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正文

房东

民族团结专号   浏览次数:         俞敬元  

陈豫章左手提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包里装着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他的右胳膊垂着空袖头子,在黄昏的风中飘来飘去。陈豫章原本有一双结实有力而又灵巧的手,凭着这双巧手,他干活挣钱,养家糊口。陈豫章在一个私人开的小作坊工作,老板给的工资高,再加上陈豫章吃苦能干,常常加班,一个人能挣两个人的钱。一个月前他的右手被机器从腕上切断了。事故完全是因老板使用了不合格的机器造成的。

陈豫章住进了医院,老板对他非常殷勤,支付了住院所有的费用,给他们一些生活费,还雇人照料他。老板满口答应,出院后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他赔偿。今天是陈豫章出院的日子,可不见老板的踪影。他去找老板,老板的作坊已是人去屋空。他去找老板的几个朋友,打听老板在什么地方。老板的朋友说,老板走了,不知去向。陈豫章这才知道,他彻底被黑心老板骗了。

陈豫章在街道上慢慢走着,走走停停。天色渐渐暗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亮了。看着街道上带着家庭温馨的双双对对男女,还有那些急于赶回家行色匆匆的人们,他的心里无比凄凉。此时,他最思念的就是他的家。陈豫章的家在河南,家里有媳妇,一个上高中的儿子,还有年迈的母亲。春天,陈豫章要到新疆打工,媳妇不同意他出远门。他是一家人的顶梁柱。夫行千里妻担忧。陈豫章说:“家乡人太多,钱不好挣。到新疆打工,能多挣钱。”陈豫章坚决要到新疆来。他对媳妇岳馥菊说:“只要你孝敬好老人,给上学的儿子做好饭,操持好家务就行了,你用不着去打工。”

陈豫章来到新疆的一个县城,在一家大院子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房东是一位年近五十的维吾尔族人,名字叫艾山江。艾山江古道热肠,和蔼可亲,对每一个租他房子的人,都关心入微。艾山江讲究卫生,院里收拾得洁净清爽。妻子左热古丽喜欢种花,院子处处都有盛开的鲜花。陈豫章常想,自己孤身来到新疆打工,能住进这样一个院子,遇到一个好房东,真是自己的福气。

陈豫章步履沉重地走着,要回到他租的房子去。他的眼前浮现出艾山江那和蔼可亲的笑脸。他真想念艾山江啊。现在,自己身处异乡,落到这种悲惨地步,唯一能够信赖的亲人,也只能是艾山江了。艾山江的院子在一个巷子里。陈豫章一进巷子,远远就见大院门前的灯光下站着一个人,是艾山江。艾山江看见陈豫章,快步迎上去,把陈豫章手里沉重的提包接过来。“我最近才知道你出事故的事。今天我去医院看你,医生说你出院找老板去了。”艾山江说,“兄弟,老板找见了吗?”陈豫章伤心落泪,好久,哽咽得说不出话。突然,他朝天大喊一声:“我活着还不如死了!”

艾山江劝说了好一阵,陈豫章才回到房子。艾山江把陈豫章提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该放的地方。提来一个热水瓶,给陈豫章倒上开水,又让妻子左热古丽赶快做饭。不大工夫,左热古丽端来了两碗香喷喷的汤面。艾山江坐在一旁,不断开导陈豫章把饭吃下去。看到面前的饭和筷子,陈豫章心如刀剜。现在他只能用左手拿筷子了,左手笨得连面片都夹不住,只得用筷子把饭往嘴里刨。

陈豫章心乱如麻,一夜未眠。想得最多的,是今后的日子该咋样过?路该咋样走?一个失去一只手,尤其是失去最能干活的右手的人,能干什么呢?从到新疆来,每月都按时给家里寄钱。从出事故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给家里寄钱了。家里人等着钱,该到哪去挣钱呢?

陈豫章想到最后,看来自己只能走那条路了。

 

陈豫章坐在街上的人行便道旁,面前放一只碗。他把右手的秃腕露出来,让过往的行人看,从而引来怜悯之心,给他施舍一些钱。陈豫章成了一个人格卑微的乞讨者。

陈豫章木然地坐着,他不敢抬头看过往的路人,不敢看他们的脸,更不敢看他们的眼神。他怕眼神中流露出的鄙夷之色,刺痛他的心,让他的心流血。

陈豫章低着头。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领一个小孩子,停在自己面前。女人对孩子说:“把身上的零钱拿出来,放到碗里。”孩子从身上掏出五块钱,刚要放,女人把钱抓过去,从钱包里翻出五角钱,放到碗里。走过来几个老妇人,有说有笑的,谈的都是健身操的动作和音乐。一个说:“这个人,一只手没有了,太可怜了。”一个说:“这人有没有家,要是有家,老婆孩子在家受苦了。”一个说:“抬起头来,让我们看看你。”陈豫章知道这几个老妇人,怜悯他,但他不愿让她们看到自己万分痛苦的脸,把头低得更低了,并把右臂上的袖子拉下来,遮住秃腕。先说话的那个妇人说:“这男人是看重尊严的男人,今天我们都献点爱心。”那几个妇人都说身上没有零钱。“我先垫上。记住,下一次打牌都还上。”先说话的妇人拿出五块钱,放到碗里。陆陆续续有人往碗里撂钱,都是一块的,几角的。陈豫章有意把那张五块的票子放在碗边显眼处,为的是让别人多施舍一些钱。

陈豫章头低得时间太长了,脖子不好受。在没有人走过来的时候,把头抬起来,让脖子轻松一下。真不巧,他一抬头,就看见有一个男人走过来。男人的目光正好和他的目光对击了一下。这是一张他再也熟悉不过的脸。男人多次到他干活的作坊检查,每次来都是连吃带拿。因陈豫章有酒量,每次吃饭老板都让他陪酒。男人一眼就认出了陈豫章。陈豫章赶快把头低下去。男人走到跟前说:“我记得你的名字。老陈,你咋成这个样子了?”说着,掏出一张二十元的票子,放在碗里。“老陈,好好保重自己。”那个男人说。陈豫章突然抬起头,怒冲冲地说:“如果你能秉公执法,履行职责,老板就不会使用不合格的机器。都是因为你贪赃枉法,我才有今天!”男人说:“哎,你咋这样说话?”陈豫章左手攥了一下,眼睛里燃烧着愤恨之火。男人赶快转身走了。一股微风,将那张二十元的票子吹起来,落在地上,滚动着。陈豫章没有去捡,任它去吧。

陈豫章乞讨了五天,数数票子,是他干活时候一天的收入。他饱尝了一个乞讨者卑贱的滋味,他一天都不想去乞讨了,要另换一种谋生的方法。艾山江帮他出主意,“老陈,卖炒葵花瓜子吧。”艾山江说。

 

艾山江骑上三轮车,到批发生葵花子的地方,买来葵花子。陈豫章是用液化气做饭,做饭的锅不能炒葵花子。艾山江在一间放杂物的房子里腾出地方,特地给陈豫章盘了一个锅头,安上铁锅。炒瓜子得用柴火。好在人们早已不用柴火烧锅了,木柴和枯树枝容易找到。陈豫章用一只手炒瓜子。艾山江不放心,不时来看,怕火大把瓜子炒焦。陈豫章心里烦躁,想得事多,常常分心,不小心把柴火放多了,火大。幸亏艾山江赶快将锅端下来,快速翻炒,才没让瓜子焦。

陈豫章在路边铺上单子,放一袋葵花子,用一个杯子(按杯论价)。卖葵花子虽然没有乞讨那样卑贱,可现在买葵花子的人越来越少。你如果想让人买你的葵花子,必须先让人知道你是残疾人,从而对你产生恻隐之心。陈豫章只得将那个羞于见人的秃腕露出来。陈豫章吃过早饭出门,带一瓶茶水、一个馍,晌午不回家,直到天快黑才回去。卖了一天葵花子,也只卖了四十多杯。

陈豫章回到房子里,腹中饥饿,疲惫至极。他不想吃饭,也不想歇息,内心充满悲哀和沮丧。艾山江知道了陈豫章卖瓜子的情况。艾山江想了好半天,说:“老陈,我有一个办法,明天你试试看,能不能多卖一些。”

陈豫章次日卖瓜子,面前放了一个硬纸板,上面用毛笔写了一段大字:“瓜子是利民巷二号大院房东艾山江买来的,用艾山江家的锅炒的,讲究卫生,放心食用。”字是艾山江找了一位汉族朋友写的,而且是红色,非常醒目。和汉字并列的,是一段内容相同的维吾尔文字,是艾山江写的。过路的人看到这一段文字,不少人都停下脚步欣赏。看过文字,又看到陈豫章露出来的秃腕,惜爱之心油然而生,就是不想买的,也要买上一杯。

有几位维吾尔族人走过来,看到纸板上的维吾尔文,他们都是艾山江的朋友。一位对陈豫章说:“哎,这位朋友,你这葵花子真是艾山江买来的?真是艾山江家锅炒的?”陈豫章说:“我要是骗你们,就不是人!”一位说:“听你说话,不是新疆人。艾山江是你啥人?”“我租艾山江的房子住,艾山江是我的好房东。”陈豫章说。又一位问:“你知道艾山江的媳妇叫啥名字?”“艾山江的媳妇是我的好大嫂,名叫左热古丽。”几位都买起来,对陈豫章投来信任的目光。都买了瓜子,有的买了好几杯。

这一天,陈豫章卖出的瓜子比第一天多了一倍多。由于那几位维吾尔族同胞传播的作用,买瓜子的人中间,有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汉族等。

陈豫章卖了一个多月的瓜子,虽然是薄利,但收入是稳定的。进入秋季,暑热不再,天气渐凉。陈豫章想,天气不冷的时候,卖瓜子还可以。如果到了冬天,天寒地冻,路边就不能待了。再说,人冻得也受不了。最好能找一个不受季节影响的活干。

陈豫章找艾山江商量。艾山江琢磨了好几天。有一种活儿,就看陈豫章愿不愿意干?那就是收废品。一个多月,陈豫章用一只手,逐渐学会了照料自己的生活。陈豫章从极度绝望的阴影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逐渐看到了人生的曙光。陈豫章心里想,有艾山江这样的好心人的一心帮扶,给他增添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再大的困难和挫折,他都能克服。陈豫章对艾山江说:“收废品的活儿,我愿意干。”

 

收废品的人,得骑上三轮车,走街串道。陈豫章用一只手抓车把,艾山江不放心。陈豫章要想适应这种工作,必须先锻炼手的力量、手的灵敏。

艾山江有一辆脚踏三轮,车斗前插了一个小小的五星红旗。艾山江骑上三轮车,每当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心里就有许多美好的涌动。尤其是风吹五星红旗哗啦啦飘的时候,艾山江就不由得哼唱起《歌唱祖国》这支歌。现在,艾山江把这辆三轮车送给了陈豫章。

第一天去收废品,陈豫章蹬车,艾山江坐在车上,把自己当作载重物。艾山江看陈豫章驾驭三轮车,走了好几段路,都很平安。陈豫章一手抓车把,力量小,灵敏差,心里又气又急,汗把衣裳都浸湿了。

艾山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管干啥工作,都干得很出色。艾山江当过诚实守信典型,助人为乐模范,多次上过电视。县城里的工作人员和个体户,不少人都认识艾山江。陈豫章走了几段路后,艾山江领他走进一家商店,老板是艾山江的朋友。艾山江对老板说了陈豫章的情况,老板就拿出不少纸箱子。“以后我的废品不给别人了,都归你。”老板对陈豫章说。

陈豫章用一只手折纸箱,借助秃腕把纸箱压平,艾山江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艾山江多想去搭手帮忙,可他不能干。艾山江能做的,就是不断投去鼓励的目光。每当看到陈豫章把纸箱压平折好的时候,艾山江就说一声:“真棒!”最后一道工作,就是把压平折好的纸箱捆好。陈豫章把塑料绳的一端,用一只手系在秃腕上,然后用一只手捆绳,借助秃腕的力量系绑绳子。陈豫章干得非常艰难,非常吃力。每系绑好一个结,都大口喘气。在一旁的艾山江,把热水递过去。陈豫章深深地看一眼艾山江,继续干。

在艾山江的帮助下,陈豫章在好几家商店收上纸箱。纸箱够一车斗的时候,陈豫章把纸箱整整齐齐码在车斗上,再用粗绳捆好。干这活的时候,艾山江一直在一旁看。艾山江跟着陈豫章到废品收购站去,看着陈豫章把废品卖掉,才放下心。

艾山江和陈豫章,走遍了全县他认识的超市、商店、饭馆,把陈豫章介绍给老板和朋友,希望给陈豫章收废品带来方便。陈豫章收废品,干得越来越顺手。他的手,也越来越灵巧了,越来越有力量,他也越来越坚强。

陈豫章接到媳妇岳馥菊打来的电话。自从出事故后,陈豫章怕接媳妇的电话。说话也是简短几句。聪明的岳馥菊,隐隐觉察到陈豫章在回避什么,在隐瞒什么。陈豫章说话的口气,也显得低沉而乏力。岳馥菊感觉到,陈豫章可能出了什么事了。“豫章我的儿,你好吗?”说话的是母亲。陈豫章听得出,母亲的声音里充满了焦灼。“妈,我一切都好,你就放心吧。”陈豫章响响亮亮地说。“儿啊,你要对我说实话,有啥过不去的事,你要给家里说。千万不要瞒着。”母亲说,“你在新疆,无亲无故的。家里人天天都牵挂。”陈豫章说:“妈,我在新疆有一个维吾尔族大哥,名叫艾山江,和我的亲哥一样。时时刻刻都照顾我,爱护我。我在新疆,就和在家里一样。”“儿啊,你代我向艾山江问好。”母亲说不下去了。电话那边传来母亲的啜泣声。“你在新疆有这样一个亲人,这是你天大的福气。我们全家都放心了……”

电话这边的陈豫章,泪如雨下……

 


相关内容


  • 回族 / 王树理 / 2015-07-31走不出草原
  • 回族 / 海 海 / 2017-01-11天使之城
  • 艾贝保·热合曼 / 艾贝保·热合曼 / 2017-01-16四眼黑狗
  • 回族 / 宛磊 / 2016-11-11怀念外祖母
  • 回族 / 冶进海 / 2014-06-01搅团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