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正文

公主渡海

2015年第五期   浏览次数:      土家族   叶梅  

公主海渡

土家族/叶 梅

■ 散 文

千年泉州古渡,那一年,那一天。

海风吹拂,满城的刺桐花香仿佛都随风飘到了这码头上,潮水涌动,忽起忽落地拍打着金钩似的海湾,数千舟楫众星拱月地环绕着一艘黄色的大船,那船高高耸立着四根巨大的桅杆,白色的船帆尚未升起,匍匐在甲板上就像草原洁白的毡房。泉州城数万人聚集在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等待着公主的出现。那公主阔阔真,正是元朝世祖皇帝忽必烈亲自选中的蒙古卜鲁罕部女子,就要从此处踏船远航,嫁往遥远的波斯王国。

随着三声礼炮,乐声大作,那是宫廷中吉祥盛典之时才用的曲子《长春柳》,早已排列在大道两旁的仪凤司着铠甲袍服器仗,俱是鲜丽整齐,珠玉金绣,装束奇巧,掌七色细乐:大乐鼓、板杖鼓、筚篥、龙笛、琵琶、筝,一时间如天籁之音悠然,息了风声,息了涛声。万众更是屏息静气,只听乐声中马蹄又响,踏着石街清脆而来,那公主却不乘轿,骑着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前有一蒙古巫祝戴神像面具行走,后有三位金发碧眼的西方男子骑马跟随,再后马队逶迤。好一个俊俏公主,面若银盘丹眉凤眼,红唇如花,她头戴凤翘冠端坐马上,服宽袖锦衣,加金绿云肩霞绶、腰束铜带玉佩,足蹬云靴,到得海边,早有等候多时的礼官上前扶马,那公主却身轻如燕,一翩腿翻身下马,瞬间落地站定,围观的人山人海爆出一片叫好! 

这古时的画面在我眼中闪回,并已在我眼前盘旋多日,愈来愈加清晰,仿佛能闻到那昔日的花香、少女的呼吸。

元朝公主阔阔真远嫁波斯,成为伊尔汗国一代王后,在那里生儿育女,辅佐夫君,使其王国鼎盛,可谓千古佳话。但奇怪的是这远嫁的故事却不及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入吐蕃那般广泛流传,这使我在探访她的踪迹时深为惋惜。此前我也知之甚少,几次到泉州都被这古城百处胜景、千般妙处所吸引,但每次来去匆匆,即便惊赞不已,却只是走马观花,不明其详。乙未清明之后,又一次来到泉州,随赴后渚古渡,那一片沉默的海滩突然让我心旌摇动,久久难以离去。有一种莫名的牵挂让我探究,于是就有一幕幕画面闪回,有“舟车辐辏,舳舻相接”,有天风海涛,鱼跃鸟飞,有旌旗变换,人事更迭,而不经意间,一位少女的倩影飘然而过,她回眸一笑,竟是千年。

已知当年泉州港口,兴于唐盛于宋,元初时则已成为“东方第一大港”,有元人撰文描绘:“泉,七闽之都会也。番货运物,弄宝珍玩之所渊薮,殊方别域、富商巨贾之所窟宅,号为天下最!”这泉州之南蜿蜒山地,背山面水,起伏落差形成三湾十二港,分别为泉州湾、深沪湾和围头湾,所辖十二港中以后渚港最为紧要,西北有桃花山天然屏障,东与白沙白崎二海岬隔海相望,水深港阔,是“梯航万国”的天然良港和海防要地,朝中一些重大的商务、军事、外交等招渝活动,均以此为出海口。

如今,古渡口只留下一片锈色斑驳的滩涂,不远处,一座现代化的海港巍然而立,无数历史风尘深埋其下。千年潮汐,一遍遍带走古渡心语,全都归了大海,于是那汪洋越加沉默也越加喧嚣,当大风暴来临之时,海才会将所有的话语抛向天空,然后再由天空撒向人间。

清明之后的泉州细雨,或许就有那蒙古少女思乡的泪水!

 

少女阔阔真是蒙古草原卜鲁罕部落的女子,这个部落多出美女,世代与皇族联姻,在阔阔真苗条英武的身体里,流淌着质朴而又高贵的血液。

她出生之时,忽必烈大汗已经一统天下,缔造了大元皇朝。大汗的一生都在征战之中,勇猛而又仁慈,小的时候,与兄弟们一起狩猎,遇到奔跑的母鹿和小鹿,本想一箭射去,但小鹿天真的眼神却让他放下了弓箭,他抢在兄弟们放箭之前,拉响了空弦,惊跑了小鹿和它的母亲,让它们得以逃生。大汗立燕京为元朝大都,兴儒学,尊礼教,但对最信任的汉官刘秉忠提出的用太监和女人缠足两件事却坚决反对,说男人去了根还叫男人吗?后宫侍奉有宿卫军担当便可。女人若缠了足,拿不得刀枪上不得马,一旦有战事如何了得?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忽必烈在他的宫殿里召见了远道而来的三位波斯男爵,这是波斯伊尔汗国王阿鲁浑派来求亲的使者。

伊尔汗国是忽必烈的弟弟旭烈兀的封地,虽远在西亚,立王后依然要娶卜鲁罕的女子。来求亲的男爵禀告忽必烈,他们的王后离开了人世,临终前留下书面遗言——非住在契丹国大汗境内自己家族的女子不得继承后位,不能受到君王的眷宠。国王阿鲁浑答应了王后庄重的请求,派这三位带着大批的扈从和礼物来到遥远的大都觐见大汗,请求大汗赐给他一位淑女。

三位男爵此前在东方繁华的都市里等候了好些日子,才终于等到大汗的召见,其时大元虽一统天下,但天下并不太平,灾祸兵患内乱从未停息,大汗可谓日理万机。这年初之时便有地震发生;7月,在北方已封为王的海都又再次兴兵作乱,忽必烈亲征,10月才还大都;岁末“诏天下梵寺所贮藏经,集僧看诵,仍给所费,俾为岁例”。他又亲临大圣寿万安寺,置旃檀佛像,命帝师及西僧作佛事坐静二十会。相对战争,已成皇帝的忽必烈更希望天下安乐太平,他对三位波斯男爵的恳求欣然应允,立即吩咐从卜鲁罕部挑选女子,并封为公主,作为远嫁的新娘。

年方十七的阔阔真好比一朵刚刚绽开的花儿脱颖而出。她的哥哥们个个都英勇无比,就像降落在草原上的天神,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她的姐姐们个个都赛若天仙,分别嫁给了最为显赫的宗王,成为统领一方的王后,而少女阔阔真是花中之花,她自小马上射箭,帐内读书,不仅长得十分美貌,更是仪态端庄,琴棋书画无一不晓,并精通蒙、汉及波斯语,是嫁往波斯的最佳人选。大汗忽必烈教诲:“圣人以四海为家。”不仅吩咐后宫为公主准备丰厚嫁妆,精挑随行的宫女仆人,还举办了盛大的朝会。

文武百官齐聚大殿之上,珍贵的金杯斟满了美酒,大汗特赐演奏宫廷专为察必皇后所作的《黄钟宫》“徽柔懿哲,温默靖恭,范仪宫闾,任姒同风。敷天宁谧,内助多功。淑德付庙,万世昌隆”。阔阔真受宠若惊,要知察必皇后十分贤德明智,不论何族何地人皆敬仰。

忽必烈大汗平宋之后,有一次将宋府库中的奇珍异宝聚置殿廷,召皇后来看,察必只瞧了一眼便走开了。大汗遣人追问,为何一件宝贝都不取?察必说:“宋人贮蓄以遗其子孙,子孙不能守,而归于我,我何忍取一物耶?”皇后虽是尊贵无比,却是常率众后妃亲执女工,或将置之不用的羊皮缝为地毯,或“以旧弓弦练之,缉为袖,以为衣,其韧密胜比绫绮”,也就是将废弃的弓弦都做成了衣服,“其勤俭有节而无弃物”(《元史·皇后传》)。

一曲奏罢,音韵绕梁,阔阔真眼中含泪,跪倒在大汗脚下:“大汗深意,阔阔真已知,此去波斯定以皇后为楷模,尽我本分,不负大汗厚望。”

 

有一件事注定要载入史册。那日在泉州的后渚码头,跟随在公主身后的三位西方男子,不是别人,却是流传后世、赫赫有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与他的父亲、叔父。

见惯了外国人的泉州士民当时并不惊讶。“市井十洲人”,宋元之时,来到泉州刺桐港经商、传教、创业、致仕乃至长期定居的外国人数以万计,其中以阿拉伯人居多,还有的来自波斯、印度、印尼及东南亚一带。泉州城内的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异域风情的宅第、店铺、教堂、庙宇,他们集中居住的商业繁盛的城南一带被称为“番坊”,由推举的“番长”管理事务,还为朝廷招徕外商,一些定居下来的则与当地女子通婚,生男育女,化作了泉州人。市井之上,“十洲人”友好相处,互通有无,彼此尊重,习以为常。

但为公主送别的泉州人没有想到的是,正是那位跟随在公主身后的威尼斯人,后来在热那亚的监狱里,写出了人类史上西方人感知东方的第一部著作《马可·波罗游记》,向整个欧洲打开了神秘的东方之门,也记录下了公主远嫁之事。

据马可·波罗所言,他的父亲和叔父早年经商从威尼斯先从海路后经陆路辗转来到中国,大汗忽必烈亲切接见了他们,详细询问所到国家的情形,赐给他们银两绸缎,其后又亲笔修书,请他们带回西方致以罗马教皇,约请一百位智者来中国。波罗兄弟火速赶回欧洲,不料那里一片战事,又恰逢教皇更选,一时难以完成大汗的约请,他们在焦急等待多时之后,带着十五岁的儿子马可再次来到了大汗身边,这一来就是二十多年。阔阔真公主要远嫁波斯,勾起了波罗父子回乡的愿望,他们向大汗请命,护送公主并让他们回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里写道:“大汗听了他们的话,脸上极不欢悦。”因为对这些威尼斯人的喜爱与信任,大汗不肯答应他们的离开。

然而历史的机遇最终还是落在了马可·波罗身上。

按照大汗的吩咐,公主一行庞大的队伍出大都,经由长安,准备沿陆上丝绸之路去往波斯,可没想到一路烽火连天,鞑靼诸部之间又铺开了大战,他们在经过八个月的艰难跋涉之后,实在无法再往前行,只好返回朝廷。这时,马可·波罗刚好带着几只商船从印度回到刺桐港,继而又回到大都,他说服了三位前来求亲而归心似箭的男爵,让他们与公主一起向大汗请求改走海路。

十七岁的阔阔真同意了马可·波罗的建议,但大汗却迟疑不决。蒙古人是骄傲的马背民族,对于大海难免总是有些陌生,在大汗几十年的征战中,让他最为烦恼的就是倭寇在沿海的不断进犯,他几次东征都未能成功,这一直是他的心头之痛。

最后打动大汗的是公主的坚定,或许还有大汗本人内心深处对大海的征服欲望。但显然,没有熟悉海上情形的人跟随绝对不可,大汗别无选择地答应了马可·波罗父子的请求,封他们为护亲专使,赐予金牌虎符,并让他们问候教皇、法兰西王、西班牙王和一路所见的王公,又特命泉州府以耽罗之木,再造十四艘大船,送公主远航。

造船的日子里,阔阔真公主经杭州、信州(江西上饶)进入福建,然后从格陵(建宁)、武干(尤溪)、温敢(永春),而后到达泉州,年轻的姑娘很快就喜欢上了这座海边的繁华城市。这是一座香气扑鼻的城市,鲜花四季开放,与元朝交往的一百多个国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从海上运来无数珠宝、香料和药物,运出的则有刺桐绸缎、瓷器、茶叶和铜、铁器,泉州市舶司所得税课上交,几乎占国库所有收入的四分之一。

公主自小穿惯了皮革裘毛,待得仆人们捧上由刺桐缎织造的衣衫,虽然在宫中见多了绫罗绸缎,也不由大为惊叹。那些衣衫花纹绚丽、质地轻柔,缀满了闪闪发亮的小珍珠,穿在身上犹如畅饮沙漠里的甘泉,沁透心脾,还有紫色的天鹅绒披风,富丽堂皇,华贵无比,让她爱不释手。美丽的公主试穿着这些即将带往波斯的衣裳,心潮涌动,海上的风吹拂着她的秀发,那风是顺风,朝着出海的方向。

该是出海远航的时候了。

 

十四艘大船已经造好,停泊在后渚的海港里,首尾相连,就像一条巨龙。

十条船一般整齐,另有三艘大船领先,簇拥着一艘略带方形的城堡式的大船,极尽气派又极为精细。皇帝有令,公主远嫁,福建造官船的能工巧匠们竭尽所能、日夜赶制,才造出这海上奇物。每条船都有四根桅杆,能扬起九帆,按照闽南习俗,为纳福辟邪,特在船的龙骨处凿有北斗七星的圆孔,为“保寿孔”,孔里放铜镜一面,象征七星伴月,船尾舱放竹尺一把,为“量天尺”,用来测定天上恒星出水高度,以判定海船方位。船为十三个舱,以隔板相间,用扁铁和钩钉与船壳契合,不仅增加了船舶整体的横向强度,并具有隔水之用,后世人将这种船舱称作“水密隔舱”,认为是中国造船术的一次重大发明,而在当时,却是为公主的随行侍官们提供了舒适的单间。

这十四艘船上,足足备好了两年的粮食和干肉,满载着皇帝赐给公主的许多红宝石、祖母绿、古玩玉器,以及委托马可·波罗父子送给一路所经国家君主的丰厚礼物。船队分宝船、粮船、马船、战船、坐船,秩序分明,每条船上都配有强壮船员二百五十人以上,公主乘坐的船上更是人员众多,马可·波罗和一队武艺高强的侍卫就守候在公主身边。

一曲《长春柳》奏罢,阔阔真公主在万众瞩目之下朝北而拜,她接过蒙古巫祝手中的银碗,那酒的芳香一下子随风飘散,好烈的酒,击得海风噼啪作响!长生天在上,公主玉指蘸起美酒,弹向天空,弹向大地,弹在自己的额头,表示对祖先至高无上的敬意,随之一饮而尽。

鼓乐齐响,只见公主牵着她的白马,健步登上舷梯,然后她高高站立,风将她的紫色披风扬成了一面旗帜。

就在那一刻,白帆升了起来,所有的船。蓝天之下突然飘来一片片洁白的祥云,船缓缓启动了。这时响起的曲子却是蒙古长调,是草原上的人们送女儿出嫁时吟唱的歌,泉州市民听不懂那些歌词,但却被曲中的忧伤牵动了泪水。草原与海洋的情愫原来相通。

泪眼模糊中,聚在后渚港湾的人直到这天夕阳落海,仍迟迟不肯散去。公主与她的船队似乎总在海平线上未曾消失,直到夜深之后,才随着星星的晶亮闪烁,化作了满天星斗。

之后的情形鲜为人知,幸亏有马可·波罗的陪同,后世人才从他的记述里寻到公主的芳踪。他们在海上的行走近三年,经历了风暴、战争、疾病和瘟疫,大约有六百多名船员和乘客死去,就连那前来求亲的三位男爵也只剩下了一位。但草原上的女儿阔阔真坚强地战胜了海洋,到大船终于抵达波斯港湾忽里模子(今天的阿马斯港)——她的夫君所辖国土时,她已是阅尽狂风恶浪,从容不迫、仪态万方,更显大国公主气象。虽然一上岸就听说原先要迎娶她的国王阿鲁浑在这三年间已经去世,继位的是国王的兄弟凯嘉图,他让她给阿鲁浑的儿子合赞做新娘,而合赞守护在波斯边界,公主仍处乱不惊,不顾一路疲惫毅然前往。之后她尽力辅佐夫君合赞,几年过去,合赞成为万众敬仰的波斯王,她成为聪颖贤德的波斯王后。

那位蒙古少女从此留在了蓝色海洋的记忆里。

她的名字好奇妙,虽然用汉语音译时,有的用阔阔真,有的还用柯克清,但按蒙古语的意思,指的就是“蓝色”。是谁为她起的名呢?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海洋,早早就给了她寄托,让她为草原和海洋搭起一道彩虹。

寻访她的时刻需要虔诚和耐心,你若细细聆听那一条海上丝绸之路的涛声,还有这片古渡海滩的潮汐,或许就能听到公主阔阔真的马蹄,正从泉州的石板街上清脆踏过。还有,记得这少女的,还有这城里的花香。公主曾在她乌黑的发辫上簪插了刺桐的素馨、玉兰和茉莉,那些花种姹紫嫣红,来自海外,所以都有着海的味道,愿意跟随公主海渡,去向远方,不时又随风而来,捎过那女子的讯息。

人们无意中嗅到的花香,就有那些久远的记忆,只是一时未曾领会而已。

相关内容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8-05悲越天山
  • / 巴金 / 2015-02-17怀念马宗融大哥
  • 回族 / 从容 / 2014-10-02亲人(组诗)
  • / 李臻 / 2016-11-11一路伊朗
  • 东乡族 / 马峰明 / 2014-12-01黄河边飘来花儿美
  • / 樊前锋 / 2014-08-02一个身影里的新疆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