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阅读>正文

冰火雀儿山

   浏览次数:      回族   敏洮舟  

寒冬,雀儿山逶迤起伏的脊梁如一条白色的巨龙,嶙峋其首而漫漶其尾。我如一只迷失方向的麻雀,茕茕徘徊于一派白茫茫的世界,不厌其烦地猜测着,接下来的时间会发生什么。清晨、正午、黄昏,哪一个是我挥动翅膀的时节?谁会为我打开冰冷的牢笼?这些都是不可知的。唯一坚信的就是自己可以离开,比起以往所经历的困难,这次不算什么,至少它无关生死。

目送着一个又一个熟人、故人、陌生人的离去,我的心凉如脚下凝结的薄冰。清晨是司机们每天出发上路的高峰时刻,因此也就成了雀儿山上的我最充满希望的时刻,每当远远看到一个车影徐徐上山,我便满怀激动迎接着,然后又黯然望着它缓缓移动在下山的雪路上,顿时感觉,那一盘一盘蜿蜒的不是公路,而是我怀中的愁肠。

司机通常惧怕两件事,一是交通事故,二是机械故障。汽车发生机械故障可谓家常便饭,一般情况下鼓捣一番便可离去,但如果关键部位的零件损坏,那也只有望洋兴叹了。十字节便是货车机件中的重要部位,它起着连接动力的作用,十字节出现损坏就意味着动力的瘫痪,寸步也挪动不得。

在四川西陲与西藏东部的交会处,在这座被誉为“川藏第一险”的雀儿山之巅,我被风雪吞噬。在这取意“飞雀难度”的大山顶上,独自咀嚼着“高处不胜寒”的千古意境。有着如此的余裕,便是因为汽车十字节的损坏。同在川藏线上讨生活的司机老乡不在少数,每每经过,都会停下车来问问情况,留些食物,但若问及有无备用的十字节,都会摇头离去。我心里明白,这是行业里面的共识,什么都可以转借,唯独配件不能。望着远去的车影,心里自然倍感凄凉,同时夹杂着些许怨气。平静下来时扪心自问,假若别人的汽车抛锚在冰天雪地里,我会转让车上备用的配件吗?眺望着未知的前方,那莽莽荡荡的风雪里,隐蔽着太多的难以预测,想了很久,终是不能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

雀儿山风雪中的第三个清晨,远远比第一、第二个清晨要冷。

终究有车停下了,不是老乡,搜遍枯肠也没能找出哪怕一丝一毫关于他的印象来。竟是个青海人,头戴回族白帽。他细盯着我看了半天说:“乡亲哪,真的是你撒!还认得我么?大通的那个,1998年的时候,跟现在这个季节气候差不多,青藏线五道梁上……我记得你的车牌号。”他费劲地自我介绍着,看着我懵懵的反应,叹口气说:“算了,过了七年,你早忘干净了。”得知我的车坏了十字节,他沉吟半天后迎着我殷切的目光说:“我车上也没有。”然后将我的司机老乡们做过的事重复了一遍,留了些食物就驾车缓缓走了。希望升起之后忽然破灭,要比希望不曾光临更加折腾人。

雀儿山直插云霄,抬头望去,雪雾苍茫难辨轮廓。我漫无目的地围着汽车转悠,抖抖篷布上酥松的雪花,踢踢挡泥板上冻瓷的冰棒。就在我满怀无奈的时候,远远传来“乡亲、乡亲”的呼喊声。转头一看,那青海回民司机把车停在一个较为平坦的弯道里,手里拿着一个黑糊糊的物件使劲向我挥动。因为距离很远,我看不清那物件是什么。心里一阵狂跳,猜想他手中拿的应该是十字节吧。在这被冰雪覆盖的山顶,我真的像一只雀儿,无视脚下滑不唧溜的薄冰,飞也似的向他奔去,中途狠狠地摔了一跤,也没感觉疼痛。随着距离的拉近,那物件逐渐清晰,是个喷灯。

心底倏地一沉,一如适才失重的身体。

有喷灯也好,起码它会让我冻僵的身体感觉到温暖。更重要的是,喷灯里的火焰可以融化油箱里被零下三十度低温凝固的柴油,柴油于汽车一如血液于人体,血液凝固,人也僵硬了。因此,在这冰封的天地抑或“人情”的荒漠上,无论油箱里的柴油还是我体内的血液,都需要一堆燃烧的炭。点燃喷灯的时候,一种未曾体验过的心境随着那一团火苗燃烧在我心头。这世界少了太多的“雪中送炭”者,今日作为“雪中人”,我切肤地体验了这“炭”对于“雪中人”的意义。以往有没有给别人“送过炭”现已记忆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有机会,今后我一定愿意做个“送炭人”。

一盏喷灯的热量足以温暖一颗凄凉的心,我暗暗祈祷着。这白色天地中遽然出现的黑炭火,这人情暗黑里踽踽走来的白号帽,本身就充满了隐喻和象征。油污的黑衣黑裤上面,盖着一顶如满山刺眼的雪光一样洁白的回族帽子,黑与白的过分明朗,如冰与火的同时来袭,大冷大热又体验分明。

相关内容


  • 回族 / 李进祥 / 2017-04-14奶奶活成孙女了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