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阅读>正文

散文二章

   浏览次数:         张军民  

清水河的春天

柳绿桃红的时候,没有人会想起清水河。一年之计在于春,在春天来临的忙碌时节,谁会想到它呢?已经是五月了,北方的春,也走到了尽头。小城里的人们各奔东西忙着自己的事情,清水河就更没有机会给人想起。

我却不能忘记。它于我并没有特殊的意义,也没有特别的故事,可我就是会想起它。在有机会接触它的六年时光里,我留意过它的秋冬之貌,却一直不能在春天去看它。在那些杨柳吐绿的日子里,清水河的样子像一场又一场的春梦,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印痕。电视里正播着内蒙古苏尼特左旗的悲剧——草原变成了沙漠。窗外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停止的一场风沙。我在心里暗自发问,在这个时节清水河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就在风沙肆虐的时候上山了,到清水河去。

离开小城就是离开了风沙。车子颠簸着爬过一道山梁后,风沙就被我遗忘了,空气不再呛人。车玻璃上还有风沙的影子,阻碍我看山,尽管山上什么也没有。灰色已经褪去,天空变成了浅蓝。我知道雪峰就在那里,可是它没有出现。雪峰的背景应该是那种令人心碎的湛蓝,那是一种色彩的纯度和饱和度达到极限的蓝,在那种令人忧伤的蓝色里,雪峰的白才会彰显出来,这是人们已经遗忘的一种境界。在浅蓝的天空下,山是灰的。一些黑色的石头开始在路边出现,它们点缀在山坡和山脚,又冷又硬,没有一块是圆润的。我已经看累了,可我知道清水河离我越来越近。我想还是停车擦掉那些沙尘,我会看得更真切些。车上坐着我的同事,他们一直说个不停,他们的话语我一句也听不见,有那么一瞬,我怀疑自己已经远离了他们,深深沉入到自己的那个世界之中。

车也就是那样轻轻地一拐,我的眼前慢慢开始鲜亮起来。在那山坳里,正有些绿色迟疑地向两侧漫出去,却没有爬出很远。色泽虽不明润,然而是绿的,浅浅地展开了一片。山坳底的绿要浓些,也没有发黑,像是才从冰雪里生长出来,有些黄,有些憔悴,生机却不能抹掉。这时我的心里已经响起了水声。那些绿在山里是从谷底起步的,它们会一点一点地爬到山顶,会在山的每一寸肌肤上留下自己的影子。不是吗,山已经绿了,是一种完全的绿,却不纯粹。它们已经被包装了,绿中点染着一些灰和白,那是一种短且耐旱的草,它们的叶茎裹着一层灰白的茸毛,从石缝里挣扎出来,倔强地演示着春天。春天的影子是多么的稀薄。在山里,一切都是恬淡闲静的。

牛羊的叫声已经多起来。我们到了一户牧民家。那是三间泥屋,檐上直立着去年的枯草,窗户上还蒙着塑料,屋里炉火正旺。春天还没有真的光临,屋前的山坡上草才刚顶出土层,屋旁的一棵榆树没有一星儿绿,只绽开了满树黑色的花蕾,而山下的榆钱已经老了,榆钱饭的香味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喝着奶荼,看西斜的日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就变了,是那种蓝,被金黄的日光消解了强烈的冷静的蓝,只有干净、纯粹。山中的世界是没有尘埃的世界,走到哪里都有喷香的奶茶、红红的炉火。牧民已经要到后山去了,是我站在山坡上看到的那黛色层叠的远山。在更远处,白雪盖面的冰峰正冷眼观望着我这样的凡夫。

这也是清水河的一条小支流吧,细心去听,也有水声,只一线浊黄的细流,在牧民的屋前流过。水最终到达的地方一定是清水河,这不容置疑。我们继续往前,天已经暗下来。四周的山渐渐黑下来。绿也变成了黑,这是夜的能力。山里的宁静,此刻被渐渐放大,你会听到自己的心音,这是一个人生命最初直至现在不变的歌唱,只是平时没有被我们听见罢了。从高处向下盘旋而行的时候,水声间或从一些山脚拐进耳朵,我知道我们要进到河谷了。清水河就在我们下面,在山谷里,在浓重的夜色里,独自歌唱。它的两岸,那些榆柳桦杨也只是泛青,是最初的春天的模样。我在黑色中猜想,并试图看到河水。这让我想起路过赛里木湖的那个雨夜,耳朵里只有波涛,鼻子里只有水腥,眼前是漆黑的一团。这个时候,想像有无限的空间,可我听着泠泠的水声,却想像不出清水河的样子。只有那一河被水洗了又洗的石头,从水波里透出它们的灵气,躺在我的心里,那是秋天的清水河。

我们住在河边的砖房里,盖着厚厚的棉被,水声响了一夜,一夜的梦里都是水声。一切都被打湿了,包括夜,更加地凝重黑暗,却分外地纯粹真实。很早,我就醒了。我等着夜色渐渐离开。屋后的杨树没有绿,青色的树皮湿润光鲜,已经不是冬天的样子了。清水河比秋天还要瘦,更显出这条河的一种韵致,细弱又轻灵,柔韧地从层层坚硬的山中走来。河面上的雾也是稀薄的,似有若无地飘飘荡荡。河滩上的草已经绿了,太阳爬过山头的时候,金光里的露珠,闪着刺眼的光芒。水是冷透的、清澈的,不像夏天是青灰的。哈萨克人挑着水桶到河边打水,从他们的毡房到河边没有几步,牛羊散在山坡上。

雾很快就不见了。从河谷到两侧的山脉,绿色由浓渐淡,鲜亮的翠绿到暗淡的黄绿,草木的一种生命过程直白地书写在那里。我走到河边,除了水响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弯下腰去,我的影子在河面上支离破碎,水是冰凉的。心中那古怪的念头再度浮现——清水河,你的源头究竟在哪里?这种想法有时十分强烈,我想循着山谷,溯水而去,去看一看圣洁的冰川最初融化的过程。人是很奇怪的,当我看到水和路,我总想知道它们从哪里开始,又到哪里结束。

春天的清水河是清冷的,尽管阳光是那样的纯净热烈,温暖还是离我们很遥远。那些绿色冷静地延伸着,绕过一些黑色的巨石,向山顶涌去,河边的花朵也是开在盛夏的,现在还看不到它们的身影,只在记忆里散发着清香。我们匆匆地下山,将水声留在身后,留给清水河的春天。我知道,山下的风沙天气还没有过去。

相关内容


  • 回族 / 贝 拉 / 2015-07-31贝拉散文二章
  • 回族 / 方 芒 / 2016-02-29散文二题
  • / / 2014-08-01叶多多散文集《边地书》出版发行
  • / / 2014-08-01散文集《天边麦场》出版发行
  • 回族 / 马忠华 / 2014-12-01故乡二章
  • / 刘仁辽 / 2017-04-24好消息:李进祥小说、马慧娟散文被选载
  • / / 2015-07-21唐荣尧散文集《月光下的微笑》出版发行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