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回族作家之窗>正文

麦子出嫁的季节

2015年第4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马俊娟  




这个季节,我不止一次走进了金色的海洋——麦子的海洋。于是,我就固执地给麦子赋予了人的生命。觉得她配得上拥有,绝对配得上。

这是个麦子出嫁的季节。

站在麦田边,黄色的海洋一望无际,流金的麦浪一波接着一波,从这头滑向无垠的那头,此起彼伏。除了天空,这里的一切似乎都被染成了金色,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金色的,我自然也被染成了金色。我想这金色一定是麦子的嫁衣,在我眼里,没有什么嫁衣比这更华美艳丽了;那饱满的、沉甸甸的麦穗,是麦子的嫁妆,不需要任何外在的给予,在我眼里,这嫁妆是如此地盛大和震撼,足以让人们内心最敏感的东西,触动神经,让心灵悸动一次,让眼睛湿润一次。

麦子要出嫁了,在这个季节。

这是麦子生命的辉煌和闪耀。

情不自禁中,总会想起麦子的生命历程。

冬麦,是伴着秋霜播种的,经过寒露的浸泡,在万物萧疏的季节里,独自将生命的绿色抹在了空旷寂寥的田野。一场雪后,麦田里,葱葱的绿色中就有了团团的白色,那是白绿相糅的最美景色,就像冬日里的诗行,一行一行在冬季进行着生命的跋涉,在雪野下演绎着绿色的神话,成为生命的另类,成就最美的诗作。当厚厚的雪,完全覆盖了麦田,麦子就如婴儿般熟睡在了母亲的怀中,熟睡在农民长长的牵挂和守望里,安详、宁静,甚至肃穆。立春的节气一过,麦子就苏醒了,在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节,返青的麦苗最先将生命的信息传递出来。一阵春雨,一场春风,麦田里便荡漾起浓浓的绿意。

春麦,是在冰雪消融之后,土地墒情最好的时候,被农民种在了山上、坡上、低洼处,甚至沟沟壑壑。农民热爱土地胜过热爱自己,在农民的眼睛里面,容得最多的东西是什么?是土地。只要有土地在,农民就想有自己的播种,有了自己的播种,心里才会觉得踏实,眼里就有了希望,日子就觉得充实。所以农民眼里的土地是宝贝,是希望,是生命,是日子,一寸一丈浪费不得。那山坡、沟壑里虽然没有水源,农民就将虔诚的希望寄托于上天,因为懂得感恩上天,上天也是公平的,从不辜负乡亲们那份沉甸甸的期盼,几乎年年垂青于农民的辛苦劳作,总将天河的甘露,恰到好处地赠予农民和其热爱的土地。于是,麦子的绿芽使劲地顶破地面,渐渐地,那片田地、山坡、沟壑一层一层地露出绿色,那绿色越来越亮,越来越浓!呼啦啦,扑面而来的生命力之坚强、之猛烈、之壮观、之强劲,足以让自然和人类都震惊。

麦子就这么幸福满足地成长着。然后麦秆拔节了,麦头抽穗了,麦穗金黄了,一波一波、一浪一浪翻卷着生命的希望,与春风私语,与夏风共舞,与秋阳凝目,与农人对话,与蓝天和白云招手,与月亮和星星对盏。

质朴的农民听麦子的拔节声,胜过听天籁之音,噼啪、噼啪,窸窣、窸窣,沙啦、沙啦……麦子在拔节声中欢乐着,成长着。麦子的语言农民听得懂,听得满脸的褶皱里,都溢满了笑意和满足,这也许就是自然与人类的一种和谐与默契。我也曾在绿浪波漾的5月伫立麦田,让自己屏息凝神,紧闭双眸,舒展双臂,双脚扎根,将自己幻化成为天地间的一株麦子,一任田野的长风绿波,紊乱我的思绪,让我沉醉其中,静静聆听麦子的青春心语,感受生命成长的希望,让自己的心境回到从前,和麦子一样收获和感受青春的律动。在麦田里,比起平时在钢筋混凝土禁锢下所见的四角方天,视线可以那样地肆无忌惮、毫无遮拦地随意浏览,从眼前,一直踮起脚尖望到目光所及的尽头,那里一定是一条绿色的地平线,在蓝天、白云、山野的衬托下,好美,好阔,好长。这时,就会产生很多想法——真想做只小鸟,在麦田的上空翻飞;真想做只蝴蝶,在绿色间起舞;真想做株麦田边上的绿树,见证麦子生命的成熟;真想做棵田垄上的小花、野草,做一回麦子出嫁时的伴娘。

庄稼人告诉过我,麦子也开花呢。而我这个所谓的城里人,几度寻回,几度失望;一起同行看麦子的朋友笑我傻,都说,从来没见过麦子开花,而我却坚信。于是,有麦子的季节,就寻着机会去看麦子,也算是我这个城里人,对麦子的一种特别的钟爱。看得多了,就更坚信麦子也会开花。

一次去看麦子,刚好是麦子抽穗时节,那个地方的农民告诉我们:麦子扬花了。随后还强调:麦子正在扬花。我欣喜又固执地告诉一起看麦子的朋友:我就坚信麦子会开花的嘛。那个时节,麦田里荡漾着清新绵长的香味,在太阳的熏蒸下,馥郁的芳香,会让人隐隐产生一种饥饿感,直让人呼吸不及,这一定便是麦花的清香了。然而,麦子扬花时节,谁也无法寻到一丝麦子的花痕。哦,麦子就这么朴实,朴实得连自己开花时的美丽都隐藏了、忽略了。当人们把欣赏的目光投向绚烂铺张的油菜花,高昂妩媚的向日葵花,甚至田边极力摇曳的各种野花的时候,麦花则低调地充盈着、蜕变着、充实着、饱满着、沉淀着果实和成熟,一步步地迈向生命的收获。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张不扬、稳重成熟的品格。

麦子的品格真的值得人类敬佩和敬畏。

那天,我被感动了,心微微地一动一动的,钝化了很久的感觉,一点一点敏锐起来。原来平实的生命中,同样能彰显收获的伟大。生活何不如此,人生何不如此。

城市里的生活,对耕种的农民来说可能有些陌生。然而,每次来到耕种者的家园,我为什么没有丝毫的陌生?相反,是那样地亲切、温暖和充实呢?我知道,因为我的根在这里,本在这里,乳汁和面包都在这里,生命赖以生存的养分在这里。理解到这里,感恩之心油然而生,感恩农村的黑土地,感恩农民的辛勤劳作,感恩可以在麦田呼吸麦子的芬芳,感恩五谷杂粮一直滋养我的身体,感恩还能感受和沐浴乡野的韵律、原野里的清醇。

北方的六七月,当小麦慢慢由青涩变得成熟,麦田便由绿色的海洋变成了金黄色的海洋。麦穗就像美丽少妇的发辫,优雅而美妙地随风摇摆,阳光在麦穗上闪耀着光芒,流金溢彩,麦子慢慢地走进了待嫁的季节,翻滚出令人陶醉的麦浪。麦浪如海,无声地涌来,立于麦田边,自己仿佛被麦穗一次次地拍打,被麦芒一次次地撩拨和抚摸,接着就会被淹没在一片金黄之中,和麦子一起熠熠发光。

金黄,是麦子唯一的风情和炫耀。

麦子黄了,黄得壮美,黄得苍茫。那黄色就如泼洒一般,一直漫延到天边。那铺天盖地的金黄,是画家丹青时无法调和的色彩,是诗人感慨中不能咏叹的光芒,是摄影师镜头里无法捕捉到的魂魄,是作家笔下描绘不尽的景致。

麦子黄了,走到田边,会闻到一阵阵麦子成熟的味道,这是馒头的香味、拉条子的香味、揪片子的香味、臊子面的香味、包子饺子的香味、面包烤饼的香味……随风摇曳出的扑鼻的芳香,让人兴奋,让人心动,让人流泪。这时或许能明白,生活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回归自然,身临自然,享受这里的阳光、空气和麦香,多么不愿意走出去。

是啊,自然的赐予,总是让人类如此地依恋;想想,人类给予自然的呢?

麦子黄了,收割机一响,麦子就要经历一场大婚前的蜕变,麦粒,如倾泻的河水,在收割机快乐的婚礼进行曲中,在阳光里,躺着,滚着,微笑着,跳跃着,翻转着,隆重地被严实包裹、装入口袋。于是,齐刷刷的麦茬,代表着脚下黑土地的情怀,齐刷刷与麦子挥泪告别,几个季节相依相存的血肉牵挂,被染成了满地的金黄,包括农民注目相送的目光也被染成了金黄。麦子是一种懂得感恩的庄稼,成熟期就是自己的出嫁期,可以在任何一个需要的地方,完成自己的最终使命,把自己出嫁给未知的远方,圆人们一个遥远的期盼。

这情景多像自己二十出头出嫁时的情景——那也是一个金秋季节,想想我是与那个秋季的麦子同时出嫁的,不同的是麦子的嫁衣是金黄的,一成不变的金黄,亘古不变的金黄。而我是一身的火红,尽管觉得自己有种被点燃的感觉,但还是要严格传承中华传统的规矩,因为红色代表着喜庆、吉祥和美好。现在的新娘都随了西方的习俗,出嫁时一身的洁白。过去谁要在大婚时穿一身白,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大事呢!咱们中国人和西方人,自古对白色赋予的含义不同,可是现代的年轻人就不信祖宗传承的那一套,而相信和崇尚西方的习惯。人类比麦子善变,指不定以后还会变个什么颜色,这也说不定呢!那天身边的人,红红火火地簇拥着火红的我。想想自己多像火红色袋子里的麦子,被新郎那么用力一抱一扛,嫁出了自己。悄悄地撩起红丝巾,抬头看一眼刚刚迈出的大门,门口没有父亲的身影。我知道,父亲一定在院子中央站着发呆。大门口,有母亲在,在我的目光落在母亲脸上的一瞬间,秋风刚好吹起了母亲额前的一缕花白头发。看不清母亲的眼睛,只看到母亲的双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孙子鑫儿,就像当年无数次地护着我那样。我们家没有哭嫁的习俗,因为母亲不许。可是那时,我还是悄悄地在红丝巾下泪流满面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小麦出嫁的季节,每每看到摄人心魄的金黄,总要想起自己出嫁的情景,可能自己和麦子都做过同一季的新娘。今年,在麦子金黄的时候,我穿着白衣红裤,围着红丝巾,在阳光斑斓的麦田里,感受麦子生命的沸腾和光芒,俯身摘一棵麦穗,剥开是饱满的颗粒,咀嚼品味,麦香四溢。举起镜头,拍下了一张张麦子的影子,广角、特写、远景、近景……只想纪念麦子出嫁时的热烈与隆重!

今秋,又一个麦子出嫁的季节……


相关内容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回族 / 赵寅 / 2015-02-02有关冬的诗歌(组诗)
  • / 图文整理:黑白 / 2017-01-16土改时期回族旧影
  • 回族 / 马歆安 / 2015-01-01蒙古族穆斯林掠影
  • 回族 / 李进祥 / 2015-08-10四个穆萨
  • 回族 / 王宇红 / 2017-01-16德润千秋永流芳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回族作家之窗”是《回族文学》创刊至今坚持开办的一个独特栏目,也是本刊专门向广大读者推介优秀回族作家的品牌栏目。通过这个栏目,读者可以及时了解到国内优秀回族作家的有关信息和他们最新的创作成果。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稿件可是一篇散文(字数6000字左右),也可是一组诗歌(100行以内),均为原创;创作谈一篇(500字为宜),生活照一张(原图)。

    2、文章要体现作者的真实水平和写作特点。在选材上我们提倡民族题材,但作者也可根据自己实际情况,自由选择写作内容,充分体现自身的写作风格。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回族作家之窗”栏目编辑:马玉梅

    联系电话:0994—2342857(办)13999349488

    E-mail:864274504@qq.com

    QQ:864274504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