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佳作选萃>正文

另一场战争

2015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宦 翔  

由于拒绝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合作,叙利亚文物专家哈立德·阿萨德于819日在其毕生工作和生活的台德穆尔(又称帕尔米拉)古城惨遭杀害。在叙利亚的文物古迹濒危之际,这位八十二岁的老人用生命捍卫了文明的尊严。斯人已去,而他的壮举,激励着更多的有识之士守卫文物、延续文脉。

我不会离开台德穆尔

“我们都没有料到,极端分子竟会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下毒手。”阿萨德的大女婿赫利勒·哈里里对笔者说。数月前,哈里里是台德穆尔市博物馆馆长。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故乡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从今年3月起,哈里里和同事们就开始将博物馆的文物向外转移。然而,518日清晨,极端组织入侵的消息还是让他们感到措手不及,大家立即冲向博物馆。而在几百米开外,已经攻入城区的极端分子一边向博物馆方向逼近,一边肆意开枪恐吓。哈里里及其妻弟塔里克分别遭到了五颗流弹的袭击,但他们忍着剧痛,用飞快的速度将文物搬上车,驶向最近的霍姆斯市。十分钟后,极端组织来到了几乎空空如也的博物馆。

哈里里将馆内大约百分之八十的文物转送至安全区域。短暂的失联后,他和妻儿后来又在大马士革团聚。但是,他们却永远地失去了阿萨德。

阿萨德拒绝离开故乡。极端组织入侵时,他正平静地留在家中,醉心于学术研究。“他们(极端分子)能拿我怎么样?”他婉拒,并安慰劝他逃难的亲友们。

极端分子很快就找到了这个著名的学术泰斗。他们怀疑阿萨德与叙利亚政府有牵连,将他带走“调查”。几天后,阿萨德获证清白,“无罪释放”。一个声名远扬的知识分子,岂能容得下恣意的污蔑?恰逢朋友邀约,阿萨德决定远离纷争,前往一百多公里外的塔依巴镇暂住。

然而,四天后,极端分子在塔依巴镇找到了阿萨德,并把他单独带回了台德穆尔。从此,他便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他的家属们都认为,阿萨德遭到囚禁和虐待。他的大儿子伊萨通过各种渠道多次打探父亲的下落,得到的答复总是:他没有问题,过几天就会安全归来。

一个多月后,大家等来的却是阿萨德的死讯。他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他带着耗时六年、尚未完成的《叙利亚东部荒漠古迹考据》手稿,含恨而去。据家属称,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曾向极端分子提出要求——最后一次回台德穆尔博物馆看一看。

“我不会离开台德穆尔。我在这里出生,也要在这里死去。”这是哈里里离开台德穆尔之前,阿萨德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人们陷入震惊与悲痛。叙利亚政府向阿萨德追授了“烈士”称号和纪念奖章。大马士革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马蒙对笔者说:“叙利亚失去了一座宝库,而我失去了一位如父亲般慈祥的同事。”美国、法国、巴林等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纷纷哀悼他的遇难,并对极端组织表示强烈谴责。

台德穆尔的谢赫

“或许他早就做好最坏打算了”,哈里里说,“对于我们而言,这既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他对台德穆尔,乃至叙利亚的文物实在是爱得太深,无法割舍。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爱,而是一种近乎狂热的迷恋。”

哈里里仍然记得,三十多年前,自己作为学徒跟随阿萨德在台德穆尔野外勘探时,后者随手捡起古迹附近的一块石头说:“对于游客而言,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但在我眼里,它是叙利亚历史的见证,是我们的根。”

1934年,阿萨德出生在台德穆尔。这个小城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北的沙漠中,在公元一世纪至二世纪盛极一时,被誉为丝绸之路上的明珠。这里的建筑遗址富有古希腊、罗马、波斯等多元文明的特色,因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俯仰皆古迹,历史触手可及。在风物的熏陶中成长,阿萨德感知文物、了解历史,他与故乡的纽带也在渐渐强化。1962年,他成为大马士革文物勘探和研究局局长,正式开始其职业生涯。翌年,他如愿回到家乡台德穆尔,成了当地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

经过四十年的历练,阿萨德已经成为考古和文物界的权威。其间,叙政府曾多次试图将其请回大马士革另加重用,但除了短期外出参加学术交流活动外,阿萨德始终在台德穆尔定居。2003年退休后,他以荣誉顾问的身份,义务向各种考古队和博物馆提供支持。

在学术界,阿萨德堪称巨匠。他对古代叙利亚,尤其是古台德穆尔研究造诣颇深,获得了法国骑士勋章、突尼斯共和国总统勋章等多种嘉奖。马蒙认为,阿萨德的学术造诣首先在于,他是继1946年法国结束在叙的委任统治后,首位接过考古和文物研究衣钵的本土学者,在他的努力下,叙利亚和美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家和国际组织建立了“联合勘探,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其次,在他的主持下,台德穆尔古城中诸如神庙、剧场等遗迹得到了修缮;此外,他还精通古台德穆尔语,在叙国内首屈一指,极大地推动了古迹的辨认等研究工作。

在叙利亚,阿萨德被民众亲切地称为“台德穆尔的谢赫”。谢赫,是阿拉伯世界对部落头领和德高望重者的尊称。这个称谓令他的学术贡献与社会价值珠联璧合。

阿萨德绝不是躲在学术的高阁上“独乐乐”,而是经常邀请各界人士到家中做客,畅所欲言,并义务在当地普及文物知识;他为人谦和正直,有求必应,加上其巨大的影响力,常常成为邻里纠纷的调停人,当地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有困难,找“谢赫”。有一次,两人因为债务纠纷向阿萨德寻求仲裁,当得知欠债者暂时无力支付后,阿萨德直接替他还了债。在他身上,亦可以看见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

今年已有十五人为

保护文物而殉职

名义上,哈里里仍然是台德穆尔博物馆馆长。在谈话过程中,身穿传统阿拉伯式长袍的他多次向笔者致歉:“对不起,我实在没有比这更正式的衣服了。”现在,他和家人在大马士革借宿在一套由叙政府提供的公寓中,陈设极其简陋。在匆忙逃离中,他们几乎将所有财产都扔在了台德穆尔,只有一个红色的文件袋——这是哈里里和家人们在撤退时抢救出的唯一一件家当,里面有他的学历证书和一沓学术资料。这不过是九牛一毛,哈里里却倍加珍惜,将他们用

……


相关内容


  • 回族 / 方 芒 / 2015-07-31守望的另一端
  • / 南 子 / 2015-05-22西王母:一场约会
  • 回族 / 海郁 / 2015-01-20海郁的诗
  • 回族 / 赵寅 / 2015-02-02有关冬的诗歌(组诗)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回族 / 方一舟 / 2015-01-09雄鹰在洱海上空飞过
  • 回族 / 马丽华 / 2014-12-01绥西抗战掠影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