知识的重要性,还要懂得回族的由来及伊斯兰教的教义教规。

当我因苏尔东多民族家族中的传奇色彩而感到唏嘘不已的时候,目光却被影集里一张身着藏青衬衫,头戴平顶小白帽的俊朗少年所吸引。苏尔东告诉我,这是他刚刚进入哈萨克语中学时的一张纪念照。按照苏尔东父亲当年的想法,原本是想让苏尔东能从事少数民族语言翻译工作,便让苏尔东中学时期接受了哈萨克语教育。后来苏尔东选择的发展道路,在他父亲看来却事不如愿。苏尔东说:“回族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民族,内敛含蓄是这个民族的特征,为什么我们不敞开心扉,直抒胸臆呢?或许音乐就是最好的表达!”

 

 

苏尔东从小就喜欢唱歌,这一点和他的家族熏陶不无关系。大学毕业后,他开始进行音乐创作。当时,他写的大多是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歌曲,这一点恰好印证了他从小的生活环境。但一次朋友聚会上的经历,使他转而开始创作回族歌曲。苏尔东回忆,在那次朋友聚会期间,一个朋友开玩笑说:“苏尔东,你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歌唱得那么好,为什么没有听你唱过回族歌曲呢?”朋友席间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刺痛了苏尔东的内心,自此苏尔东立志创作具有现代流行音乐元素的回族“花儿”。

之所以选择创新“花儿”表演形式,是因为苏尔东清楚地看到,改革开放以来,各民族都在融合借鉴先进音乐元素为我所用,而“花儿”艺术却显得相对滞后,人们对“花儿”的了解,也仅停留在《花儿与少年》《妹妹山丹花儿开》等歌曲中。老一辈民间艺人表演的 “花儿”大都曲调单一、配器简单,很难跟上大众的欣赏步伐。“花儿”艺术犹如散落在民间的璞玉,唯有“创新突破”才能彰显“花儿”这一民族艺术瑰宝的魅力。

说话间,苏尔东送给我一本早年创作的回族花儿歌曲集,浏览目录的瞬间,我便被浓郁的回族文化气息感染。《白衣布利斯》《奔土》《法特茉尔》《回族人》《红盖头的尕妹》《石榴花》等歌曲,语言朴实,生活气息浓郁,汲取了传统“花儿”的韵致和各民族民歌的营养,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色。听着《回族姑娘》,人们似乎看到了美丽迷人的回族女孩;《娘姥子的心》里唱“娘姥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时,让无数的回族父母黯然泪下;《儿女进学堂》则表现出新一代回族人热爱知识、好学向上的风貌。苏尔东是集词、曲、演唱为一身的音乐创作人,他所创作的歌曲,多年来不仅回旋在天山南北,还穿越了河西走廊,走到了青海河湟、宁夏等地。

对艺术家而言,创作灵感往往可遇不可求,但当我翻阅苏尔东的作品集时,被他的高产深深折服。他创作起步阶段就能达到平均一年一部专辑,一部专辑里面收纳至少二十首歌曲,也就是说他早年平均每二十天就有一部新作问世。当我问及苏尔东的创作灵感源泉时,他告诉我的只有两个字——生活。可究竟他是如何做到高产高效的呢?苏尔东说这一切首先要感谢父母的教育。如果当年不是父亲让他学知识,或许他现在不会有谱写美好事物的能力;如果没有家族的点滴熏陶,或许他发现不了回族生活的感染力。采访中,苏尔东告诉我说:“人要两世吉庆,在现世做一个富裕的人,要发展生产,搞好经济建设;到后世也要做一个富裕的人,这就要求我们在宗教信仰上虔诚,懂得善功所在。”

苏尔东在艺术采风时,时常被淳朴的回族同胞所感动,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在表现回族民间生活的点点滴滴,让回族同胞通过聆听花儿,感到心灵的滋养,用歌声传达真善美。至今苏尔东还清晰地记得,在巩乃斯河流域采访时,一位年过八旬的回族老人闻讯赶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里面塞满了五毛、两毛,最大面值不超过一元的毛票,老人两眼含泪地嘱托苏尔东创作一首规劝大家远离毒品的歌曲。苏尔东没有收取老人的“创作稿费”,而是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深入监狱、劳教所等场所,与吸毒人员面对面交流采访,最终创作完成了歌曲《白依布里斯》。

苏尔东在创作这首歌曲时,很好地借鉴了坊间的方言俚语和伊斯兰教的宗教术语。歌词朴实易懂,比喻形象,生活化浓郁的歌词增强了歌曲内容的贴近性。波斯语、阿拉伯语词汇和汉语方言的交杂使用,既充分印证了回族的语言特色,也体现了新疆多元文化的碰撞与交融。另外,在谱曲方式上,他采用了流行歌曲的结构,旋律平稳进行中带有起伏,体现出活泼、热情、直叙的特点。在曲式当中还贯穿使用“切分节奏”和回族“花儿”的传统演绎手法,在连续上行的旋律中融入了跳进的呼唤音型,让旋律在反复变化中进行。这样不仅打破歌曲原有的节拍,还使得歌曲具有摇摆的韵律感。这正是流行音乐歌曲常见的节奏创作法则,也使得苏尔东的歌曲在社会上能广为传播。

苏尔东热爱音乐,用音乐讲故事,把跳跃的音符传播给大家的时候,别人看到的是他俊朗帅气的舞台形象,然而他却为此饱尝了逐梦之路的曲折和艰辛。时光倒回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苏尔东创作完成了第一盘专辑——《法图麦》。因为没有名气,他只好自费出版这盘专辑,为了节约成本,苏尔东动员全家加入到这盘专辑的包装和销售当中。几经周折专辑上市了,但市场反应平平,凭借一腔热情,苏尔东带着家眷开始闯市场。一时间乌鲁木齐、伊犁、昌吉等地的回族婚礼现场,都能看到背着吉他在婚礼现场助兴献唱的苏尔东夫妇。苏尔东就这样面对面给回族群众一盘一盘地推销自己的专辑。

“提篮小卖”式的零星销售很难成就伟岸梦想,苏尔东在现实与梦想博弈的沼泽里挣扎前行。直到1997年,终于有人愿意扶持苏尔东这位回族歌手,出资上万元帮苏尔东出版专辑《回族人》。随着这盘专辑的热卖,苏尔东也迎来了艺术的春天。2000年,新疆电视台为他举办了“苏尔东作品演唱会”;2001年,在新疆人民剧场,他组织举办了“全国回族歌手作品演唱会”;2004年又传来他在新疆人民大会堂举办“最美的花儿献给党”个人演唱会的消息。一时间他的歌声飞遍全国各地,还远销中亚等国。

 

 

人生的路途很长,每一时期会有属于各自的风景,苏尔东二十多年的歌唱之路,闪耀着他认真做事、与时俱进的赤诚信念,如清水潺潺、昼夜不息。

仔细研读苏尔东创作的歌词,就能发现他的创作水平在螺旋式上升,关注领域也在辐射式拓展。如之前提到的《白依布里斯》,歌词中波斯语、阿拉伯语词汇及汉语方言的交替使用,的确体现出了回族的语言特色,但是从市场发行的回馈看,这也是制约专辑销售的主要因素。音乐消费链的终端是听众,听众的构成纷繁复杂,苏尔东早期的作品对听众群的定位过于狭窄,造成部分受众在聆听音乐时很难产生共鸣,进而影响了歌曲的推广。换而言之,如果没有在新疆的生活经历,尤其是没有接触过回族同胞生活俚语的人,一般很难听懂苏尔东早期作品中的一些特定词汇。当一个作品的受众面相对狭窄,势必影响创作的流传度,为此,苏尔东及时掉转马头,研究新的创作模式。

2005年起,苏尔东经常深入其他民族的生活圈子,收集整理各民族的民间小调,从歌曲音律、歌词韵律等多方面寻求突破点。从专辑《法图麦》起,已经发行了十一盘个人专辑的苏尔东,未曾停歇逐梦的脚步,不断地挑战自我,完善创作思路。2008年,苏尔东推出了专辑《河南老乡》,其中传唱度最高的就是专辑主打歌《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歌词:

哎!大哥,实话实说,古到如今河南人风风火火,

皇帝、九神、诗人屈原,创了先河,

炎黄文化根在河南,辉煌闪烁。

哎!大哥,我心里很难过,

你不知道哪个对哪个是错,

你对这片热土了解不多,

别伤感情,大哥啊!别再胡说。

哎!大哥,实话实说,

国花洛阳牡丹刚刚开过,

如果,少林二七塔你没有来过,

看看少林,再看看千年的佛。

哎!大哥,花木兰世上一个,

豫剧宗师常香玉抗美救国,

乒乓球王邓亚萍争光为国,

世上优秀的河南儿女太多太多。

 

副歌:

哎!

实话实说,大哥实话实说,

河南人有大海气魄。

实话实说,大哥实话实说,

河南人有火红性格。

实话实说,大哥实话实说,

河南人有千年美德。

实话实说,大哥实话实说,

河南人都是文明使者。

哎!大哥,分清是非,

这世界上哪一个人十全十美,

哪里都有好人坏人白和黑。

他不能代表国家、民族、兄弟姐妹。

哎!大哥,河南豫剧很美,

富饶的河南大地蝶舞纷飞,

我不是河南人把河南赞美,

因为,智慧的河南人,没有惹谁!

 

《实话实说》这首歌旋律大气,歌词质朴通俗、本色自然,紧贴老百姓的生活。苏尔东在表演时也投入了深厚的情感,节奏鲜明、极具口语化。苏尔东在创作这首歌曲时融合了豫剧的戏曲表现手法,这为歌曲的传播争得了更多的人气,苏尔东抱着吉他自弹自唱《实话实说》的视频,在网络上的点击量一天之内就突破了十多万人次。

专辑《河南老乡》的热销,坚定了苏尔东拓展创作领域的信心,使“花儿”这种传统的民歌也能面对多民族听众,触摸社会的热点话题,咏唱时代的心声。他的艺术采风区域也随之延展。2010年,他深入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让现代回族花儿的歌声远播他乡。

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苏尔东创作完成了维语尔语、哈萨克语等少数民族语言及英语、俄语、日语等外语演唱的歌曲《乌鲁木齐》。与苏尔东创作的其他歌曲不同,这首歌的汉语版词作者是现任乌鲁木齐市市长的伊力哈木·沙比尔。2015年7月15日,伊力哈木·沙比尔市长参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政务直通》主题系列直播节目《一带一路进行时》录制时,首次通过广播媒体播出了这首由市长亲自填词、苏尔东演唱的歌曲《乌鲁木齐》。

歌曲《乌鲁木齐》乐曲的配器在融入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传统乐器的同时,也贯穿了不少西方音乐元素。热情洋溢的曲风、生动活泼的歌词,很快就征服了听众。这也为苏尔东成功转型奠定了基础,艺术表现形式缤纷多彩,但创作共性相通,那就是歌唱生活,歌颂美好的事物。苏尔东在创作之路上不言放弃、开拓创新的思路成功了;在创作领域上不断摸索,吐故纳新的方式成功了;在艺术表现上永不停歇,锐意进取的尝试也成功了!

 

 

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但是年过半百的苏尔东,从2010年起却开始涉足电影领域。苏尔东坦言,早在孩提时代“电影梦”就开始萌芽,没想到直到知天命的年纪才开始织锦。

作为新疆知名的回族音乐人,苏尔东在多年的回族歌曲创作和演绎中,反思着回族文化的发展和传承。在他看来,回族文化呈现出崇尚传统,民族性格趋于内敛甚而较为封闭的特性,但文明进步的历史年轮无数次证明,兼容并蓄才是一个民族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2010年,苏尔东成立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多方筹集了一百余万元,拍摄了电影《歌行千里》。

电影《歌行千里》以苏尔东为原型,讲述了一位回族青年追求音乐梦想的故事。电影里穿插了苏尔东创作的《尕月亮》《白盖头的阿妈》《我的心儿啪啪跳》等十二首“花儿”,影片中看似不经意的歌曲铺垫,却和影片主人公的命运和性格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这也是影片的一大特色。它以歌曲为链,完成了故事的讲述,使这部励志电影颇具音乐剧风格。这也是苏尔东坚持“回族花儿”创作的真实写照,他的许多作品就是想借歌声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回族人的生活及其文化。

电影《歌行千里》最终以九十五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权衡收支后,不难发现“赔账”成为苏尔东第一部电影的“主基调”。但在苏尔东看来,新时期的中国电影除了《回民支队》等影片外,基本上再没有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回族生活题材电影。苏尔东没想到自己的电影处女作能达到电影频道收购的水平,这让他为自己首次“触电”大银幕激动了一回。从此苏尔东的标签上又多了一个称谓——电影人。

2012年苏尔东不惜举债六百多万元,投资拍摄了电影《伊犁河》。该影片讲述了回族妈妈法图麦抚养汉族弃婴阿尔萨的感人故事,片中的景色、人物、故事、歌曲都充满了新疆元素,细腻地刻画了一个普通的回族妈妈跨越了民族的无私大爱。拍摄伊始,为了筹措资金,苏尔东的妻子卖掉了岳父留下的房产,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即便如此,距离六百多万的投资可谓杯水车薪,苏尔东便四处拉赞助,最终连电影演员都被苏尔东的执着所感动,友情出演剧中人物。拍摄期间,当地农民自发到剧组承担起没有劳务费的群众演员角色,有的还为剧组送来蔬菜瓜果。一个耄耋之年的回族老人,听说苏尔东的剧组拍摄的是反映回族生活的电影,就让儿子牵着自己家的牛送给了剧组。根据剧情需要,在拍摄长大成人的“阿尔萨”乘船偶遇失散亲人的一场戏中,同船乘客要跳入湍急的河流,剧中的每一位群众演员都毫无怨言地按照导演要求完成摄制要求,苏尔东被这一幕幕的温暖所感动。电影上映后,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三十三个“民族团结教育月”宣传片,在多地展映。电影《伊犁河》自上映至今获得了二十多项国内外的电影奖项,先后入围了二十多个国内外电影节。2014年11月25日在第六届欧洲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上,《伊犁河》还荣获“丝绸之路最佳影片奖”。

采访结束的时候,苏尔东送给我一套他最新录制的歌曲集和《歌行千里》《伊犁河》两部影片光碟,嘱咐我说:“过去,我们回族同胞走访的时候,会送一些特产或者茶叶、冰糖等‘四色礼’,现在我把我的作品送给你,就是想丰富我们回族之间走访的礼行。”


相关内容


  • / 王 族 / 2015-07-31歌声与微笑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 张军民 / 2015-01-08散文二章
  • 回族 / 张承志 / 2015-01-08心火
  • 回族 / 杨峰 / 2014-10-02伤逝
  • 回族 / 石舒清 / 2015-01-08采风
  • / 图文整理:黑白 / 2017-01-16河湟回族古寺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回族人物”栏目创办于1985年。多年来,“回族人物”已成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着重介绍在历史和当代各个领域涌现出的回族优秀儿女,书写他们为中华民族做出的历史文化贡献。

     

    一、文章内容:

    1. 在国内外一个时代或一个领域独树一帜的,知名度比较高的优秀回族人物,例如著名学者马坚、白寿彝等。

    2. 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只要人物有意义、有意思,读者感兴趣,值得向读者推荐的,例如竹琴大师贾树三。

    3. 或由我刊出选题,您来写命题文章;或您有好的选题、好的想法,好的角度,写出文章提纲,与栏目负责人马晓艳联系,互相沟通,可行后方可着手写作。

    二、写作要求:

    1. 您在写作过程中请注意您身份的转换,应注意以下几点:

    ①不仅要呈现人物的一个整体面貌,还要有侧重点,有亮点,不能平铺直叙,写流水账。

    ②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是面对大众写作,不是面对学者写作,所以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

    ③因本刊不是宗教刊物,所以涉及到宗教问题时,要把握好尺寸和角度。

    ④文章内容要实事求是,不要夸大其词,不要说空话、套话、大话;语言要流畅,条理要清晰。

    2. 字数一般为6000字左右,所配发人物图片清晰,文字说明准确,注明出处。

    3. 文章末尾注明自己的真实姓名、笔名、邮编、联系地址和电话,以便栏目负责人与作者取得联系,以及出刊后邮寄2份样刊和稿费。

    4. 投稿可通过E-mail提交电子文本;亦可通过邮寄方式提交打印稿或手写稿,但因人力有限,恕不退稿,敬请作者自留底稿;稿件收到后,栏目负责人会及时审阅,并尽快与作者联系。

    5. 要求作者在栏目负责人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成,请提前告知栏目负责人,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6.本刊对所有稿件有删改权,如不同意请注明。勿一稿多投!切勿抄袭!

     

    “回族人物”栏目编辑:马晓艳

    电话:13519964055  

    E-mail:56965763@qq.com

    QQ号:56965763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