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岁月钩沉>正文

乡关何处托茂家

2015年第3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马有福  

很早就想着要去青海湖北岸被人忘却的那一片草地,那里曾经是托茂人的故乡。虽然一顶顶蒙古包以及不绝如缕的牛粪烟早已随着托茂人远逝的身影从这里彻底消失,但是,融入了他们浓浓乡情的清真寺废墟依然还在那里。据说,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托茂人成为这一片草原主人身份的象征,也是开天辟地以来,在青海湖边固定下来的第一座清真寺。从牛背上的蒙古包到大地上的房屋,从十间土坯黄泥的土木结构房屋发展到二十间砖混结构的瓦房,在托茂人看来,这简直是一次大飞跃,也为他们的历史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曾几何时,托茂人辗转来到青海湖边。他们的身影一出现,随之也出现了一顶平时不住人,却不时出没着全体托茂人的帐篷。每日五个特别的时辰,一经这个帐篷的召唤,所有的托茂人便应声骑马或走路赶到这里举行宗教仪式。一俟结束,他们随之四散,又来到了自己牛羊的身边。无疑,这是一个新的信仰群体。这让原住民先是惊诧,接着是好奇。他们知道,伊斯兰教来到了这里。但是,这是一个讲蒙古语的人群,蒙古人见了蒙古人,何况都是游牧人,所以减弱了排外的心理。因为当时青海湖北岸的原住民主要是藏族和蒙古族,在此之前,这里是一个走马灯般生息和穿梭过许多民族和人群的地方,不少人群和民族说出现就出现了,说消失就消失了,对此人们一点儿也不奇怪。就是藏蒙之间,也是此消彼涨,你强我弱,经过了多次拉锯。在这样的背景下,托茂人的出现,无疑让蒙古人

悄悄地高兴了一番。虽然,这里的藏族和蒙古族都信仰藏传佛教,在朝湖、祭海等重大活动中,几乎是不分你我的。然而,就其语言和生活习惯而言,蒙古族还是觉得托茂人更是自己人。托茂人也是觉得,与藏族相比,他们的语言和生活习惯简直与蒙古人无异。于是,一条语言的纽带就将托茂人与蒙古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也许是托茂人终止东迁,安下心来的原因之一。

找遍了历史书,对于托茂人的源头,没查到一个字。托茂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出发,经历了什么,最后来到了青海湖北岸这一片神秘的土地。说这是一片神秘的土地,还真是一点儿不假。早在汉代,王莽新政在这里留下了一个三角土城,让汉代的强弩在这里落下了它的箭镞和表明朝廷权威的虎符。唐代,这里曾是无数将士向往的边疆,饮马青海湖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民国时期,这里是哈萨克族流浪的地方,也是藏族贵族的游牧地。作曲家王洛宾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让这一片土地成为艺术的热土。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曾被选为研制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地方,一个代号为221厂的军工厂以及它的八个分厂,让这个叫作金银滩的美丽草原从此走进青海长云而与世隔绝了。对于这样的隔绝,谁人记忆犹新?是托茂人!虽然,为了保密,当时保密区的藏族、蒙古族、托茂人都被迁徙,但是,人数上具有相对优势的藏族和蒙古族,至今依然有人游牧青海湖北岸,而这里的托茂人却神秘地消失了,就如同消失在沙漠深处的一泓清泉。

让我们倾听一番托茂人至今还在祁连山深处如同清溪般的倾诉。

托茂人尔斯曼是托茂人举族迁徙海晏金银滩草原的见证者,当时,他还不到十二岁。虽然对于游牧民族来说,迁徙是常课,但是这一次迁徙让他们猝不及防、永世难忘,已经成为他们口口相传的一个古老话题。

要是往常,托茂人在集体搬迁的前几天,一定会商议首先搬迁他们的帐篷清真寺。清真寺和寺里不绝如缕的邦克声就像是走在他们前面引路的一只骆驼,招呼着他们前行的一面旗帜,托茂人永远不会丢弃。对于部队来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于托茂人来说,家庭未动清真寺先行,这是他们迁徙的模式,也是他们心里的节奏。一般情况下,托茂人一年要逐水草迁徙三次,一次是在春暖花开的夏季,一次是风吹草低的秋季,最后一次是人需要安宁、牛羊需要暖和的冬春季节。在他们第一座固定的清真寺诞生以前,他们不知在牛背上驮破了多少顶作为清真寺的帐篷,但是始终如一地坚守着、追寻着,在祁连山各个角落里奔波、游牧。新中国成立后,他们虽然在生活周期相对较长的冬春牧场里建起了清真寺,但是依旧没有放弃帐篷清真寺,因为大队人马和年轻人的游牧还在继续,他们的信仰也不会停止。

相关内容


  • / 本刊编辑部 / 2016-02-29《回族文学》2015年总目录
  • 回族 / 敏纯 / 2015-01-20真情无言
  • 回族 / 马悦 / 2015-02-02飞翔
  • 回族 / 马永欢 / 2017-01-16龙门回族婚俗
  • 回族 / 陈忍清 / 2015-07-22杀虎口与麻家将
  • 回族 / 张承志 / 2015-11-25汉家寨
  • 约旦 / 齐亚德•杰尤斯 ... / 2015-07-31霍姆斯的故事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在“岁月钩沉”栏目中,我们用文学随笔的形式向广大读者介绍与回族有关的历史文化内容,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 一、栏目定位 “岁月钩沉”栏目力求从多个侧面多角度地向读者展示回族的历史和文化面貌。时间上可以是从古到今的不同时期,空间上涉及到与回族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有关的一切方面,比如历史、风俗、建筑、音乐、饮食等方方面面。在这一写作方向上,我们尤其欢迎视角独特、富有文化和历史启示,文笔优美的文章。 二、文风要求 1. 本刊属于文学刊物,不是学术刊物;我们所面对的读者主要是普通的回族大众,不是专业人士;本栏目刊出的是文化性随笔,不是学术论文。所以,要提倡形象生动的文风,文章在语言上要生动一些,不要太生硬和死板;内容上要深入浅出,不要太专业化、学理化、抽象化,要尽量写得有可读性。 2. 本刊是文学刊物,不是宗教刊物,所以涉及到宗教内容时,不宜宣教。要树立面对大众记述回族历史文化面貌的作者意识,从文化的角度对所写题材进行观照。 三、题材选择 题材的选择既可由编辑指定,也可由作者自己选定。为了使作者写出的文章适合在本刊发表,作者自己寻找到话题时请先与本栏目编辑联系,经确认之后,即可按相关要求开始写作。 联系人:马国锋,电话13579609032/09942342337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邮编:831100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