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阅读>正文

1992:我的博格达

   浏览次数:      回族   毛 眉  

每个人都会有一场留在记忆中的大雪,以及那场大雪中刻骨铭心的故事。

1992年的大雪,是那种搓棉扯絮般的鹅毛大雪,仿佛一场就下了整整一冬。雪中的我,在红色的羽绒服内,揣着一纸调令,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大雪中,挤上长途汽车,从呼图壁出发,过昌吉,过米泉,到达阜康。

在新疆,一个县就是一块绿洲,或者说,一块绿洲上就坐落着一个城镇。我是从西域三十六国中的劫国出发,过东且弥、乌贪訾,一直走到了卑陆后国。在这座后来又被康熙赐名“阜康”的小城,在阜康宾馆的前厅,消磨一个异国异地的傍晚。

站在宾馆的落地玻璃前,外面的纷扬搅得我心神不宁。马路上,一个骑车带孩子的男人摔倒了。孩子哭声久久不绝,那人抱着孩子颠着、哄着,几次想把孩子放到车的后座架上,但孩子蹬直着身子号哭。

我跑了出去,帮着把孩子放了进去。那一刻,恍恍惚惚呼吸到了鲁迅时代的空气。愈是小人小事,愈是在生活中循环上演。

鲁迅说:“人的哀乐并不相连。”与别人的哀乐并不相连,他是怎么成为鲁迅的?或许只是反讽,但那时的我,没有心思体会反讽。命运上寻找出口,思想上寻找标高,写作上寻找风格,表达上寻找语言,一切都尘埃未定、悬而未决,像一头随时准备一口气奔跑到山顶的惊鹿。

我将要在阜康展开的生活,以一场鹅毛大雪开了头。从此,我与阜康段的天山、天山上的主峰博格达,与这里的羽翼、皮毛、纹理,息息相连。

初到一地的陌生,把我的周围变成了大块的空白,这些空地自成一个盆地,准噶尔盆地;自成一个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自成一个湖泊,高寒的天池;自成一个听得见厮杀,却看不见人神踪迹的魔鬼城……

好在,我的窗外,是尺幅万里的天山长卷,它的题词只有一句“窗含西岭千秋雪”。每天,这座行政大楼的人们下班后,走廊里不再有高跟鞋来来回回“噔噔”时,我在办公室的大窗前定格,恣意而忘情地凝望,凝望着千年的雪落在千年的博格达峰上。

博格达正对着我的窗户,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抬头,它,总在那里。每次,我的目光都沿着它的曲线,来来回回,不断地打磨。

天山把自己庞大蜿蜒的身躯,挤进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之间,于是,新疆分为南北。新疆南北两半的聚合,是天山山脊,而这个山脊的高光点,是海拔五千四百四十五米的博格达。  

因了这一轮天际轮廓的存在,天山脚下一块块绿洲上的一座座小城就都有了景深,有了明暗,有了色度。

每天,旭日给博格达的冰峰喷上一层厚薄不匀的金粉,漫天霞光,从天庭透射人间;日落时,敷了一天的金粉最终被夕阳点爆,烧成腾空的紫焰,所以,新疆人把博格达称为“紫气之源”。

相关内容


  • 回族 / 马金莲 / 2015-07-051992年的春乏
  • [维吾尔族] / 阿扎提·苏里坦 / 2017-04-11我的文学故事
  • 回族 / 回良玉 / 2014-10-03我的家乡情结
  • 哈萨克族 / 艾克拜尔·米吉提 / 2015-11-25我的苏莱曼不见了
  • 回族 / 李明 / 2015-05-05天山(二首)
  • / 王祥夫 / 2015-08-10昌吉二题
  • 回族 / 敏纯 / 2015-01-20真情无言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