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海外手记>正文

穿越历史上的丝绸之路

2015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巴勒斯坦/尼加提·绥德基 王新娜 编译  


早在公元前2650年左右,中国古人已经了解了蚕丝的秘密。彼时的皇帝很注重养蚕与纺织,丝绸也随之成为皇室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中国,或者其他国家掌握了丝绸工艺的人们,尤其重视蚕虫的养殖。其后的数千年间,中国人带头开拓了历史上众所周知的“丝绸之路”,而这个美丽的名字,出自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德·冯·里希霍芬。

最初,这条古老的道路自古城西安一路向西延展开去,并在敦煌分为三股:南向经由和田,北面取道图兰,中部横渡楼兰,最后在土库曼斯坦东部城市塔什干汇合。然后,路线自塔什干开始蔓延,一路穿过土库曼斯坦西部、伊朗,最终到达美丽的地中海东岸。古代的叙利亚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一站,来自远东的商队经由陆路横跨亚洲,吸纳了各地商队后,在台德穆尔与海上商队汇合。这条道路蜿蜒蛇行六千余公里,是世界上最古老且最长的道路。七世纪时,丝绸之路曾一度沉寂。但十三世纪左右,它又因著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而名噪一时。从马可·波罗的游记不难看出,这条横穿过亚洲的丝绸之路,在中西方的文化与贸易交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即使有贸易往来,丝线的生产对六世纪的欧洲社会而言,依然是个未解之谜。公元一世纪时,一位罗马诗人曾在诗中描述:“丝绸乃由树皮分泌而出!”即使地理上毗邻中国的日本,也是在公元二世纪左右才掌握了丝绸制造工艺,而且是经由当时定居在那里的朝鲜人传播过去的。在那之前,日本人对如何制造神奇的蚕丝是一无所知的。他们的文学作品中曾出现过这样一位魔术师:“(他)在自己嘴里放一颗蚕蛹,可以从中抽出一法尔萨赫(约六点二四公里)长的丝线!”

丝绸业在日本开始繁荣,得益于日本人民大量种植桑树——桑叶是蚕虫的营养来源。此后,皇室贵族致力于教授人民养殖蚕虫,并逐渐精于此道。公元八世纪左右,日本天皇竟颁布法令,命令全国农民种植桑树,方便养蚕。而在两千五百多年以前,也就是公元前500年左右,丝绸已经经由西藏传播到古希腊。不久之后,又从这里传播到了罗马皇室。那时的丝绸非常稀有,价格非常昂贵,只有皇家贵族才有钱享用。

公元六世纪中期,丝绸业自伊朗传入君士坦丁堡。十二世纪,随着十字军东征,这种工艺传播至意大利,并于十四世纪左右,经由意大利传播至法国,又在十七世纪传播至英国。至于美国的第一个丝绸作坊,则于十八世纪晚期才始建成。在欧洲,中国丝绸稀有罕见,丝绸的制造最初也仅限于皇室与贵族圈子,罗马贵族及其后的拜占庭贵族,都习惯于将丝绸和其他线纺织在一起,好节省真丝。大部分丝织品要么用来彰显皇室的名望与权位,要么用来缝制丧葬服,有的教堂还用纯丝绸制品或混制品来装饰圣徒雕像。叙利亚、伊朗、土耳其、埃及乃至欧洲的丝绸制造业就这样活跃了起来。

丝绸的流行使之成为承载艺术与文化的一种方式。例如,一块波斯丝质帷幔上绣着一辆由四匹马牵引的车子,而驾驶车子的人正是米尔扎。另外一块帷幔上绣着两头倚靠在树干上的狮子,它们守卫的正是亚述人的神树“胡姆”。这两块帷幔目前都珍藏在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与历史博物馆中。

公元七至八世纪伊斯兰扩张期间,东至印度、西至西班牙的大片疆域臣服于阿拉伯人的剑下,丝绸工艺亦随着阿拉伯人的征服而传播开来。随着伊斯兰帝国的扩张,饲养蚕虫的丝绸作坊不断在各地涌现。这些作坊同时还生产丝织品,以满足统领宗教与世俗事务的哈里发及其皇室的需求。我们也会发现,阿拔斯王朝时期,其治下北非、西西里岛和西班牙的很多丝织品描绘了当地人民的愿望。同时,一些伊斯兰名城吸收和汲取了希腊、伊朗等地的丝绸绘画传统与式样,并将之与伊斯兰绘画特有的几何图形融合起来。公元十一世纪起,阿拉伯人在丝绸制造方面的才智开始显现,汇集阿拉伯几何图形(即后来人们口中的藤蔓花纹)与库法体书法的式样逐渐盛行,一改伊斯兰教出现之前所流行的鹰鹫图案与动物画。

意大利人擅长制造丝绸,尤其勒克斯和托斯卡纳两座城市的丝绸产业在十四世纪非常活跃,其时,其他对手已经逐渐衰落了下去。意大利与海上东方国家的贸易往来经由威尼斯、热那亚、比萨等城市不断扩张,而丝绸上的图案也开始涉及很多生动的场景,从飞鸟、动物、植物到宫殿、喷泉、驼队……不一而足。公元十五世纪,丝质衣物与适用于节日或联欢的彩色丝料在意大利风靡一时;而受文艺复兴的影响,丝绸在意大利的发展直至十六世纪还方兴未艾,丝绸上的图案由玫瑰花装饰,极具对称之美。

而在法国,丝绸业在十七世纪,也就是路易十四世统治晚期才繁荣起来。此时著名的城市有里昂,大臣让·巴蒂斯特·科尔伯特曾极力推进这一产业在法国的发展。十八世纪到来之际,法国丝绸业已有了自己的特质,各式各样的丝质衬衣、长裤、睡衣、裙子、手帕、丝带等获得了男女老幼的垂青,风靡一时。路易十五统治时期,艺术家们喜欢用丝绸装饰皇宫和贵族厅堂——尤其是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巴杜夫人的厅堂,和他另外一个情妇,也就是法国大革命时命丧断头台的让·杜芭莉夫人的厅堂。当时,里昂最著名的丝绸生产者叫菲利普·德·拉萨尔。值得一提的是,两年前我去巴黎的时候参观了凡尔赛宫的皇家剧院,发现剧院的椅套和帷幕都是纯里昂丝绸做的。原来他们在菲利普·德·拉萨尔的旧仓库里找到了大量保存下来的丝料,最近才在剧院换上。

十三世纪末期,西班牙丝绸的发展达到了巅峰,并在其后的两百余年间声名大震。西班牙的丝织品因其花样取材于后倭马亚王宫(红宫)宫殿的方格子砖而被命名为“红宫式样”。而对土耳其而言,丝绸业的繁荣直到十七世纪才慢慢拉开帷幕。土耳其的丝织品以颜色鲜艳明快著称,图案除经文外,多玫瑰、星辰、虎皮纹和圆环,丝绸常用来制作哈里发或苏丹陵寝的帐幔。

历史上,只有有权有势的人才能享用丝绸,但自二十世纪起,即使是收入微薄的普通人也能穿得起一两件丝质衣服。据统计,1875年日本的蚕茧总产量为三万吨,1930年这个数字达到了三十九万九千吨。如今,日本的纯丝绸年产量为六万吨。日本非常依赖此项产业,丝绸是其国民收入的主要来源,更别提日本国民每年都会消费大量的丝织品,不管是他们的和服,还是屋里的床幔、窗帘,都是丝绸做成的。虽然二战期间,尼龙的出现给丝绸生产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这都是暂时的。战争一结束,人们就重新开始重视丝绸。由于天然丝绸的优良特性,人们开始将真丝和人造丝、尼龙等人造产品混合起来纺织,以便改良这些人工制品。

那么,真丝是如何产生的?蚕又是怎么吐出丝的呢?在经历短短一个月的生命之后,蚕最终会化作蝴蝶或通常我们所说的鳞翅目昆虫。然而就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它会经历四种不同的发展阶段,即卵、蛹、茧和蝶。蚕虫吐丝是在蛹这个阶段。众所周知,蚕虫靠桑叶过活,每只蛹都可以吐三千五百英尺长的丝。真丝结实而富有弹性,坚韧且颜色光亮,自然受到人们的喜爱。蛹在一寸大的时候就开始吃桑叶,这些营养成分在它体内发酵,转变成它最终吐出来缠绕自己的丝,这时蛹就变成了茧。一旦蛹幸运地变成茧,从睡梦中醒来的话,就会变成美丽的蝴蝶——一般而言,这种蝴蝶的颜色是金黄色,大小不过一寸到一寸半。然后,蝴蝶之间会相互交合,平均每只雌蝴蝶可以产下六百至八百只卵。四天后,雌蝴蝶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然而它的后代已经开始繁衍生息了。这段美妙的生命历程一般是在每年的6月进行的。

蚕丝具有轻便、柔软、不沾灰、易上色等特点。据说,天然蚕丝的湿度达百分之十一到百分之十二,而尼龙的湿度只有百分之四,这就使得丝绸更隔热、不易燃,丝质的衣物穿在身上也更凉爽。怪不得丝绸深受许多国家人民的喜爱!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公元前115年左右,中国的丝绸就已传到黎巴嫩。彼时的驼队穿越荒漠与绿洲,缘丝绸之路而来,到达被誉为“沙漠新娘”的叙利亚古城台德穆尔,亦将丝绸带到叙利亚和黎巴嫩的海港。沙姆人将丝料染上紫色,送至罗马皇宫,华丽的丝绸受到了皇室和贵族的高度赞扬。

懂得丝绸的制造工艺以后,黎巴嫩人更加重视蚕虫的养殖与蚕丝的缫制。的黎波里丝绸以其色泽明亮著称,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刺绣和镶金作品中。舒夫丝绸虽比的黎波里丝绸稍逊一筹,也常见于天鹅绒织品。贝鲁特丝绸则是黎巴嫩最常见,使用最广泛的一种丝绸,常用来制作床罩、窗帘等等。十九世纪,法国商人每年都会从黎巴嫩购买价值数百万法郎的丝绸。1841年,一位叫富尔廷的法国人在黎巴嫩白台提尔镇建立了一个作坊,开始学习养殖蚕虫。随后,一位名叫斯科特的英国人在舍姆兰建立了一个相似的作坊。这两个作坊是黎巴嫩现存最古老并且初具规模的丝绸作坊。养蚕和种植桑树曾经一度是黎巴嫩农民的主要生计,直到一战时,卖应时丝绸仍是很多农场的收入来源。然而遗憾的是,并没有任何关于这些农场种植的桑树面积、养蚕数目或养蚕家庭数目的统计。我们手头的资料仅能说明,黎巴嫩的贝伊特丁、贝赫奈斯、杰津、叶赫舒什等地曾有人种桑树、养蚕虫,1930年我们的产茧量为七十八吨,而这个数目远远不及中国和日本的产量。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劳动力的大量亏损,黎巴嫩丝绸业逐渐衰落。同时,由于丝绸价格高昂,人们对它的需求也慢慢不如以前。很多农场主开始种植其他一些收益好的农作物,以前大面积种植的桑树,如今只能在花园里见到。1956年,根据同年2月颁布的法律,黎巴嫩成立了丝绸办公室,旨在促进桑树培植、蚕虫养殖和丝绸缫制、纺织与染色。办公室主任、农业工程师鲁比·凯勒姆先生告诉我,丝绸办公室在经济上、管理上都是独立的,它的职责不仅在于鼓励相关方面的研究,制定行业的最低价格,也在于为出口丝绸打开商路。同时我也了解到,丝绸办公室的工作不受审计监管,除非交易额超过三万里拉,或涉及到贷款事宜。同时,办公室也会为农民提供桑树培育及养蚕方面的专业指导。

从公元前初次引进丝绸到黎巴嫩丝绸委员会的成立,这之间的千百年历史见证了黎巴嫩丝绸业的起起落落,也见证了丝绸之路对东西方贸易、文化的重要意义。我们看到,仍有一些梦想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依然在试图重振丝绸业的昔日荣光。他们坚持,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丝绸业乃是一项古老而纯正的产业。他们也坚信,不管在两河流域的阿拉伯国家,还是在地中海沿岸的国家,黎巴嫩丝绸都声名远扬。


相关内容


  • 澳大利亚 / 贝哲民 程仁桃 译 / 2015-07-22新丝绸之路
  • 澳大利亚 / 贝哲民 程仁桃 译 / 2015-07-31新丝绸之路上的叙利亚与中国
  • 回族 / 黑 白 / 2014-10-01哈尔滨历史上的回民饭馆
  • / 贝哲明 程仁桃 译 / 2015-11-25丝绸之路与阿拉伯语
  • 回族 / 张承志 / 2017-01-11忘掉了丝绸的古路
  • 东乡族 / 冯 岩 / 2015-07-31舌尖上的临夏
  • / 王旭 / 2017-01-16穿越车师古道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海外手记”是《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也是国内唯一向读者介绍国外伊斯兰世界的栏目。我刊开办该栏目的宗旨是通过翻译、编译、汉语原创,向国内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世界各地的本土作家与学者反映当地伊斯兰历史、文化、社会现实面貌与人民生活风貌的散文、随笔、纪实类作品。近年来,我刊围绕着有关伊斯兰世界的一些热点问题,策划了一批主题突出,时代性强的翻译文章,如阿拉伯学者对西方文化的看法,埃及作家马哈福兹的时代意义,反映、介绍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社会面貌、历史文化的专题等,深受读者喜爱。欢迎广大作者踊跃向“海外手记”栏目投稿。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文章可由一组文章组成(一般情况下三篇),总字数1万字左右。文章可编译、翻译或原创,但总体以翻译为主,原创最多一篇。

    2、文章内容着重写伊斯兰世界独特的历史文化、地域风貌、人文、社会面貌、人民生活状况等,并注意“三贴近原则”,即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贴近生活。

    3、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且面对的读者是普通大众而非学者或研究者,他们渴望通过“海外手记”这个栏目了解域外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面貌。所以选择翻译作品时要注意写作身份的转换,在注重内容的同时,也应注重作品的文笔,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注意本刊需要的是纪实、散文、随笔类作品,而不是小说、诗歌等纯文学作品)

    5、选文章时注意,不宜涉及中国语境中过分偏激的主题。如:带有极端政治、宗教、暴力色彩的文章。

    6、在选文章及写作翻译过程中,随时与编辑沟通。选好译文后,可先拟一题纲发与编辑,看后可行再着手翻译写作。

    7、要求在编辑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稿,请提前告知编辑,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海外手记”栏目编辑:付新洁

    电话:13309942690,0994—2525380(办)

    E-mail:xiaoqingxinjie@126.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