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阅读>正文

采风

2005年第一期   浏览次数:      回族   石舒清  

彭社长来的当晚我约到了县文管所所长管文义,经管文义又约到县地震局局长,一起吃的晚饭,晤谈颇洽。加之彭社长出手大方,一下子就买了管所长好几件文物。管所长当即答应,彭社长在县上观光这几日,他全程陪同,并车马支持,而且议定,来晨八时整去看水泉大地震遗址。虽不过初次相逢,但大家在握别时都把手握得很紧,似乎是相识已久或相见恨晚。直到夜里睡下,我才觉到这情绪是有些过量,有些个矫情与夸张,就在暗里笑一笑,心想不必管它。现在的人们越来越活在这种方便面似的虚应和矫情中了。和这些人的交往与住宾馆的感觉有些相类近,今夜我确确然然睡在这里,某地某楼某房间,打开来,我在的,确确然就是我,工作证身份证都不是假的。但明天夜里你来这间房想继续什么就找不到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这双脚明天会带我到哪里去。很空虚很累人但也是很有趣的,是需要智慧的。还是睡觉吧。我试了试枕头的高低,就睡了。很快就睡得很沉很香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此前,我也没有见过彭社长。我只不过在他主编的日报上发过几篇散文,且是责编约的稿。责编为此还谢谢过我。我们虽说没见过面,但有这层关系也觉得很是熟悉。现在有着许多这样未曾见面的熟悉人,简直是胜过了见面。但我没想到那责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的社长要来我们这里走走,因我是土著嘛,能否能否……,我觉得他的声音里有些惴惴不安,使我将他能否后面的话没有听清,但是听到了他的一声哈哈。有劳老兄了。他说。我知道社长要来他是不便推托的。而他说了我也就不便推托了。虽是约稿而非投稿,但这一来就得装做是投稿了。我说那就让来吧,我等他。说了这话我就觉得实在是好笑得很,心里把自己嘲弄得厉害,觉得自己像引诱不知情者上贼船似的。来吧,我等他。说得多轻松。但人家真的来了你能帮人家什么呢?既不能于中作伐,让人家得以与官方交流,又难以方便人家去民间采风。我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能力,究竟能做点什么呢?充其量陪着客人安步当车,在自己的故土上走走而已。但这谁又不能呢?而且我这样一个拘谨讷言者,又会使客人很快感觉到累赘的,这真是如鸡肋一般,弃之不舍,食之无味。但偏偏就有一些人想当然地找我,我心里暗惊,黑灯瞎火的,终于摸到崖边上来了。我嘲弄找我的人,嘲弄我自己。另外觉得这是一桩恶作剧,既难于摆脱,难以自安自守,那么就拼将了跳出去,与其让人难堪不如胡乱地演一演吧。

不知为什么,这几年常常有人到我们这里来。我觉得到我们这里来的人都有些像来中国的日本人和西方人,他们以一种优越的姿态、一副怜悯又慨然的表情高视阔步于这块土地上。而我们这里的人也紧随着他们,手不停地指指画画,嘴叭叭叭地不停地说着。似乎是知情人在对着一片古战场,在讲述着一系列战况似的;似乎一直沉默着、压抑着,不得其人而说,但终于是遇到可说的人了,遇到知音了,于是有问有答,问则必答。在客人若有所思的点头里,指画者和言说者得到了满足与超越。所谓超越,即是在本地人与客人之间的空阔地带,自己忽然地有一席位置了。也常常看到一些艺术家采风回去,忽有所感,发而为文,说那些个当地人啊,那些个老百姓啊,实在是淳朴,怎么样了呢?把他家最好的炕,提供给他这个艺术家睡了,而他们却是许多人挤做一炕凑合了;把他家最好的被子拿给他这艺术家盖了,而他们却是多少人合用着一床破被子,而且,还给他打鸡蛋吃呢,还把家里一只打鸣的公鸡和一只下蛋的母鸡宰了给他吃。真正是高天厚土,斯民斯情啊。叫他们离开时总要落些眼泪下来,叫他们离开后总要怀想不已。但终而也会归结到一句,啧啧,乡亲们过得可真是苦。

我已看过许多篇这样的文章了,一边是艺术家采风时的肖像,一边就是他关于我们这块地方的大作。我在看着艺术家眼里的我的故土。我无所用心地看着艺术家笔下我家乡的样子。因为自己也写点文章,是和艺术家略沾一点边的;兼而又是一个当地人,就使我处于两间,不知对这样一些作品做何发言。

我说,由他们吧,不关我的事情。

总之是双方面都在比赛着矫情,手段土洋齐上,难分伯仲高低。

八点整,管文义准时接了我和彭社长去看水泉大地震遗址。地震局局长也来了。如果事先不知道,看不出他是个局长。但只要他一开口,就会使人刮目相看。他装了满肚子的笑话,瓜子儿皮那样随便地吐出来,惹得一车人笑声不断。彭社长兴味盎然地听着,偶尔有的话听不大懂,局长就把嘴做出一个造型来,减缓着语速,用普通话再复述一遍。于是彭社长就拍一下大腿大声笑起来。他拍得不轻,大腿一定很痛,搞得他的眼镜都挂到鼻尖上了。真是没想到彭社长是如此热闹的一个人。

相关内容


  • 回族 / 方一舟 / 2015-01-09雄鹰在洱海上空飞过
  • / / 2015-01-06首届《回族文学》奖揭晓
  • / 史晶 / 2015-01-07以昌吉的名义,向文学致敬 ——第九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暨首届《...
  • / / 2015-01-07首届《回族文学》奖授奖词、获奖感言
  • 回族 / 马金林 / 2017-04-14苏尔东的歌声
  • 东乡族 / 钟翔 / 2014-06-01浓墨重彩的绘画人生
  • 回族 / 刘阳鹤 / 2015-05-05功崇惟志 业广惟勤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