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西部风景线>正文

四眼黑狗

2016年第3期   浏览次数:      艾贝保·热合曼   艾贝保·热合曼  

三十年前,和许许多多同龄人一样,我也曾远离父母去农村插队落户。说实话,对那种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知青生活,我是极不能忍受的。所以,不免时时要流露出回城的思想,甚至连做梦都想着要离开那里。然而今天,当我终于在省城有了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之后,不知为什么,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思旧之情。每每与朋友们谈及当年的下乡经历,竟也显得那么兴致勃勃、趣味盎然。

我思念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更忘不了那个特殊年代带给我们的特殊生活。而那条曾与我形影不离的四眼黑狗,又怎能不令人牵肠挂肚、朝思暮想呢?

我所去的那个小山村,地处天山脚下,交通闭塞,生活贫困,真可谓是一个天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不知是哪朝哪代留下的习俗,这里的人家,几乎无一例外地有着养狗的历史,或纯色,或杂毛,大小不等,优劣各异。所到之处都可看到狗的行踪,每时每刻都能听见狗的狂吠。凡来此地的陌生人,必须小心谨慎才是,否则,一旦误入歧路,被哪条狗冷不防地来那么一口,那滋味可实在不是好受的。初来乍到,我们当中就有好几位尝尽这种苦楚,于今谈及此事,他们仍难免心有余悸,甚感后怕。

然而我所要说的四眼黑狗,却是一条极讨人喜爱的好种。如果不是存有恶意,就大可不必担心会伤害于你。这条狗不仅形体健美,勇猛出众,而且聪明伶俐,极通人性。因为眼上方有一对镍币般大小的黄色圆点,就取名叫四眼黑狗。在家时,我就喜欢玩鸽子养鱼,下乡后,这四眼黑狗自然成了我的好伙伴。白天放羊,它是我得力的帮手;晚上下夜,它又是一个出色的保镖。多年来,我们可以说是朝夕相处,情同手足。

我们这些吃糠咽菜的穷知青,平时很少有闲情逸致,不过追野兔子却是一项必不可少的生活内容。我们当时吃集体食堂,大锅饭毫无油水可言,好不容易改善一顿,也是狼多肉少,仅够塞塞牙缝而已。有什么办法,只有靠猎的兔子肉来调剂了。幸亏大自然富有,养育了那么多肉质鲜美的生灵,否则,那些年我们真不知该如何度过。尽管如此,但守株待兔的巧合对我们来说却是从未有过。那东西毕竟不是等闲之物,耳聪目明,能跑善跳。一有风吹草动,便如惊弓之鸟,不等靠近就无影无踪。要想捕获它,仅凭我们那点雕虫小技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每次出来,大家都必须让我带上四眼黑狗。这家伙也是不负众望,一旦发现目标,便竭尽全力,紧追不舍。到头来,魂不附体的野兔子自然是在劫难逃,供我们享用。

记得有一年冬天,我和同室的伊不拉欣想出去碰碰运气,谁知刚走进白杨沟,就发现一只野兔子向山坡仓皇跑去。我们立时放开了四眼黑狗。看到猎物,跃跃欲试的四眼黑狗如获至宝,似离弦之箭,“嗖”的一声尾随而去。可是当它就要扑住猎物的一刹那,野兔子竟奇迹般地钻进了一条石缝。唾手可得的猎物俄顷间绝处逢生,气喘吁吁的四眼黑狗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围着石缝乱刨乱叫。看到这情景,我和伊不拉欣也自然是干瞪着眼睛,不知所措。无奈,我们只得转身,扫兴地回去。但走出去老远,仍不见四眼黑狗跟来,我们又止不住回头望去。只见它眼盯着石缝,趴在一边一动不动。我们立刻明白了它的用心,便也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蹲下身来静静地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果然隐约见石缝口有东西在探头探脑,然而不等它反应过来,四眼黑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去将它死死压在身下了……

说四眼黑狗是一个好种,还表现在它在同类中的威势。正如一些地方善于斗鸡斗牛一样,这里的人也长期保留着斗狗的习俗。冬天,是农闲时节,人心涣散,无所事事,自然有人要来斗狗取乐。为了激发斗志,事先一般要准备几块干骨头,看到这东西,上场的狗便会立即扑上去进行争夺。于是,接踵而来的便是一场扣人心弦的精彩搏斗。就这样几个回合之后,那骨头自然为胜者所有,而败下阵来的只好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不过,能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却只有四眼黑狗。许是胸有成竹,这家伙总是显得信心十足。它不像一般狗那样莽撞瞎冲、急于求成,而是先侧着身子等对手出击。当对手猛扑过来时,它却急速闪开,紧接着纵身一跃,重重地压在因惯性而倒地的对手身上,随后,张开大嘴咬住它的耳朵,死死不放。用这一绝招,四眼黑狗几乎挫败了村里所有同类。凡是看到哪条狗耷拉着一只耳朵,不用说,那就是被它咬伤的。

然而,最令人叹服的还是那一年的古尔邦节之夜。下乡后,我有一段时间担当着放羊的重任。按这里的章程,谁放羊就由谁去守夜。所以,我不免时常在羊圈里过夜。那天夜里,我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羊圈里有一种骚动,接着是一阵急促的狗叫声。这是一种不祥之兆。我冲了出去。

原来是有人来偷羊了,只见圈门大开,惊惶的羊群四处乱跑,根据逐渐远去的狗叫声来判断,羊很可能被偷走了几只。我顿感大事不好,于是一边叫喊着,一边拔腿循声追了过去。果不其然,跑出去不远,我就听到前方有人赶着羊在跑,而那四眼黑狗更是紧追不舍,奋力撕咬。做贼毕竟心虚,听到我声嘶力竭地不断叫喊,偷羊贼终于舍下那几只羊,借着夜幕逃走了。多亏这四眼黑狗,才使我免遭一场大祸,否则,一旦偷羊贼阴谋得逞,队里定会以玩忽职守罪处罚于我,而那年月处罚一个人又意味什么呀?第二天,我才发现四眼黑狗的一条腿受了重伤,那伤口鲜血淋淋,令人目不忍睹……

不曾想,这样一条好狗却屡遭不幸,这不幸主要来自它的主人,也就是我们的房东阿不杜勒家里。阿不杜勒是村里的会计,尽管家里人口多,相比而言,生活还算不错,所以难免偶尔剩一些残羹冷炙,如果逢年过节,自然也会剩一些碎骨烂肠什么的。作为狗类来说,所指望的不过也就是如此。然而不知为什么,自从我们做了邻居以来,我却发现他家狗的食槽子总是空空如也,而那只令人厌恶的大花猫肚子却时常是鼓鼓囊囊的。

……

相关内容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 薛舒 / 2014-10-05塔什库尔干漫笔
  • 回族 / 李进祥 / 2015-03-01讨白
  • / 邢怀华 / 2016-11-11古尔图的胡杨人家
  • 回族 / 谭成军 / 2015-03-01寻找魔鬼城
  • 蒙古族 / 唐新运 / 2015-03-22米尔古丽家的羊肉汤饭
  • 回族 / 阿慧 / 2015-03-03我跌入你清纯的眼窝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西部风景线”作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是读者了解和认知中国西部,尤其是新疆·昌吉的一个窗口。

    开办该栏目的宗旨,一是通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形式,向国内外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西部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二是培养昌吉本土作家。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内容健康,不得有涉及色情、暴力、极端思想及侵权的内容。

    2.反映西部,特别是新疆·昌吉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

    3.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可读性和思想性。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西部风景线”栏目编辑:黑正宏

    电话:0994—2342337

    电子邮箱:187362368@qq.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