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阅读>正文

守望的另一端

   浏览次数:      回族   方 芒  

人们或多或少遗忘了他。

对于七百多年前的人,更多的人仅凭文庙、衣冠冢和他的陵墓搜罗到一星半点儿的谈资,实则还是漠然的。我不相信旅行者的猎取能够触及本质的东西。我静候前定中的相知。赛典赤·赡思丁,举念里避不开的名字。历史的记述评定不是我表达的重点,仅需从繁复的史料中提取几个关键词:荣耀的圣裔,1211年生,1279年殁,六十三岁赴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造福一方,一代伟人。云南这块奇异的土地,造就了一批兼有南方文秀与北方豪迈品性的人,在历史的轮转中,他们大多被悄无声息地埋没于尘土。它坦然承受了我们的眼高手低,当我们拥在聚光灯下搜寻英雄的时候,它只剩低沉的叹息。然则,鲜有人识得这声叹息,远走他乡后我才感到云南那头沉甸甸的分量,仿佛云南的云朵和阳光,作别后方才识到它们的纯洁、温柔。

去年冬天回到昆明,如往常一样先去看望大哥一家。我时时怀念在他家里待着时的平静和满足。那间不到二十平米的租房,仅仅那张全家人一起挤的大床便占去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属于厨灶和木桌,夹缝里是属于重逢相谈的我们。

“这次回来举意到赛典赤巴巴那里上个坟。”仿佛前定中的时刻到了。大哥不假思索地应着,给我烧上洗大净的水,没有多说就出去找车。

我独霸了他的家。站在他平时换水用的大盆子里,我接连灌满汤瓶,第一次这么艰难地换水。我竭力控制着水点,不让它们溅落到地上和床上,终究还是不免溅了一地,我暗暗自责。这是间多么厚实沉稳的屋子,它默默扮演了客厅、卧室、厨房和水房的角色。云南冬日的早晨有些冰凉,我无法控制地瑟瑟发抖,我不断地往汤瓶里重新加水,热腾腾的水淋过后接着是一阵更强烈的瑟缩。一阵阵手忙脚乱,这是一个独特而全美的大净。

“守坟的汉族老人你应该见见。”大哥认真地说。我才知道还有个守坟的老人,这算得上是意外的收获了。大哥一脸平静,不时微微笑着,那条路他走过不知多少趟了。新疆的朋友来时要他带着过去,广州的朋友来了也少不了他,还有其他各地的朋友的朋友来了还得要找他,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我这种云南人来了依然要缠着他一起去——他的平静让人踏实。大哥曾在广州做阿拉伯语翻译,兼做一些外贸,收入颇丰,眼见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他却毅然决断,拖家带口来到云南,过着这无比艰苦的日子。我时时心疼他,更心疼嫂子和孩子。嫂子生第二个孩子后,家里没有能力给嫂子熬鸡汤,坐月子的女人竟然连个鸡汤也喝不上。大哥离开广州,是不愿意在商业的大潮中无休止地奔波,事业成功了,时间没有了,真实的自己没有了。大哥是个虔敬的人,不能容忍生命消融在大潮流中,他不寄望物质,却时时拷问灵魂。哪怕再苦,唯愿心灵安定。大哥仿佛也成了一把标尺,衡量着我的心,提醒着我不要偏歪。

从昆明市东北郊松华坝下游河道疾驰而过,我没有要求停下来。看不看这条坝已经不重要了,它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虽然它是赛典赤巴巴留下的惠泽当地人民七百多年的水利工程,我不是考古专家,没有这方面的敏锐,我在意的只是赛典赤巴巴留给我的那份默契——他在召唤我。车子颠簸着爬坡,路有些绕,两旁稀稀疏疏地散着几间民房,更广阔的地方是大片大片的山地,如今绿油油的麦苗漫山遍野,伴随着更远处的是苍茫高山。渐渐袭来一阵苍凉,仿佛归宿之地就该是这般苍凉,生命的失落实质上是喧闹久了之后的一次彻底沉静,谁愿意在殁后仍将一副残身骸骨置入闹市,与汽笛为伴?这一番沉稳的景象再一次压住我的浮躁,前定中默许的时刻陡然给我增添了一阵厚重的神圣感。摇晃着转过一道道弯,在一个小缓坡上,车子在松华坝马耳山旁渐渐停住了。透过车窗就能看到石碑上刻着的“云南省重点文物”字样。石碑挨着陵墓的铁栅门,铁栅门上着锁,隔着铁栅门也能把里面看个大概。陵墓对面,是一小排房子,大概村子里的人每天打开房门都能看到他们对面的陵墓。陵墓独自支撑着一片天地,在它的两侧及身后,除了高山土地,只有稀疏分散着的座座坟茔。七百多年了,赛典赤巴巴一直安然地睡在云南的这块土地上,远离喧闹,让这个略微急躁了些的城市缓和了不少。

相关内容


  • / 宦 翔 / 2016-02-29另一场战争
  • 回族 / 海郁 / 2015-01-20海郁的诗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回族 / 方一舟 / 2015-01-09雄鹰在洱海上空飞过
  • 回族 / 敏洮舟 / 2015-07-22冰火雀儿山
  • 回族 / 杨峰 / 2014-06-01中亚东干人
  • / 张军民 / 2015-01-08散文二章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