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回族作家之窗>正文

黑 三 姑

2016年第5期   浏览次数:      回族   川 宇  

黑三姑,不是别人,黑三姑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因为长得黑,我们就叫她黑三姑。后来,为了叫着顺当便索性叫她黑姑。

一个秋天的傍晚,我第一次见到了黑姑木海买。当时,她戴着黑盖头,穿着一身黑衣裳站在院子里,呆呆地看我,活像一截黑色的木头。她黑色的上衣是大襟样式,扣子是盘扣,从脖子方位一直扣到衣服的下摆。她的黑裤子很宽大,裤腿用一根细小的麻绳扎绑着。离地面最近的地方就是她的脚了。她的脚小小的,脚上穿着黑鞋、黑袜。她全身上下无一不是黑的,有点滑稽,也有点可笑。我顺着她的衣服往上看,看到的是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呆板,僵硬。她的眼睛不大,目光涣散,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木讷、呆滞。她的眉毛又短又粗,鼻子塌陷着,嘴唇像冬天的树皮一样干裂。她看起来很丑,这是我初次见到黑姑时对她的印象。

我还记得黑姑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很兴奋。我问她话,她也不说,只是一味地低着头,用她粗糙的手一个劲地揉搓着衣襟。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总是瞪着眼睛,不说一句话。黑姑不是祥林嫂,却神似祥林嫂,我有点好奇。母亲说,黑姑是娃娃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白叶,小儿子叫黑叶,他们都在收破烂。黑姑的丈夫叫根柱,一个病身子,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根柱在的时候总是打骂黑姑,让黑姑挑水,劈柴,洗衣,做饭,下地,喂牲口。所有男人干的活,她都在干。十几年前,她要走几里路到山沟下去挑水,因为山沟下有一眼清澈的泉水。每到那眼泉边,她先是舀一马勺清清的水,一气喝下,然后再蹲着身子,把水舀到木桶里,用扁担挑着回家。一路上,还要经过几道坡,山坡陡峭,往往一担水到了家里就剩半担水了。为此她要多跑几趟。前几年十多家人合起来打了一眼井,她不用再到山沟下挑水了,可还是要上下一道坡。她们家还养了几头牛,她还要铡草喂它们,一天要喂好多次。

有一次她来我家与母亲闲聊时说,牲口比人金贵,她想做一头牛。

母亲笑着说她老糊涂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黑姑想做牛的话心里面酸酸的,一种无法言说的失落感涌上了心头。

吃晚饭的时候到了,黑姑坐在桌旁,端着一碗米饭,母亲不停地往她的碗里夹菜,夹肉。黑姑吃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放下碗筷,拿起一块带骨的肉啃。她说,她喜欢啃骨头,那种味道别提有多香了。她啃着肉骨头,美滋滋的,就像在吃山珍海味。吃完饭,她还习惯性地舔了碗。我注视着她舔碗的动作,不禁哑然。她先是把碗边放在嘴边,再伸出舌头在碗里面旋转,几圈下来,碗里面残留的汤水便全部被吸进了她的嘴中。她有点像魔术师,被她舔过的碗就像刚清洗过一样,散发着一种幽幽的光。我看她时,她低垂着头,正用她柔软的舌头舔着她干裂的嘴唇。我看着她那卷动的舌头,不由得想到了一头拉不动犁的老母牛,一遍又一遍地舔食着牛槽里剩下的汤汤水水。

母亲说,黑姑家很穷,她刚结婚那会儿,炕上连一页席都没有,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还揭不开锅。现在生活好些了,但黑姑这些习性却保留了下来。

慢慢地,我与黑姑熟了,黑姑也不再躲闪着我,还会与我说一些高兴的事。晚上黑姑坐在母亲的炕头上,高兴地说她今天来我家的路上捡了二元六角钱。母亲问她是怎么捡的,她说她从家里出门,沿着河道走,捡了好多垃圾,有废纸,有铁丝,还有十几个塑料瓶子。到县城时,她在一家废品收购站将这些捡的垃圾卖了二元六角钱。她谋划着用这钱买一袋洗衣粉,回家洗她的脏衣服。我听着黑姑的话,觉得她怎么也不像这个时代的人。我那可爱的孩子,每天都要花十多块钱,还不知足,而黑姑捡到了二元六角钱的垃圾高兴得盘算个不停。我走出母亲屋子的时候,看到黑姑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那个夜晚,我彻夜未眠,眼前总是飘动着黑姑的影子。我躺着,有种窒息的感觉,总感到有一条舌头在我脸上舔来舔去,好像我就是一只吃饭的碗,而我的周围全是垃圾,围着我飞旋,不停地飞旋着,飞旋着。

第二天一大早,黑姑换了一身咖啡色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素净多了。我知道这是母亲特意送给她的,母亲还送了她几包洗衣粉、几双袜子,还有一些吃的东西。黑姑要走了,我们送她到大门口。我望着黑姑远去的背影,感慨不已,她一生受苦受累,到头来还要忍受一切疾苦与磨难?黑姑走的时候是快乐的,满脸的笑。

天色渐晚,我不由得为黑姑担心,从我家到黑姑家要走十几里的路,不知她是否回到了家中?不知她是否还在回去的路上捡垃圾?

这以后,黑姑每隔几个月就来我家转转,母亲也总是做最好的饭菜给她吃,还给她买新衣新鞋。每次来,黑姑总说她解了馋。母亲笑着说,馋了,你就来吧。她点点头,怯怯地说,嗯。

这个春天过后,眼看就要到10月了,黑姑一直没有来我家,母亲有点着急,我也有点疑惑。大半年过去了,她为什么没有来我家?我们还真想她了。父亲打电话过去询问,才知黑姑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放下电话,父母就动身去看望黑姑了。他们也好多年没有去黑姑家了。等他们从黑姑家回来,我才知道了黑姑的病情。原来,黑姑的肚子里面长了一个肉疙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母亲说,黑姑仅仅是吃了几服中药,也没有到县城的大医院看病,她害怕花钱。现在黑姑稍微好些了,也能下炕来回走动,可那个肉疙瘩还长在肚子中。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沮丧。我猜,那病肯定好不了,要不母亲怎么会有那样的表情。于是,我萌发了去看黑姑的念头。

黑姑家在四河湾村,说是湾,其实不是湾,也没有四条河,只是一道山岭拐了个弯,一条河从山岭下穿越而过。黑姑就住在那道山岭上。我去的那一天,天气特别好,细碎的阳光照在脸上,暖融融的,像小孩子柔嫩的手一般抚摸着我的肌肤,让我倍感亲切。

一路上,我很少说话,只是一味地透过车窗看远处的山和节节后退的树。远处山上的树不多,零散地立在山坳里,山地里的麦子早已收割,只剩光秃秃的麦茬留在地里。一片又一片淡黄的颜色被一些绿色的玉米环绕着,山路两旁树上的叶子在柔柔的风中来回飘动。阳光则透过树叶倾泻而下,不时还有一两只鸟从树上飞起。多美的风景啊!经过朝阳村,经过马曲嘴村,经过牛头河村,不一会儿就到了四河湾村。


                       


川宇,原名马浩瑜,女,回族,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七期少数民族创作班学员。在《西部》《星星诗刊》《黄河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延安文学》《甘肃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余篇。出版散文诗集《一棵不该开花的树》《向北的路》。曾获第七届新月文学奖短篇小说奖、甘肃省第五届黄河文学奖、第三届麦积山文艺奖。


                     

生命的底色(创作谈)


真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写下《黑三姑》的时候,黑姑木海买已经无常三四年了,但她的身影总在我眼前晃动,她的声音也总在我耳边萦绕。她曾经说,她不想做人,想做牛。她的话深深打动了我,让我不由得为她写下了一些文字,以纪念她的离去。

黑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所以我的文字大多描写了她的一些琐事。那些事虽然细小,但却时刻提醒着我,她是一个木讷、敏感、隐忍而又坚强的农村女性。我同情她像牛一样操劳的命运,同时又赞赏她微笑着面对生活,面对死亡。这样一个人物让人深思,到底我们该如何对待生活?我想,无论怎样,当生命的色彩在我们的视线里慢慢消失时,我们内心也要保持最朴素、最温润的底色。

我之所以将黑三姑这个人物呈现给读者,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珍惜生活,热爱生活。哪怕困难重重,也要坦然面对,微笑着走向生活,走向未来。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回族作家之窗”是《回族文学》创刊至今坚持开办的一个独特栏目,也是本刊专门向广大读者推介优秀回族作家的品牌栏目。通过这个栏目,读者可以及时了解到国内优秀回族作家的有关信息和他们最新的创作成果。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稿件可是一篇散文(字数6000字左右),也可是一组诗歌(100行以内),均为原创;创作谈一篇(500字为宜),生活照一张(原图)。

2、文章要体现作者的真实水平和写作特点。在选材上我们提倡民族题材,但作者也可根据自己实际情况,自由选择写作内容,充分体现自身的写作风格。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回族作家之窗”栏目编辑:马玉梅

联系电话:0994—2342857(办)13999349488

E-mail:864274504@qq.com

QQ:864274504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