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海外手记>正文

阿布拉·达嘎宰耶夫

2015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马永俊  



在比什凯克市,阿布拉·达嘎宰耶夫小儿子迪尼克的婚礼上,在鲜花盛开的宅院的两层楼房里、院子里,挤满了参加婚礼的客人。人们无拘无束,有说有笑。中年女宾们按捺不住自己,收起往日的羞怯、腼腆,个个喜形于色,毫无拘束,毫无顾忌,大大方方,像过节一样,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手帕、头巾,围成一圈,随着舒缓的俄罗斯乐曲,跳起俄罗斯舞。跳完后,缓缓退场。突然,响起了激扬、欢快的乌兹别克乐曲。刚刚还在一旁观看的一拨爷爷奶奶们,立刻投入到舞池中。随着明显加快的节奏,跳起了中亚婚礼上盛行的热烈、自由、奔放的乌兹别克舞。忽然,又变换成节奏更快的高加索舞曲。那些在旁等候多时的少男少女们,等不得前一拨退场,像旋风一样一下钻进舞场,跳起了更为激动、疯狂的高加索舞,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每个人都是舞蹈家、艺术家。挤在一起的女哈吉们,头、脖子上围缠着白色长巾,不露声色地欣赏着跳舞的女士们,眼睛里闪烁着难以觉察的喜悦、惊喜……

在跳舞的人群里,一个舞姿别致、长相别样的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穿一袭黑袍,后脑勺上松散地扎着绿色头巾,头巾下面飘逸着一卷金色秀发。跳俄罗斯舞时,她右手三指尖捏着红手帕,在舞者中间缓慢地有节奏地跳。跳高加索舞时,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加快了步伐,跳踢踏舞那样,双脚做着各种各样激烈、高难度的踢踏动作,浑身抖动不停,不时挥舞双臂,边旋转边前进。大家稍稍让出了一块地方,她愈加自信,舞姿更加舒展、大方、熟练、专业。她秀气的脸上镶嵌着一对浓眉大眼,挺直、翘起的鼻梁显得与众不同。在院子内外吊挂的鲜艳大红灯笼下,在鲜花和人群包围下,更显得格外出众。

我情不自禁地问尔力哥:“这不是咱们老回回吧?”

“不是,卡夫卡兹人(高加索人),我们巴家(连襟)的大儿媳妇儿……”尔力哥指着一个脸色红润、铁青胡子的三十多岁的人说。铁青胡子的人叫努尔穆罕默德。

半个月前,尔力哥小舅子出嫁女儿时,我们去得早,就搬了条长木头凳子坐在大门外的马路旁聊天。没多久,就看见一辆老式伏尔加车,沿着石子路狂奔而来,老远就能听到汽车马达声、碎石声。车疾驰过后,扬起七八米高尘土。尘土飘落着,缓缓落在两旁的庭院里。在比什凯克市,很少见老式伏尔加车,满街是德国二手奔驰车、宝马车,日本丰田、本田、雷克斯车。虽系二手车,但车况极好,外表看起来崭新,价格便宜,所以,努尔穆罕默德开老式伏尔加车,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努尔穆罕默德个子高大,身体结实,胡子刮得铁青,浓眉大眼,皮肤白里透红,只是眼睛是蓝色,猛然看上去像乌兹别克人。他比同龄人说更流利、更标准的东干语。比什凯克、阿拉木图市被同化了的、用俄语思维的回族年轻人,听见东干语茫然不知所措。托克马克市回族少男少女们听见东干语,也是爱理不理。努尔穆罕默德的东干话很纯正。这有几种情况,一是父母在家鼓励、提倡说母语;二是爷爷奶奶辈来自中国,不谙俄语,不得不说东干语;三是有些和中国人做生意,有些给中国人打工,有些去过中国,慢慢学会了。

今天是努尔穆罕默德同父异母的弟弟迪尼克的婚礼。迪尼克妻子也是回族人,受过良好教育,曾祖是百年前修建了哈尔湖回回清真寺的马哈志。努尔穆罕默德作为哥哥,一直忙前忙后,尽责尽力。听说他在高加索人居住区买了十五公顷地,种植了十二公顷西瓜和三公顷玉米。他一再邀请我们去吃西瓜。我们一直应承着,可一直没顾得上去。

尔力哥和阿布拉是连襟,一直忙于准备婚礼,几次推迟了去吃西瓜的时间。婚礼前几天,尔力哥开车去托克马克郊区的楚河旁,将一头将近三百公斤重的黄牛宰倒。在众人帮助下,剥了牛皮,分解了肉、骨,剔出瘦肉,再将杂碎等下水在楚河清洗干净,和新鲜肉一起装车里,拉回比什凯克家。

杂碎是婚宴上必不可少的美味。不管做什么菜都得用它。无杂碎不成席,无杂碎不成宴。陕西回族人不管是否富裕,都用杂碎做碗儿菜,每位客人都可分享到热气腾腾的杂碎菜汤,不限量,放开吃。以前,参加陕西回族人婚宴的客人,自己动手,从敞开的大锅里舀上碗儿菜,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自顾自地享用。新鲜牛肉则全部剁成块儿,分成份儿,和大米一起做成抓饭。新娘娶来之后,再揭开抓饭锅,与宾客们一起分享。

阿布拉·达嘎宰耶夫不是陕西回族人,得按自己方式做宴席。他亲戚多,婚礼前五六天,就有七大姑八大姨等几十号人,聚集在他家前后两院,忙前忙后,平整菜地,割杂草,撤秧架,搭锅盘灶,买柴火、煤炭等;吊灯笼,挂红布,张贴用老回回话写的“恭喜结婚,欢迎到来”等喜字。女人们心灵手巧,拿手好戏是做样式不同、美味可口的各式各样糖馍馍(点心),其酥软,其焦脆,其新鲜,其样子之可爱,宛如注入灵魂的活物,栩栩如生,非其他食物所能比。还有更不怕麻烦的,耗费几天时间,做只有核桃大小的花卷馍馍,其小巧,其娇嫩,其可爱,非语言所能形容!

将牛肉切块、切片,用绞肉机碎成肉末儿,是男人们的事。男人们勒着围裙,挽袖子,围着大案板开着玩笑,说着怪话,将肉末儿抓起,仔细捏成肉丸,一个个地堆积起来,再涂抹成五颜六色的颜色,案板上就布满了花花绿绿的肉团。谁家只要捏肉丸,肯定要做九碗三行子,用这特殊菜肴招待客人。九碗三行子做起来挺麻烦。肉丸需先油煎,盛装进凉粉铺底的碗里,放进特制机器蒸笼加热……

阿布拉一再致歉说耽误了我们吃西瓜。他头上戴着乌兹别克式绿白相间的硬壳花帽,花白的山羊胡直达胸间,笔挺的青灰色西服、西裤格外抢眼,脚上踏着油光铮亮的皮鞋,在人声鼎沸、乐鼓喧嚣中,依然能听出皮鞋发出有节奏的咯吱咯吱的声响。他就喜欢这个声音。

阿布拉虽然谈不上富甲一方,但事业有成,吃喝不愁,出手阔绰,除了现在使用的两座大院外,在市内坐拥数套住宅,在旅游胜地伊塞克湖,也有高档别墅。婚礼十分排场,客人请了将近一百桌,还请来响琴队(乐队)助兴,客人坐满了宽敞、舒适的大院里,两辆崭新的日本越野车整齐地摆放在大门外的人行道上。

迪尼克读完八年级后,被送往陕西西安留学三年,又到巴基斯坦学习三年。现在,他和巴基斯坦人合伙从日本贩卖二手车,生意颇为兴隆。

婚礼前几天,我们就尝到块头奇大,又红又甜,重量在十七公斤左右的西瓜。这是阿布拉大儿子努尔穆罕默德栽种的西瓜。我喜欢吃瓜,对这里的西瓜和与西瓜有关的事情,也格外留意。努尔穆罕默德耕种的瓜地,是他私有财产,是他花钱从车臣人手里买下来的。车臣人变卖了所有房屋、家产、土地,回俄联邦车臣共和国了。

1958年,十三岁的阿布拉随父母从新疆伊犁移民苏联。他一直自称“我们中国人”。我问他:“愿意回中国吗?”他思索了一阵说:“不回去了,我们是流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虽然没有在中国、苏联接受任何正规教育,阿布拉却是个语言天才。他会说俄语、塔塔尔语、维吾尔语、乌兹别克语、吉尔吉斯语。除俄语外,这些语言虽同属突厥语,却存在着一些差异,有些词汇不一样;再加上苏联时期有意夸大差异,以显示属于不同民族,所以要把这些语言说得惟妙惟肖,十分困难,绝非易事,这就像我们中国人,不但要流利地讲普通话,还要熟练掌握上海方言、苏州方言、陕西方言、闽南话、粤语!

阿布拉官名李忠,回族经名叫阿布拉。1958年到苏联后,登记姓名时他不懂俄语。问他叫什么名字,阿布拉,父亲叫什么,达伍德,爷爷叫什么,不知道,但记得爷爷外号“大个子”。最后,李忠奇迹般地转换成了:阿布拉·达伍多维奇·达嘎宰耶夫,“大个子”变成了姓“达嘎宰耶夫”!

阿布拉年轻时炒得一手好菜,得过集体农庄许多奖赏,大名上过红榜,上过俄语、维吾尔语报纸。他厨艺精湛,大受欢迎,原因是:他拒绝死肉、猪肉。他有特别的本领,凭肉眼能看出是死肉还是按穆斯林方式屠宰的“哈俩里”(合法)肉。当大厨时,他完全可以把摔死的、车碰死的牛羊,低价收下,按正常屠宰的高价卖给单位。他没这么做,不为利益诱惑,立场坚定,不卑不亢。对香肠的态度也是拒绝,谁劝也没用。

苏联时期的官方眼里,没有什么清真的概念。肉店里,牛肉、羊肉、猪肉一起出售。卖肉的拿着一把刀,使着一杆秤。要牛肉,割牛肉给你,要猪肉剁猪肉给你。教门稍好的人,绝对不买肉店里的肉,而是到乡下,几个亲朋好友偷偷摸摸搭伙买一头牛宰了,私下悄悄把肉分掉。所以,阿布拉不要死肉、猪肉已经很了不起了。

阿布拉现退休在家,一个月领取相当于人民币五百多(四千多索姆)的退休金。集体农庄农民,国营工厂工人,国家公务员,城市、农村教职人员,一视同仁,任何公民只要干满二十五年,就可以在六十三岁时领取退休金。苏联解体后,该规定原封不动地被继承下来。他一再说,不需要这些退休金。他有钱,不缺钱。

苏联时期,阿布拉凭借高超厨艺挣了很多钱。吉尔吉斯人举办婚宴、孙奈提(割礼),都请他去做抓饭、白西巴尔马克(吉尔吉斯族面食);回族人的宴席、婚礼,请他去做碗儿菜、粉汤、九碗三行子……总之,他很吃香,挣了很多钱。后来,一夜之间,卢布成了废纸。人们把成捆成捆的卢布扔进了伊塞克湖(他夸张的语言)。很多人辛苦积攒了一辈子的财富,眨眼间化为灰烬。他从富人瞬息间成了一文不名的穷人,就像刚刚从伊犁移民到苏联时一样,一无所有。好在他厨艺高超,人勤快,有头脑,经过短暂踌躇、犹豫、彷徨,东山再起,又干起老本行。在比什凯克最大的市场“朵儿朵依”巴扎,开了家最大的穆斯林餐厅,用辛劳、眼泪、汗水,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辉煌,积累了相当的财富。

中亚族间通婚很普遍,我见过妻子是乌兹别克人,丈夫是俄罗斯人;丈夫是塔吉克人,妻子是俄罗斯人;丈夫是吉尔吉斯人,妻子是俄罗斯人的。塔塔尔人和俄罗斯人通婚的更多,分不清夫妇俩谁是塔塔尔人,谁是俄罗斯人。通婚的结果是:都成了不折不扣的俄罗斯人。回族人很少和俄罗斯人通婚,比例最低。

我和阿布拉·达嘎宰耶夫很熟悉,我们经常一起活动。2014年夏天,我们在伊塞克湖旁他的别墅里,度过了愉快的一个星期。我们买来野外放养的吉尔吉斯绵羊,阿布拉亲自宰杀、剥皮,非常熟练地,像庖丁解牛似的分解了肉和骨头。他像熟悉自己眼睛一样,知道羊身上的每个关节和部位。把煮熟的羊肉,按照吉尔吉斯人的讲究,按客人的尊贵大小分给客人。

他把羊肉与洋葱、辣椒粉、花椒、西红柿、咸盐等搅拌在一起,调和、调制做成羊肉串的肉馅儿。这样烧烤出来的羊肉串美味可口,无与伦比。

婚礼完美无缺,非常成功。客人们有来自比什凯克市本地的、外地的;有来自阿布拉·达嘎宰耶夫家乡哈尔湖的,有来自托克马克市的,有来自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江布尔州的,也有来自英雄白彦虎家乡营盘、新渠乡的……阿布拉倍感满意,喜上眉梢,一再向宾客们致敬道谢。

婚礼第二天,吃过睁眼包子后,努尔穆罕默德夫妇开着有六十年历史的老古董伏尔加车,拉我们到高加索人居住区他岳父家。他岳父穆罕默德·塔西尔是他的邻居。邻居本来是高加索里子根人,已移民俄联邦,房子卖给了他。

穆罕默德·塔西尔,五十六七岁,红光满面,确切地说是油光满面,两眼炯炯有神,闪烁着高加索人特有的狡黠和聪慧。脸上几乎没有皱纹,半秃的头顶油光可鉴,浓密的小黑胡子像原车臣总统杜达耶夫。说话时偶尔眨一下右眼皮,做个古怪相。俄语说得很急促、嘈杂,含糊不清,好像不吃掉一些俄语就不会说话。他和妻子、儿女、女婿努尔穆罕默德说俄语。

中亚独立后,依然有很多非俄罗斯家庭视俄语为母语,尤其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都使用俄语,家里也用俄语交流。这是迫不得已之举。中亚经俄罗斯一百多年统治,到处是俄罗斯印记。中亚对俄国依赖相当严重。很多吉尔吉斯人在本国找不到合适工作,就去俄联邦,那里就业机会多,工资高,移民也不困难。俄联邦不拒绝任何苏联加盟共和国公民。

穆罕默德·塔西尔以前是班车司机,干满了退休所需要的二十五年,现在有辆小班车,跑专线,一大早起来,到机场排队,把客人从玛纳斯机场拉到伊塞克湖,再把返客拉回来。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阿布拉说他每月挣六七万索姆(合人民币一万元左右),收入相当不错。他说挣一万五千索姆,阿布拉表示怀疑,他挤了挤右眼,无奈地说,汽车要烧油,汽油很贵,要买配件,配件也不便宜,车要修理等。

穆罕默德·塔西尔是高加索达格斯坦人,有一儿两女,儿子今年二十六岁,十八岁离开吉尔吉斯斯坦去了高加索,曾服役于俄联邦军队。过几年,他也回达格斯坦。父母亲去世,他一定要挑大梁,执掌家族事务。这是他们的传统。我开玩笑问他:“那你两个女儿怎么办?”他回答:“他们有丈夫,有孩子,自己决定吧。”

穆罕默德·塔西尔笑呵呵地指着桌上的食物说:“请吃饭,请吃饭。”拿起阿布拉面前摆放的筷子,递给亲家。

饭桌上摆的食物种类很多,有羊肉、牛肉,奶制品和各色点心,还有里子根人特有的食物,叫“hengal”(横嘎勒),类似于西北的宽面片。hengal上没蔬菜,铺满了炸熟的薄肉片。有尊贵客人,做这种饭招待。

我们进来后,先在院子里转悠了很久。在将近三亩多的院子里,种植了卷心菜、西红柿、茄子、辣子。西红柿无人采摘,熟透了就坠落到地上;茄子都烂在地里,辣子也是自生自灭,而我们的饭桌上居然没有一样蔬菜。

我忍不住对穆罕默德·塔西尔说:“院子里有那么多蔬菜,为什么不吃,不炒几个菜端上来呢?里子根人种菜纯粹就是为了不让地闲着吗?难道不是为了吃吗?”回答是:他们不喜欢蔬菜,也不习惯吃蔬菜,也没想过用蔬菜招待客人。里子根人不用蔬菜招待客人。

努尔穆罕默德改用回族话说:“我会炒菜,会做饭,本来可以炒几个菜。他们不愿意我一个大男人下厨房,会责骂自己女儿。里子根男人绝对不下厨,不做饭。”

自从进了这个院子,努尔穆罕默德的妻子就没闲过。她领着我们看菜园,摘葡萄、苹果,非常殷勤。在厨房里,帮母亲干这干那,来回奔忙,脚步没停过,倒茶,端点心,动作麻利。丰盛的饮食上桌之前,她先将筷子拿上来,在每人面前小心翼翼地摆放一双。筷子质量相当不错,不是粗制滥造的一次性筷子。她好像有意地模仿回族儿媳妇的样子做事,尽可能地显示她是个勤快、贤惠、无可挑剔的好儿媳。估计这一切都是从回族婆婆那里学来的,但为什么就没学会炒菜的本领呢?

尔力哥悄悄说:“她是‘叼来’的。”

“叼”就是抢婚,是吉尔吉斯人的传统习俗。以前盛行抢婚,不管女的从不从,谁抢来算谁的。如果女的不同意,男方家是软硬兼施,过不了几天,女的也就接受了现实,但大多数的“抢婚”都是男女双方情投意合的产物。

对努尔穆罕默德来说,“叼”是双方自愿的,是一种浪漫的“结婚”,根本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抢婚”。“叼”短、平、快,既省事又省力,更省钱。男方不送聘礼,女方没有嫁妆。只需待些时日,女方父母遗恨消尽,男方象征性地打发说客,做些说服工作即可风平浪静。

如果女方瞧不上男人,坚决不从,这男人一定要吃官司,一定要坐牢。原苏联政府对女人的保护不是一句空话,是实实在在的保护。若丈夫虐待、暴打妻子,要付出沉重代价,只消妻子一个电话,警察会毫不迟疑地出现在门口,把施虐者带走,监禁起来。我亲眼目睹过塔吉克男人打俄罗斯妻子,结果被警察带走,监禁了十五天。

我明白努尔穆罕默德的妻子为什么在婚礼上会有那么精彩的表现。因为“抢婚”的缘故,她失去了搭盖头、坐轿车、当新娘的机会,永远失去了。这是她一生的遗憾。

瓜地离努尔穆罕默德家有点远。他加大油门,在乡间的土路上毫无顾忌地开着车,左突右拐,最后在扬起的尘埃中,轰轰驶到了自己的“瓜棚”。

我才明白他开这老爷车的原因。这里也只适合破车行驶。

“瓜棚”里传来了说话声,一个中等个头俄罗斯人出现在面前。他穿迷彩服、迷彩裤,头戴着贝雷帽,脚蹬黄帆布皮靴,俨然一个战士。见了努尔穆罕默德很亲热,忙前忙后,张罗这张罗那,脸上堆满了微笑。

好奇心驱使我钻进了“瓜棚”。这是一部餐车改装的简易房,里面并排支着两张单人床,靠门右边立张桌子,“瓜棚”的前后敞开。“瓜棚”旁一米距离的地方有芦苇搭建的草棚,和“瓜棚”一样高。就因为这草棚,看瓜地的俄罗斯人维嘉,得了个外号“列宁”。列宁在西伯利亚流放期间,住过草棚。

维嘉四十岁左右,没家没舍,没儿没女,一无所有,彻头彻尾的无产者。他曾经有过属于自己的房子,有过妻子。房子被别人骗去了,他喝醉酒时,骗子用二百美元骗去的。骗子也许是个超级大骗子,别人的房子他怎么可能轻易得手呢?骗子把他画了押、有手印的地契都拿去了,做好了和他打官司的准备。妻子因此离他而去。俄罗斯女人很现实,她们需要有尊严的生活,不需要累赘,不需要酒鬼,更不需要既没钱又没房子的酒鬼。这就是真理。

我问维嘉的祖先来自何处,他回答说:“也许来自乌克兰,也许来自俄罗斯,不能肯定,但我是俄罗斯人。”“为什么不回自己的祖国俄罗斯?俄罗斯生活富裕,至少不挨饿,到了六十岁,农民、工人都会有退休金。为什么不去呢?”维嘉很疑惑,“俄罗斯为什么是我的祖国,我为什么必须回俄罗斯?”我解释说苏联解体后,斗转星移,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苏联生活了数百年的日耳曼人,都义无反顾、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返回了德国。不但那些聪明、勤快、素质高的日耳曼人走光了,连假日耳曼人,甚至一句德语都不会讲的冒牌日耳曼人,都顺利移民到了德国。在柏林,我见到了来自中亚的日耳曼人。他们开商店,讲俄语,雇工也是操俄语的乌兹别克人。

我告诉维嘉“列宁”,吉尔吉斯斯坦犹太人早已走完了。苏联时期,犹太人就有组织地移民到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然后再移民去美国。有些发达了的犹太移民破天荒地又返回吉尔吉斯斯坦,带来了许多投资。

很多沙皇时代移民到中亚的俄罗斯人,也陆陆续续返回了俄联邦……

我说:“不仅俄罗斯人,许多吉尔吉斯人为了生存,为了适应新环境,把改成突厥式的名字,又恢复成俄式称呼,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限制,还是勇往直前地前往俄联邦工作、创业。”

我还说:“东干人成群结队地离开吉尔吉斯斯坦,移民到俄联邦。在俄罗斯几个地方都建立了东干村,到现在,东干人源源不断地加入移民大军,迁移到俄罗斯。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当长工?人往高处走,现在是各回各的国。”

维嘉“列宁”似信非信地听着,好像根本不知道有这些事情,疑惑地望着我。

他没有忧愁,没有后顾之忧,对现状很满意。对主人,显然也很感恩,感激主人收留了他,提供了食宿,使他免于饥饿,免于风吹雨打。他很知足。现在过一天算一天,以后怎么样,没考虑过。

维嘉切开一个足有十公斤重的西瓜,将瓜瓤用刀子分割成碎小块状,每人分发一枚牙签,然后又拿来甜瓜。我们示意先不吃甜瓜。他不知所措,望着努尔穆罕默德,等待指示。努尔穆罕默德点头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切开了甜瓜。不一会儿,他拿出一大塑料袋晒干了的甜瓜干儿,递给了努尔穆罕默德。他看着我们吃西瓜,好奇地盯着我的照相机。

努尔穆罕默德打发他去揪南瓜,他毫不迟疑地背着麻布袋子走了。我清晰地看见他的身影,在落日余晖中晃动。我们像脑满肠肥的土财主,尽情地咀嚼着他亲手种植的西瓜。

瓜地里还有很多西瓜,有些已腐烂,有些还在起劲地生长。我问努尔穆罕默德为什么眼瞅着让西瓜烂在地里。他的回答让我吃惊,“这些瓜已经没人要了,商贩不会再来了,已经没人感兴趣了。商贩们已经把大瓜,也就是五公斤以上的瓜都挑走了,剩下的只能烂在地里,长也是白长,自生自灭。”

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瓜田里,到处都撒满没有人要的、“不合格”的西瓜,有大有小。大的超过五公斤,丢弃实在可惜。这些西瓜真是生不逢时。

努尔穆罕默德显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嘟囔着:“有啥法儿呢?小瓜没人要啊。街上卖的瓜,个头一个比一个大,其实小瓜更甜。”是的,他的话一点不假,街上、马路上、市场里的西瓜,一个比一个个儿大,一个比一个甜,随便哪一个瓜都在十公斤左右。卖瓜的会问要大瓜还是小瓜。如果要大瓜,那一定都在十五公斤以上。有一次,我特意挑了一个中等大小的瓜,结果一称,十三点二公斤!

 

努尔穆罕默德还说,今年种菜的收成也好,他的维吾尔族朋友种了辣椒,价格很高,每公斤卖到三十五个索姆(合人民币每公斤五元)。俄罗斯来的买主开着货车直接到地里拉,车都排成了长龙。朋友今年发了大财,收入超过了三百万索姆(合人民币四十二万)。而往年,辣子价格都在一公斤五索姆左右,无人问津。努尔穆罕默德对西瓜价格也满意。今年西瓜批发价在每公斤五索姆左右,比往年好,往年价格最多每公斤一索姆,甚至更低,零点五索姆左右,今年是个丰收年。西瓜地是沙地,水渠就在沙地旁,想用多少水就有多少水,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努尔穆罕默德从不使用化肥,种出来的西瓜当然香甜可口,是绿色食品。

是的,今年是个丰收年,是个吉祥年,种菜的、种瓜的、种玉米的有望获得大丰收。

来的路上,我们每经过一家,门前堆放着牛粪。我问:“为什么不把牛粪上到瓜地里去?”努尔穆罕默德说:“成本太高,得雇车雇人拉到地里,雇谁去呢?现在没人干这活。有些人家的牛粪太多,没处安放,就拉到随便什么荒滩倒掉。”

维嘉精神抖擞地背着满满一袋南瓜回来了,绽放着笑脸,将南瓜装在主人汽车后座里。努尔穆罕默德嘀咕了几句,他立刻脱掉迷彩服,从“瓜棚”里取出一把扳手,一件旧衣服铺在车底下,平躺着,倒蹬着将头和身子伸进了车底。

……


相关内容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回族 / 马永俊 / 2015-02-02哈尔湖一位东干老人
  • 回族 / 杨峰 / 2014-06-01中亚东干人
  • 回族 / 马歆安 / 2015-01-01蒙古族穆斯林掠影
  • / 许知远 / 2014-06-05衰落与新生
  • / 唐荣尧 / 2017-01-16青草码头
  • 回族 / 王树理 / 2017-04-14山那边的人家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海外手记”是《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也是国内唯一向读者介绍国外伊斯兰世界的栏目。我刊开办该栏目的宗旨是通过翻译、编译、汉语原创,向国内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世界各地的本土作家与学者反映当地伊斯兰历史、文化、社会现实面貌与人民生活风貌的散文、随笔、纪实类作品。近年来,我刊围绕着有关伊斯兰世界的一些热点问题,策划了一批主题突出,时代性强的翻译文章,如阿拉伯学者对西方文化的看法,埃及作家马哈福兹的时代意义,反映、介绍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社会面貌、历史文化的专题等,深受读者喜爱。欢迎广大作者踊跃向“海外手记”栏目投稿。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文章可由一组文章组成(一般情况下三篇),总字数1万字左右。文章可编译、翻译或原创,但总体以翻译为主,原创最多一篇。

    2、文章内容着重写伊斯兰世界独特的历史文化、地域风貌、人文、社会面貌、人民生活状况等,并注意“三贴近原则”,即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贴近生活。

    3、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且面对的读者是普通大众而非学者或研究者,他们渴望通过“海外手记”这个栏目了解域外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面貌。所以选择翻译作品时要注意写作身份的转换,在注重内容的同时,也应注重作品的文笔,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注意本刊需要的是纪实、散文、随笔类作品,而不是小说、诗歌等纯文学作品)

    5、选文章时注意,不宜涉及中国语境中过分偏激的主题。如:带有极端政治、宗教、暴力色彩的文章。

    6、在选文章及写作翻译过程中,随时与编辑沟通。选好译文后,可先拟一题纲发与编辑,看后可行再着手翻译写作。

    7、要求在编辑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稿,请提前告知编辑,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海外手记”栏目编辑:付新洁

    电话:13309942690,0994—2525380(办)

    E-mail:xiaoqingxinjie@126.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