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西部风景线>正文

我的苏莱曼不见了

2015年第五期   浏览次数:      哈萨克族   艾克拜尔·米吉提  

那天,赛肯到得早些,没想在工场门口有一个人到得更早。不认识,完全陌生。不过,从他外表来看,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位哈萨克族人。

他停下车,下来问了一句,早安,请问这么一大早,在这里等什么?

那人诺诺地说,早安,大哥,我叫苏莱曼,我想能不能在您这里打一份工?我家有妻子和幼儿,我们需要生活。

赛肯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苏莱曼,精瘦、高挑,还算健康。

你能做什么呢?

我什么都能做,我有的是力气,粗活重活都可以做。

明白。赛肯点点头,忽生恻隐之心。那你试试吧,给你半天时间。不过你得在这里先等等。

赛肯清晰看见苏莱曼眼中掠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喜悦。

赛肯直接进了工场。

不一会儿,他的合伙人伊万到了。

他说,你看到门口有个人吗?

看到了。好像是一位哈萨克族人。

他想在咱们这里打一份工,我答应他试半天,你以为如何?

当然可以,我的至亲朋友!

这会儿,他的几个工人也赶到了,开始工作。其实,他们前不久刚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进口一批红松木板,需要从车上卸下。

他走出门外,冲大门那边招了招手,苏莱曼箭一般地飞来。

他告诉苏莱曼,去吧,就在那边,和那几个工人搭手卸木材吧。

谢谢您,谢谢您给了我这份工作,我和我的妻子孩子会感恩您一辈子。

赛肯心里动了一下,这才说试半天,怎么就感恩起一辈子来了。

好吧好吧,你先去试试。

说罢,赛肯径直进了办公室。有很多的合同条文需要抠抠,他已经沉入工作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半个时辰,或者是一个时辰,伊万上气不接下气地闯了进来,他激动地说,你出来,出来,天啊,这是什么呀,简直是奇迹……

赛肯一头雾水,不知伊万在说什么。

你在说些什么?赛肯不解地问。

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出来一看就明白了。

伊万把赛肯连拖带拽地拉出办公室,顺手一指,你看,你看到没,你招来的那个人——

赛肯顺势望过去,伊万激动地说,看,我们的那些工人,两个人抬一头还吃力,你的这个苏莱曼一个人就抬起一头!

赛肯终于看清楚了,他们进的西伯利亚红松板材,那都是出自原始森林,又宽又厚又长,一块板材以往四个壮汉才能搬起,现在果然一头只有一人,而且苏莱曼索性脱去了上衣,那年轻的身体肌肉线条分明,每一条轮廓里似乎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气。他和伊万站在那里,简直是在欣赏一幕人间奇迹。

棒极了!伊万说,你瞧瞧,他一个人在抬起一头!没见过,真没见过!

于是,在一个间隙,他走过去,拍了拍苏莱曼的肩说,你可以留下,好好干吧,苏莱曼!

 

苏莱曼像个永不停歇的发动机,在他的带动下,原来以为要一周才能卸完的板材,三天之内就卸完了,赛肯和伊万简直陶醉了。

卸板材的活儿完成了。苏莱曼说,大哥,有工具吗?我想把这个院子拾掇一下。

有啊有啊,就在那边,工具房,你自己去拿吧。

其实,工场院内有几间闲置房,有的放了一些工具,有的临时随便堆放了些东西。

他把一串钥匙给了苏莱曼,你自己去挑吧。他随后吩咐道。

苏莱曼点了点头,拿过钥匙走去。

赛肯又有一单生意要谈,急匆匆离开工场。

翌日清早,赛肯进得工场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院子被打理得干干净净,让他感到还有那么几分陌生。他站在那里,几乎是有些陶醉地摇了摇头。真是不可思议,他自言自语地说。

苏莱曼其实到得比他还早,正在工场深处打理一些杂物。看到赛肯,他从那些堆积如山的板材群后面钻了出来。

苏莱曼,好样的,这个院子被你收拾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苏莱曼略略低下头去,脸上露出一片掩饰不住的羞涩,像个获得老师褒奖的学生那样,神情显得心满意足。

这时,苏莱曼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怯怯地说,大哥,有一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讲。

请讲,请讲。他和颜悦色地看着苏莱曼。

如果您允许的话,我想住到您工场院子里来,那几间仓库给我一间住就行了,我和妻子孩子生活就有着落了。晚上,我还可以帮您看着这个院子。

好啊好啊,那你收拾一间出来,搬过来住就是了。

谢谢您!您的恩德我和我的妻子孩子会铭记一辈子。

不用谢,你去腾房吧。

赛肯说罢忙自己的事去了。

中午时分,他出了办公室去看看,没想到苏莱曼竟把几间仓房收拾得井井有条,还把腾出的那间房粉刷一新,简直让他刮目相看。

不可思议!他摇摇头,对自己说,这是什么速度!

当天下午,苏莱曼一家就住了进来。

从此,这个院子里又多了一份温馨。

 

那天早晨,临出门前夫人对赛肯抱怨起来,你看看这个院子,成了什么样了!你每天一大早出去,晚上才回来,也不顾顾这个院子,野草都长疯了。

赛肯心不在焉地扫了那么一眼,果真让人视线不舒服,那野草已经没了田埂,苹果树、樱桃树、李子树根都被野草埋没了,连那一墙月季和蔷薇,都被野草比肩长齐,那些花朵似乎只有从草海里探出头来呼吸,勉强晒着阳光。还有他那个放置在山杨树下的长椅,几乎不见踪影,成了杂草和牵牛花倚绊的支架。天!他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这一派景象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和那个工场杂院相比起来简直显得有些颓废。自己怎么就没有顾上呢?真是的,只顾了忙乎……人有时对有些事还真是视而不见。

他有些歉意地望了望夫人说,亲,我这就带人过来收拾利落。

赛肯到了工场,还没下车就把苏莱曼叫上车来。

你今天到我家收拾一下我那个院子。苏莱曼问,要带什么工具吗?

什么都不用带,家里有的是工具,你只管用就是了。赛肯一边说着,一边对他的合伙人说,伊万,我一会儿就回来。

到了他家院子,苏莱曼看了看院子,被赛肯带到工具房。

苏莱曼看着他满屋的工具,轻声说,大哥,你这些工具我使唤不好,还是带我回去,拿我的工具过来做吧。

苏莱曼耸了耸肩说,好。他们撇下一脸茫然的夫人,又匆匆赶回工场。

苏莱曼从他小屋里背出一个帆布小黄挎包,一根木柄还露出头。赛肯有些疑惑地看着苏莱曼,准备送他过去。

苏莱曼说,您不用送了大哥,我已经认好家门了,我这就走过去,我走路很快的。

赛肯说,也好。

没想到中午时分,苏莱曼就赶回了工场,告诉赛肯,大哥,您家院子已经收拾好了,往后有这样出力的杂事,随时吩咐,我随时效力。

赛肯点了点头。

 

傍晚,赛肯回到家中,看着那收拾停当的院子,感到惊讶和一脸的陌生。

整个果园像被水洗了一样干净。那些滋生的杂草全没了,果树是果树、樱桃树是樱桃树、梨树是梨树,摆脱了杂草,一身清秀。那月季和蔷薇,也舒展着身姿,喷芳吐艳。

夫人迎出来也是满脸的舒心惬意。

他还没开口,夫人就赞叹起来,甭提这个人了,简直神了,拿来一个一拃长的小镰刀,还是直的,还没咱厨房切土豆的不锈钢刀长,我还不以为然呢,没想到一顿茶的工夫,他就把这个院子收拾停当了。

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人?夫人随后又问。

赛肯笑了,那天清晨的一幕还在眼前,他摇了摇头,坐在那棵山杨树下早上还被杂草覆没的长椅上,环视着院子,欣赏着苏莱曼留下的又一个奇迹。

 

赛肯在哈萨克斯坦哲特苏这一带是个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很热心一些公益活动,常解囊相助,所以和几任县长很熟。

那天,在一个聚会中与县长相遇。他就说,我有个远房亲戚在我的工场工作了一些年头,人挺不错的,给他划上个十五公顷地吧,这样他以后可以自立门户,过自己的日子。

县长笑了笑,说,当然可以,瞧瞧是谁在开口嘛!回头您写个申请到我办公室来,我给您批一下就是了。不过,赛克(尊称),听说,这是您的第五位亲戚喽!

赛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那天,赛肯把十五公顷土地的地契放在苏莱曼面前时,苏莱曼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谢谢您,我和我的妻子孩子会感念您一辈子。

赛肯倒是一脸的平静,他从办公桌上把地契推到苏莱曼面前说,拿去吧,过你的日子去,什么时候有了房,你再搬走。搬走之前,你还可以住在这里,只是你该打理你的土地去了。

苏莱曼说,今后您有任何事招呼一声我就过来,您是我的再生父亲。

赛肯笑笑,别这么说,过你的日子去,有事我会找你的。

 

在苏莱曼一家搬出工场之前,每天早晚几乎还能打个照面。那年秋天,苏莱曼一家搬出工场,在镇上租到了住房。之后见面就少了。有时苏莱曼会带着妻儿到赛肯家串串门。第二年苏莱曼有了一套新宅,也有了二手车,偶或也会来看看赛肯一家。

又翻过了一两个年头,在一次朋友婚礼的聚会上,赛肯见到了苏莱曼。此时的苏莱曼已经明显发福,腹部略略隆起,食指与中指之间很是优雅地夹着一根香烟,偶或吸那么一口,显得浑身惬意自在。一身的铁色西装,配上白衬衫、蓝格领带,与当地的同龄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苏莱曼见到赛肯就十分谦恭地迎过来道安施礼,但是,赛肯还是隐隐觉得失去了什么。

赛肯握着苏莱曼的手,望着他的脸说,哦哦,我的苏莱曼不见了……

相关内容


  • 回族 / 毛 眉 / 2015-07-221992:我的博格达
  • [维吾尔族] / 阿扎提·苏里坦 / 2017-04-11我的文学故事
  • 回族 / 回良玉 / 2014-10-03我的家乡情结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 葛铁鹰 / 2014-12-05中国人翻译的第一部阿拉伯东方游记
  • 回族 / 敏纯 / 2015-01-20真情无言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西部风景线”作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是读者了解和认知中国西部,尤其是新疆·昌吉的一个窗口。

    开办该栏目的宗旨,一是通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形式,向国内外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西部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二是培养昌吉本土作家。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内容健康,不得有涉及色情、暴力、极端思想及侵权的内容。

    2.反映西部,特别是新疆·昌吉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

    3.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可读性和思想性。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西部风景线”栏目编辑:黑正宏

    电话:0994—2342337

    电子邮箱:187362368@qq.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