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回族人物>正文

丝路使者

2016年第1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黑 白  

在从古至今的丝绸之路上,总会有一些人扮演着中介者的角色,他们为丝路沿线上不同国家与民族之间牵线搭桥,促成了一桩又一桩和睦共荣的佳话,他们堪称是丝路上的使者。胡振华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典型人物。

2015年夏天,当笔者拿着胡振华先生通过电子邮件发来的住址,按图索骥来到中央民族大学他所居住的楼下时,墙上的指示灯显示,电梯正在下行。当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位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者从里面缓步走出。我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位老者就是我要找的胡振华先生。一声穆斯林的见面问候亲切地递上去后,胡振华先生乐呵呵地接了赛俩目,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是的,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真正见了面,彼此还是能认出对方来的。

胡振华先生说:“我们住的这个院子比较偏僻,怕你找不见地方,我下来接你来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者,专程从楼上下来接一个慕名而来的晚辈,实在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在上楼的过程中,胡振华先生又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下来了,实在是担心你找不见地方。”就这么几句简单的话语,一个重复了几次的行为,足以让人对胡振华先生心生敬意。

来到胡振华先生家,书架上摆的、桌子上摞的、地上堆的,都是各种类型的书籍和资料,真不愧是享誉国内外的大学者。站在客厅里,胡先生一面招呼我坐下,一面说,虽然已经离休十年了,但每天还是很忙。上午接受完我的采访后,下午还有一个关于丝绸之路方面的研讨活动等着他去参加。在各种书籍层层包围起来的两张座椅上,我们比邻坐定后,胡振华先生好像回到了过去的岁月,一件件往事逐渐浮现在眼前。我示意胡先生在追忆的时候,尽量能够说得详细点,好让我们能从细微处感受先生走过的岁月。胡振华先生却非常谦虚地说:“我一生也就做了几件事,还是简单给你说说吧。”

 

胡振华,祖籍江苏南京,明朝时期,祖上顺大运河北迁到山东定居。193119日,胡振华出生在山东省青岛市一个贫困的回族铁路工人家庭。出生时,按照回族穆斯林的遵守,阿訇给他取了一个非常吉祥的经名穆哈麦德。抗战时期,在敌人的飞机和炮声中,胡振华随家人回到故乡青州府金岭镇避难。童年和少年时光是在生活困顿、饱受战乱中度过的。小学和中学时期,均靠公费完成学业。

195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实行。也就是在这一年,二十二岁的胡振华提前从中央民族学院毕业,顺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千里迢迢来到新疆,调查学习柯尔克孜语,并参与创制柯尔克孜文字。这不仅是国家赋予他的一项使命,也是胡振华个人的抉择和志向。

打开中国地形图,我们清晰地看到,位于丝绸之路西段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地处天山以南、昆仑山北麓和塔里木盆地西端的帕米尔高原,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相邻。因为百分之九十以上为山区,故被誉为“万山之州”。

初来乍到的胡振华,年轻气盛,当他望着西面的天空,送走祖国的最后一缕阳光,告别最后一抹晚霞后,立志要为这个生活在雪域高原的民族做出自己的贡献。当他一头扎进柯尔克孜牧民的生活后,很快就与这个热情大方的民族同吃同住同劳作,俨然成了其中一份子。热情的柯尔克孜牧民亲切地称他是毛主席派来的人,出门在外的他被柯尔克孜人民所感动。

来到新疆的第二年,也就是1954714日,在新疆阿图什县的一个土坯礼堂里,胡振华参加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成立大会。翌日,在一个铺有柯尔克孜族花毡的教室里,举行讨论柯尔克孜文字方案的座谈会。有人主张直接采用吉尔吉斯文,有人主张沿用解放前曾局部使用过的字母,一时间众口难调。胡振华清楚文字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性,力排众议,主张新创制一套与维吾尔文字、哈萨克文字体系尽量一致,又能科学地表现柯尔克孜语独特语音特点的文字。经过反复讨论,新制定的柯尔克孜族文字方案被通过,拥有三十个字母的柯尔克孜文字宣告创造成功。斗转星移,为柯尔克孜族创造文字这件事情都过去六十年了,当胡振华先生谈起那段经历时,仍然非常激动,嘴里还不时跳出几个柯尔克孜语单词。

常言道,文化教育是一个民族的灵魂。胡振华意识到,对于一个民族而言,光是创造文字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在之后几十年的时间里,胡振华一直致力于推动柯尔克孜族文化教育事业,并先后向政府建议建立柯尔克孜文出版社、创办柯尔克孜文学杂志、开通柯尔克孜语广播等。只要是柯尔克孜族的事情,凡是胡振华能想到、看到和听到的,他都竭尽全力去呼吁、去奔波。即使有些事情无能为力,他也会想尽办法托人帮助解决。

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成立三十周年之际,胡振华率领摄制组到新疆拍摄了一个《中国柯尔克孜族》电视片。其目的不仅用于教学,还用于外宣。当年,摄制组在胡振华的率领下,利用几个月时间,足迹遍及柯尔克孜地区的各个角落,全面录制了我国柯尔克孜族从衣食住行到婚丧嫁娶、生产生活、待人接物、岁时节日、社会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一手资料。时任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州长亲切地称呼胡振华是“柯尔克孜人民的好儿子”。对于柯尔克孜人民的认可,胡振华感到无比自豪。他一再表示,绝不辜负“柯尔克孜人民的好儿子”这一殊荣,将以毕生之力向国内外宣传、介绍柯尔克孜族,让柯尔克孜族的形象、声音和优秀文化传遍世界。如今,再来看这个电视片时,犹如观赏一幅展开了的柯尔克孜族民生图,弥足珍贵。

除此之外,胡振华还调查了黑龙江省富裕县柯尔克孜族的历史、语言、民俗,发现他们与中亚、新疆柯尔克孜族在许多方面不同。原来,黑龙江省富裕县柯尔克孜族是来自叶尼塞河上游一带,与哈卡斯族更近似,保持了古代柯尔克孜族的许多特点。胡振华这一发现在国际突厥学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在北京还没有办事处,因为胡振华跟柯尔克孜人民的情谊太深,他的家就成了柯尔克孜群众在北京的临时“办事处”。胡振华与夫人对从新疆来北京办事的柯尔克孜族亲戚,热情地迎来送往,年复一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论是州长县长,还是贫穷的农牧民,在北京办事的过程中,一旦遇到了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胡振华家说道说道,让胡振华给谋划谋划,再拿个主意。有时候,胡振华把点子出了,主意拿了,后面的好多程序还得他亲自出马,方能解决。遇到家境困难的牧民,还免不了直接经济援助。

有一年冬天,新疆柯尔克孜族最集中的阿合奇县有一位上了年纪的牧民患了子宫癌,她的女儿陪她坐火车上北京看病。由于母女俩长期生活在牧区,语言交流存在困难。火车上有人听说她们母女俩要上北京看病,觉得不可思议,就试探性地问她们,北京城里是不是有关系很硬的亲戚帮忙联系医院。母女俩就拿出一张写着“胡金花”的纸片,骄傲地说:“我们自己要是住不了院,就去找我们这个亲戚,他会帮助我们联系医院的。”火车上的人听了,很是羡慕嫉妒。其实,胡振华与这位牧民没有任何亲属关系,互相也不认识。

没想到母女俩到了北京两眼一抹黑,无所依靠。迷茫之际,就拿着写有“胡金花”的那张纸片,信心满满地来到中央民族学院找亲戚。由于语言交流存在一定障碍,她们在中央民族学院的大门口见人就打听这位叫“胡金花”的亲戚,大半天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认识“胡金花”。胡振华听说这件事后,就去看能不能帮着母女俩找一找“胡金花”。见了面才知道,原来母女俩要找的人是自己。

胡振华和夫人穆淑惠问清楚情况后,立刻陪她们到肿瘤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要住院动手术,母女俩没有带那么多钱,胡振华夫妇身上也没有带钱。情急之下,胡振华便把自己的工作证交给住院处担保,让病人先住院治疗。不仅如此,胡振华考虑到柯尔克孜族的饮食习惯,特别叮嘱医院为她提供清真餐饮,并协调了一位回族护士细心护理。住院期间,胡振华每周都要从北京西郊中央民族学院,骑着自行车去北京市东南角的肿瘤医院看望她一两次。可喜的是,手术做得很成功。当这位牧民出院回到家乡后,她在北京看病的这段经历成了牧民传颂的佳话。

  

柯尔克孜族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吉尔吉斯人同祖同宗,有着共同的历史文化。享誉国内外的英雄史诗《玛纳斯》,作为丝路文明的结晶,与蒙古族的《江格尔》、藏族的《格萨尔》并称中国三大英雄史诗。《玛纳斯》不仅是研究柯尔克孜族的百科全书,更是中吉两国人民千百年来集体智慧的结晶和共同的文化遗产,弥足珍贵。

然而,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之前,《玛纳斯》的地位和价值却长期被忽视。熟悉柯尔克孜文化的胡振华意识到,如果再不采取抢救性保护措施,这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将会被世人遗忘。就这样,胡振华开始了艰辛而漫长的《玛纳斯》抢救与保护之旅。

抢救一部濒临失传的史诗,不仅是智力投入,而且是体力投入,甚至要冒着生命危险。在胡振华先生通过电子邮件传给笔者的资料里,其中有一张黑白照片格外引人注意。那是1961年秋天,胡振华刚参加完《玛纳斯》的一项抢救工作,要乘车返回乌鲁木齐。当大卡车行驶到库车附近时,发生了严重车祸。照片虽然已经发黄发暗,但我们依然能看到,汽车从高处的路基上翻滚到低洼处,引擎盖子早已不知去向,驾驶室严重变形,车上装的油桶等物资也散落一地。胡振华本人也受了伤,只能用手扶着残缺不全的车头,孤寂地在那里等待救援。即使经历了如此磨难,胡振华还是没有放弃抢救《玛纳斯》的念头。当这一项工作终于有些眉目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抢救工作也被迫停止了。其中的遗憾和惋惜,只有胡振华本人能够体会到。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初心不改的胡振华怀着对柯尔克孜人民的深厚情感和对珍贵文化遗产的敬畏,又一次投入到了抢救《玛纳斯》的工作中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抢救《玛纳斯》的工作终于取得了突破性成就,而最大成果就是在胡振华的全力奔波下,将唯一能完整演唱《玛纳斯》的“中国荷马”居素普·玛玛依从新疆请到北京,补记了文革期间丢失的部分《玛纳斯》章节,并且新记录了以前没有演唱过的《玛纳斯》第七、第八部。如今我们看到的这部完整的八部《玛纳斯》,就是这个时候完成的。

胡振华不仅抢救和完善了《玛纳斯》,而且一直在翻译并解读《玛纳斯》。在《玛纳斯》里有一段说“克塔依”人杀害柯尔克孜民众、行凶作恶,甚至剖腹孕妇。柯尔克孜人民对“克塔依”非常憎恨,进行了反抗,一直打到后者的“别依津”城,占领了“别依津”。这是吉尔吉斯斯坦家喻户晓的一段史诗。不少人曲解《玛纳斯》中的“克塔依”这一概念,误说“克塔依”是指中国,是汉族人,误说历史上中国的汉族人曾残酷统治柯尔克孜人,说玛纳斯就是与中国汉族人打仗过程中的一位英雄。这一误解在很长一段时期,致使中吉两国关系出现裂痕。

胡振华根据对《玛纳斯》的深入研究,根据史诗中的措辞和古代柯尔克孜语的特点,考证出《玛纳斯》中的“克塔依”是指“契丹”及其建立的辽代;“卡拉克塔依”是指“卡拉契丹”及其所建立的西辽政权,并非指汉族和中国。“别依津”是“京城”,其实是指今天新疆的吉木萨尔,也就是古代“北庭”的所在。诗歌中的远征京城,是远征契丹的都城,并非现代之北京。而整个情节应该是契丹与古代柯尔克孜——吉尔吉斯族先民发生的战争。

1989年5月,当胡振华应邀在苏联吉尔吉斯加盟共和国电视台用吉尔吉斯语做讲座时,他将这一研究成果通过电视台发布出去后,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认同。尤其是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学界和百姓一致认为,中国学者胡振华对《玛纳斯》的解读,不仅客观公正,其产生的积极影响将是长期的、深远的。

之后,有两位吉尔吉斯斯坦院士访华时专程到他家表示感谢。胡振华回忆说:“他们说,多亏您澄清,这样就不会有误解了。”不仅如此,很多学者都说,胡振华的学术研究像释疑解惑的明灯,使人们走出了误区,消除了隔阂,使中吉两国、汉柯两族的关系更加和睦友好。人们称他为巩固吉尔吉斯人民与中国人民、汉族人民与柯尔克孜族人民的传统友谊做了一件大好事。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世界都在提丝绸之路经济带,而胡振华先生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从文化上促进这条经济带上的各民族彼此信任、互通有无。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提倡向苏联老大哥学习。胡振华虽然没有亲自去苏联留学,却有幸在国内接受了苏联专家的悉心指导。

1955年春天,我国从苏联聘请语言学专家谢尔久琴来中国指导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为当时我国即将进行的大规模少数民族语言调查和为部分少数民族创制及改革文字工作作准备。因为胡振华有俄语基础,中央民族学院决定让他接受专家的个别指导,并请俄语专家指导阅读俄文书籍,目的是让他尽快成长起来,能够给国内学生讲授苏联专家讲授过的课程。胡振华非常珍惜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全力以赴跟苏联专家学习。令人欣慰的是,当谢尔久琴柯教授得知胡振华是回族时,不仅更加关照他的学习,而且详细介绍了他亲自参加制定东干文

……


相关内容


  • 回族 / 海 翔 / 2016-10-08海翔的诗
  • / / 2015-07-22《回族史诗》新书发布会在京举办
  • / 唐荣尧 / 2016-10-08黄金沟
  • / 唐荣尧 / 2017-01-16青草码头
  • 回族 / 海澈·郭 / 2015-11-24回族史诗
  • / 唐荣尧 / 2016-11-11孤而远的瓦罕走廊
  • / / 2015-02-02本土作家薛峰去世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回族人物”栏目创办于1985年。多年来,“回族人物”已成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着重介绍在历史和当代各个领域涌现出的回族优秀儿女,书写他们为中华民族做出的历史文化贡献。

     

    一、文章内容:

    1. 在国内外一个时代或一个领域独树一帜的,知名度比较高的优秀回族人物,例如著名学者马坚、白寿彝等。

    2. 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只要人物有意义、有意思,读者感兴趣,值得向读者推荐的,例如竹琴大师贾树三。

    3. 或由我刊出选题,您来写命题文章;或您有好的选题、好的想法,好的角度,写出文章提纲,与栏目负责人马晓艳联系,互相沟通,可行后方可着手写作。

    二、写作要求:

    1. 您在写作过程中请注意您身份的转换,应注意以下几点:

    ①不仅要呈现人物的一个整体面貌,还要有侧重点,有亮点,不能平铺直叙,写流水账。

    ②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是面对大众写作,不是面对学者写作,所以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

    ③因本刊不是宗教刊物,所以涉及到宗教问题时,要把握好尺寸和角度。

    ④文章内容要实事求是,不要夸大其词,不要说空话、套话、大话;语言要流畅,条理要清晰。

    2. 字数一般为6000字左右,所配发人物图片清晰,文字说明准确,注明出处。

    3. 文章末尾注明自己的真实姓名、笔名、邮编、联系地址和电话,以便栏目负责人与作者取得联系,以及出刊后邮寄2份样刊和稿费。

    4. 投稿可通过E-mail提交电子文本;亦可通过邮寄方式提交打印稿或手写稿,但因人力有限,恕不退稿,敬请作者自留底稿;稿件收到后,栏目负责人会及时审阅,并尽快与作者联系。

    5. 要求作者在栏目负责人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成,请提前告知栏目负责人,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6.本刊对所有稿件有删改权,如不同意请注明。勿一稿多投!切勿抄袭!

     

    “回族人物”栏目编辑:马晓艳

    电话:13519964055  

    E-mail:56965763@qq.com

    QQ号:56965763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