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西部风景线>正文

林 间

2015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张军民  

清晨醒来,似乎听到那些树木和杂草的呼唤,幽微且隐忍,带着丝丝的寂寞哀伤,带着孤独中的渴慕和彷徨。远遁市嚣,藏匿于林间,唤起曾经有关森林里小木屋的幻想,套用每个人心中都有什么什么之类的话,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林间的小木屋,用来居住自己的灵魂和思想。四季与之为伴,抚平慰藉彼此的灵魂和心田。

听到头顶的风响,远处的白杨最为轻佻,发出哗哗哗的嬉笑,继而是榆树叶子唰唰地抖动,就像仍然寂静的林间,那些黄嘴的八哥,在枯枝败叶里觅食、行走。然后是槭树和橡树,一些类似于热带的树木,优雅且高傲地微微摇动她们的颈项和手臂,似奢华的晚礼服拖曳在青草上的声音——她们宽大的永远嫩绿的叶子,衬在碧蓝的穹宇下,变成粘贴画,稚拙朴素。这是从杂乱的琵琶调弦,到敲击三角铁,到拨动竖琴,再过渡到摇指揉弦的古琴的过程,伴随了一些杂音,与生活的主旋律少不了插曲一般,不可或缺。戴胜、斑鸠、布谷鸟和一些莫名的小雀,在阳光蓦然刺出的刹那,似乎被黑夜凝固的嘴巴,终于可以出声,一起此起彼伏地唱起来,斑鸠和布谷鸟的声音是背景,在远处的高空里循环往复;戴胜的翅膀和冠羽,亮丽在视线中,是一缕清脆跌宕的扬琴声。耳朵里那些小雀的婉转妩媚的歌唱,没有杂音,喉咙圆润,音调清晰,仿佛这个清澈的早晨,明晰、崭新,不含糊不模棱两可,边缘没有毛刺,没有多余的无味的流苏。

早春的时候,夹杂在林间的榆叶梅,已经脱离了惯常的灌木形态,高挺且峻拔地与身边的乔木比肩。满树的花蕾,粉色白色,还没有绿色来衬托和渲染,只有一空碧蓝,一腔春天的气息,从冬日醒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弥漫在林间。一夜后,花蕾便绽放怒放。疏影横斜的林间,有一种妖异的美,似乎开放在盘根错节的爱丽丝的兔子洞里,奇幻绝伦。看上去与伊犁那些站在山坡上沟谷里的杏花的样子,没有区别,却没有那种明媚可人的模样儿。当绿色如雨点般炸响在林间,如风如水荡漾在林间,那些忧伤的落英,混在往昔的枯叶中,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反差,仿佛褪色的鲜血斑驳在人生的石路上。时间湮没的灿烂繁花和一地春色,又何止这一早春。

早春之后,这一抹绿色日渐丰盈,就像骨感的少女成长为丰腴的少妇。林下的杂草变得萎靡不振,有的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为争取不到阳光。曾经混沌的草木世界,逐渐泾渭分明,屹立不倒的只有那些树干,托举着蓬勃的充满欲望的绿色,张扬在蓝天里,汪洋恣肆且无羞耻。我常常仰望绿叶下的苍穹。在白天,那些绿叶里生命的汁液汹涌澎湃,仿佛看到自己的血液在周身流动,看到自己的血肉和眼睛。我仰望她们,她们俯视着我,长久地默默地,从好奇吸引到迷恋着魔到唾弃厌恶,最终我们撇开胶着的视线,她们观照自己的出处和源头——土地,我则看向天空,所见万般也是万般皆空,视线里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自己也变成了素朴派画家笔下的一片叶子,在画家的画笔下,重塑且被赋予更疯狂的生命形态。在黑夜,虫鸣流动在这凝固的黑色堡垒里。世界由绿转黑,听到她们深长的呼吸,如同一声接一声,渐至密不透风的无数的叹息,裹挟着我,在垂死的哀伤里默默等待。虫鸣是黑夜里飞溅的钢花,是远远的彼岸的焰火,像雨后叶间滚动跌落的明露,敲开黑夜的门,看到头顶从黑叶间挣扎出来的星辰,与之遥相呼应,隔着漫漫时空,有声地诉说和无语地倾听,皆具象呈现,像汶川地震中地下和地上的执着守候,像马斯奈的《沉思曲》回荡在周遭。

经常能遇到的是一对老人。时光荏苒,最初他们一前一后地穿行林间,银发的夫人总是跟随在高挑皓首的先生之后。男人手托着健身球,随着步幅转动,发出悠长的金属交鸣的声音,他们步调一致,却不并肩。有时他们骑着自行车默默无言,沿着林间的步道,一圈又一圈骑行。后来,先生骑着电动三轮车,夫人坐在后面,即使在仲夏时节,她的腿上也盖着毯子,他们像往常一样,一圈又一圈游走在林间。先生有些漏风的嘴,在不停地介绍那些树和草。夫人则在阳光里,眯了眼打盹。有时,他们停下来,听那些鸟叫,喝水或者剥开橘子,一瓣一瓣地放进嘴里,缓缓咀嚼。在两旁长满高大粗壮的白蜡树的甬道里,他们的车子缓缓地驶向出口般的甬道的另一端,枝叶交织而成的拱顶,斜射过来的夕阳朝日的光线,常常使我迷幻,迷离中从波涛间浮现的是那艘传说中的渡船,此世的出口也是彼世入口。

最为人惦记的是那三棵桑树。每每等我想起,桑树已经伤痕累累。白桑树在林中,周围是高大的榆树、柳树、杨树和一些所谓的风景树,没有看到开花,注意到的时候,乳白色带点淡淡的抹茶色的桑子已经结满枝丫,早熟的也落了不少,不知是被摇落还是自己熟透了跌下来,椭圆形的丰满如蚕蛹般的白色躯体,躺在枯黑的林下,被摄食者无视,连那些鸟儿也罔顾,只有蚂蚁,也顾不过来,实在太多。桑子把儿还带绿色的,是刚刚从树上落下来的,捡拾品尝,鲜明的清甜草果味,带出儿时五六月爬树食桑的记忆。在清甜中有些怅惘,怅惘中也有失落和遗憾,生活的滋味更像这白桑子的味道,淡淡的清甜。因为被其他的树木护佑,人们爬不上去,高处的白桑子从最初的青涩乳白,到后来丰盈成熟亮白在太阳下,风过便叮当跌落,虽不致粉身碎骨,却更难入人眼,身处边缘总是寂寞孤独又无奈的。不远处是两棵黑桑树,密密麻麻的绿色果体,颜色浅于周遭,分外引人,又在路边,未熟时枝条已被扯下来,低垂到地。两周后,渐渐变红变紫,成熟后完全变黑,仿佛一滴滴的血,凝结在万千枝条上。我只有捡拾的份儿。像有人守候在树旁,看着桑葚变黑,就摘下来。每次看见她们,满树都是将熟的紫红色,在树下捡拾那些新鲜的被唾弃的桑葚,味道没有区别,被染紫的手指和嘴巴,也是一样的颜色。黑桑子甜过白桑子,大约是白桑子的一生比较简单,不过是绿色到白色,而黑桑子则从绿到红再紫而黑,酝酿的过程越久,滋味越醇厚,而厚味则易失性,最能麻木迟钝我们,比如现世,不惊世骇俗已难醒悟。黑桑树的枝丫被不断地折断,有一根枝杈被活活从树身上剥离,露出内里的惨白骨质。有人爬上树顶,踏断了另一根枝杈。剩在树上的桑子,熟得更快,却都干瘪着,再也无人问津。桑子完全从树上消失后,桑树开始自我疗伤,渐渐地人类暴虐的痕迹,不仔细看也看不见了。桑树恢复了平静的日子。可是明年、后年,只要她们活着,重复的日子就会来到,不同的人同样会重复相同的暴虐。

雨后的林间最美,也最残忍。空气从未有过的清新,鸟儿在空中欢呼雀跃,

……

相关内容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回族 / 马东平 · 马 超 / 2016-11-11红军在陇南留下的记忆
  • / 邢怀华 / 2016-11-11古尔图的胡杨人家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西部风景线”作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是读者了解和认知中国西部,尤其是新疆·昌吉的一个窗口。

    开办该栏目的宗旨,一是通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形式,向国内外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西部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二是培养昌吉本土作家。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内容健康,不得有涉及色情、暴力、极端思想及侵权的内容。

    2.反映西部,特别是新疆·昌吉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

    3.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可读性和思想性。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西部风景线”栏目编辑:黑正宏

    电话:0994—2342337

    电子邮箱:187362368@qq.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