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牡丹诗笺>正文

祁十木的诗

2016年第1期   浏览次数:      回族   祁十木  

通向日光

父亲。沉默名词,写人的书

不是你的城,你却固执向它走,拖着家谱

 

行李包里的河州

 

祖母的眼睛垂落,在炕头成了包袱

里面装着锅盔、茶叶,以及刚缝好的衬衣和白帽

儿啊,你慢些走

你打包了河州,脚下没有停留

走过八坊十三巷、走过曲折的东乡山

一九八九,你不关心中国。你有十五个年华

儿子娃娃不能让家里人张着口,这是你

留下所有对明天路途的想象

 

过青海湖

 

你去之前,很多诗人去过那

诗人和我只顾抒着自己和人的情

你站立于那,未刮的胡子才是星云密布的孤独

这青色的海,向着天说了个谎,互换身份

往深处看,你的肩膀恰如湖岸

确实七月已过,高原上那叫十二月

不远的不是爱情,而是活下去

 

停留格尔木

格尔木,格尔木,这活着的大岩石

哪里来的河,河是希望,寻找?

找不到边际的城市,你想到母亲擀面的手

它怎能让你停止思念,只是此刻

你将牙齿往外吐,把血往里咽

扛着格尔木,扛着身后、身前的路

再次远离母亲

 

盘旋唐古拉

 

这是窒息的名字,鹰都飞不过

你活生生将他缠绕、愤怒地挺着

铭记主宰,你无所畏惧

我们来自于主,必将归于主

五千多米,升起一座山,降不下

你同样积雪遍布的肩头

 

可可西里

 

不是最后的爱情,看不到一个少女

彼时你挥手告别,一个新娘、一个母亲

青涩的将那内里的深情往眼睛里藏

你预言会是二十年,会是一辈子的延续

同样的如这草原广阔的还有她,伫立故乡

看不到藏羚羊,只有吃人的鸟、只有人

你再次彷徨,此刻谈及爱情

 

卸下拉萨

 

走进这城,满目都是布达拉宫,你却不是仓央嘉措

你只是刀子般的风里,裂开的手上之口

以及臃肿胜过你重量的秋裤

回望,你走了一个月,这路

恰似河州的土,像极母亲的针线

你懂得,手需要你牵、房子需要你当梁

所以你不是浪子,从未是过

把青春混着眼巴巴的等待,一并交给了这座城

即使你从未说出一句

我也沉默的,看懂你嘴角的名词

只是而今你的祈祷,又为了哑巴似的儿




未命名

 ——给河州大巷道

过马路时,我习惯了张望街角

想问这些人、车以及孩子,下一步的角度

带着所爱的,紧握着灵魂深处

我熟悉这条街,在以前

老是往右拐,如今总在思考朝哪边

长度对于一座小城,或是唯一的认知方式

如同我此前认为只用唯一的向左、向右确定

当我们从远方以及本身归来,将他全部换血

疏通过后,彻底知道为何还无法命名

是理想太过偏执,还是志业尚未开启

或是因生活的诸多琐碎,舍弃不了

找寻,重新开始祷告。直到目击

一场车祸,死的脑浆临近。还有闪光的、飘摇的

店铺招牌。我懂得,正是吃饭这一奢求

成为各自迷惘的理由。谨记哪种,或者反省

活成朴素的、严格的碗。盛上他抽离脉络的

名字,不应是长度或找寻、假象。不恰当的应为

一种宗教式动词,假使我们能重新为人

定当踏着这里的每块砖,再次偏执(这样才算)

诉说,这是我们构成的元素,这是未名的姓氏



再回河州

到达一万米时,我开始

不相信所谓真理,地球是圆的这类话

它像锅盖,盖住意识。像吃棉花糖

糖分渗着满口的牙,不能张开嘴

甚至后来,我躲藏,最好不恐惧

那种陌生,高于诗行的陌生。从云里

拉扯回去的眼睛,俯卧黄河之南

我无法探寻这种撕裂的最深层,或是懂得

漂泊者的心灵归处。久违之后

再走上,右脚叩着中川小镇冰凉的瓷砖时

我后撤左脚。这是我的左脚

戴上墨镜,我试图用脆弱的黑色挡住视线

离去的时刻恰巧也是归来的时刻

游子从不满目泪水,也可能忍耐。他

走出山川,走进手术台。不是悲哀吧?

难以触碰久久想念的地方,已经变了

包括这里像星光的霓虹,包括我

接着上车,走一站站的路,跳跃

片片的荒凉。我所庆幸或安慰的,是触摸

一刻之后,还能够有种黄土的温存

其实并没有忘记母语,这固执的孩子

拿着锤头敲向里面,敲碎藏着父亲的眼睛

这一角飘落,看不清是什么,雨没有这么飘摇

也许是一些言辞,未曾表达的言辞

手捧故土,我拿着一个自己和一个民族


……


相关内容


  • 回族 / 阿麦 / 2015-05-05阿麦的诗
  • 回族 / 海 翔 / 2016-10-08海翔的诗
  • 回族 / 赵寅 / 2015-02-02有关冬的诗歌(组诗)
  • 回族 / 海郁 / 2015-01-20海郁的诗
  • 回族 / 海郁 / 2014-10-01海郁的诗(二首)
  • 回族 / 海郁 / 2015-03-05海郁的诗
  • 回族 / 郭玛 / 2015-11-20郭玛的诗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