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新作推荐>正文

雄鹰在洱海上空飞过

   浏览次数:      回族   方一舟  

六月的夏日,在父母谦卑的目送下,我离开我那干旱贫瘠的西海固老家,踏上了去往鲁院学习旅程。长这么大,虽说走南闯北,但从不敢在搭乘交通工具上有过多的奢侈,想起来竟然一共就坐过两次飞机,一次是因急事去往深圳,还有就是这次去鲁院学习。总感觉似乎是梦境中发生的一般。背上行装迈开大步,搭上插入云霄的飞机,越过家乡的上空,我的心已在远方的彩云之南。

世界确实是温暖的。在人生的道路上也许关键不在于坎坷或顺利,而在于懂得珍惜,一路上,有许多的感动,这人生真如网络上常提到的一句话:且行且珍惜。这个世界,确乎有那么多热爱文学的人,他们在我写作的路上默默给了我诸多帮助和关心。我那远在千里之外从事于写作的难兄难弟们,他们在潜移默化中引领我驰骋在文学的寂寞道路上,是他们的态度支撑了我对文学的坚守和写作的信仰。

茫茫的宇宙高空,人类离开自己居住的土地上,是多么的孤寂!透过机窗玻璃,蓝天、白云,极有冲击力的摄入我的眼帘,我不由自主的支起身子,鸟瞰大地,陆地上凌乱的村庄城市,以及鲜绿浓密的苍翠浓林铺满山涧峰顶,他们是那么的渺小,我被空中俯瞰的这一幕所震惊。大自然的造化与人类的雕琢建造交相辉映,着实壮观。距离尽在茫茫高空中缩短,再迈一步,就已抵达。

一时思绪还未能梳理,我意识到,我已在古城大理。这次鲁院把学习班办在了迷人的大理。这里历史悠久,在古代也立过国都,大理出过些什么人呢?听说著名音乐家聂耳先生就是大理人,影响深的是自己的同族,清朝的农民起义领袖杜文秀乃是大理人,后因城池失陷,他饮吞孔雀胆而亡,据讲他的墓碑上的墓志为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撰写,待定居下来后,一定和要好的同学去瞻仰一下。大理连绵的山峦总是镶嵌在浓密的云彩之中,洱海的宽广令人振奋,一切都是那么新奇。这里和所有那些车水马龙的浮躁都市相比,反而显得宁静与恬然,走在石头砌成的道路上,看着两旁流过的潺潺幽水,仿佛都透着灵性。这一切鲜活的生命总想与那些心迹朴素,坦然开明的人交流对话。这一刻置身于此,每一个心灵洁净的人都会深深被这生命的气场所撼动!望着近在咫尺的洱海,思绪万千:这将是我一次不可思议的求知的经历。使我瞬间突兀地淹没在幸福的洱海涟漪之中。我不禁暗暗感赞。这次求学,它定会为我走南闯北的经历增添一抹人生新的传奇,使我会用一生来久存珍藏。我不顾一切的伏下身子,抚摸着洱海的水,轻轻地捧起一些水来,龛动鼻翼亲闻着。不知为什么猛然间心里仿佛隐隐的酸涩,眼圈湿润,这又使我瞬间想起我那常年缺水的家乡西海固,我恨不得把自己化成一条龙,将这洱海的水吸纳进胸腔,播撒在我家乡那干渴的土地上,滋润我西海固的所有千家万户的亲人们。

请原谅我这无礼的自私吧!

到鲁院设在大理的学习班签到后,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汇聚一起,内心喜悦和兴奋。在这里,我有幸结识了来自兰州大学的杨建军老师。我与他都是同族,我们之间很快熟了起来,无所不谈,我便称他为大哥。建军大哥对我们几个年龄偏小的学员特别照顾。

在大理的这些天,除了上课,与同学间的文学交流之外,同来学习的人都抽出时间四处采风赏景。我是个比较羞涩内向的人,大概不懂得人流汇集的地方有些什么可取的乐趣,我则更渴望去那些厚重的,被现代文明遗忘的历史深痛感的人文情景之地,哪怕它是一个不起眼的犄角旮旯。我再次在心里回望一个人:我知道在大理这个染点着层层灵性的地方,有位回族英雄曾在这里落幕。这是一段伤痕汇聚但又不能言说的历史,他就是杜文秀。

一天闲暇之余,建军大哥提议去探望一下杜文秀墓地,于是便怀着一颗滚烫的心,踏上了此次偏执的处于对英雄敬重的寻访。

杜文秀的墓地位于苍山脚下,洱海边上,一个叫下兑的村落。对于这个叫下兑的村子来讲,我是一个陌生的过客。村子一派静寂,墓地是在一条石头铺成的幽暗小径的左边,这是一个古旧的碉堡似的院落;四周有围墙,中间一个敞开的铁门,旁边有墓主人的介绍及生平。高大的榕树把整个院落两边遮蔽住,一条小路一直延伸到墓室。有些地方俨然已有许多裂缝,如同年月堆积的皱纹。墓室的上面有中文与阿文书写的题词,用石头砌成的方形体的墓室平台上竟然有乱七八糟的不洁净的污秽东西,仿佛从来没有人打扫过一般。不知为啥,这一刻我与杨大哥竟莫名的相互对视,大哥的脸上似乎露出许多难以言说的凝重。一阵凉风徐徐吹来,仿佛在倾诉着,看着这落寞景象,我心中突然滋生出许多道不明的忧伤!我们静静地看着墓碑上镌刻的字。这一刻思绪纷飞:或许我已能触摸到一些历史的迹象,这迹象不是那些站在时代潮流浪尖上故作玄虚的伪学者能够通明的,非是那些在网络上对故人说三道四的“小贩们”能够言说的!只有那些灵魂纯净的人或许会通过某种神奇的媒介凿开历史的长空探析清楚和明究真理的。

情感如浩瀚的洱海一般翻腾,默默体会着旧去的事,眼前却浮现出了另一些人:田汝康、白寿彝等学者。我为你们这群敢于去伪存真,愿为正义和良心书写主持公道的学者自豪!

我们默不出声的顺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在洱海的边上静静地走着,海水发出轻微的推动涟漪的声响,抬头凝视着苍山,一只雄鹰展翅盘旋在苍山之巅,随着气流的上升,突然它急速的挥动和展翅,划破长空,隐匿在变幻的云彩当中。

 

2014年7月1日,云南大理

  • 上一条:没有了
  • 下一条:婚礼 2015-01-09

相关内容


  • 蒙古族 / 鲍尔吉·原野 / 2015-11-20鸟儿在天空飞翔
  • 回族 / 赵寅 / 2015-02-02有关冬的诗歌(组诗)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回族 / 马歆安 / 2015-03-05大理“白回”掠影
  • 回族 / 李进祥 / 2015-08-10四个穆萨
  • / 唐荣尧 / 2016-11-11孤而远的瓦罕走廊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8-05悲越天山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申明: 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