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佳作选萃>正文

悲越天山

东干人记事3

2014年第5期   浏览次数:      回族   刘宝军  

在卡拉奥什卡邂逅老乡

在我几次去中亚探访东干人期间,有件事颇使我难以忘怀,那就是碰到我的几位同乡,那确是意料之外的事。

我知道这里有我的老乡,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一次,我去距离托克马克市西边不远的伊万洛夫卡镇子,到一位叫尔利的东干朋友家做客,碰到了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回民青年,他留有长胡须,经文念得很好。他问我从哪里来,我便告知他我老家是甘肃张家川,西北的回民应该对张家川很熟悉,因为那里是回民聚居区。结果,他告诉我,这里也有张家川人,是四个老汉,家口又很大。当时天已经晚了,而新疆青年说那几个张家川人住在不远的卡拉奥什卡(红渠)镇,我便嘱咐那位新疆青年,晚上去通知几位老乡,明天早晨,我去拜访他们。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我和东干朋友来到了卡拉奥什卡村镇。

卡拉什奥什卡是介于托克马克与首都比什凯克正中间的一个大村镇,住有一千五百多名东干人。其实,从托克马克往西走,一直到比什凯克,有七八个大的村镇,其中卡不隆、米秋里、伊万洛夫卡、坎特、红渠这五个大村镇都住有大量东干人,其中坎特是个小型城市,有两千名东干人。从托克马克到比什凯克宽敞的公路恰好穿过这些村镇。

在一个大院子里,住着老乡罗志友一家。罗志友的经名叫“古班”,年纪在四个老人中是最小的,五十七岁,他在家里接待了我和陪行的其他东干朋友。我出去在罗志友家大院里观察了一下,院子很宽大,房子后也和东干人一样,都有一块空地,位置是属于秋河流域的大平原的中间。从院子里向南眺望,巍峨壮丽的天山清晰可见,风景极佳。

其余三位老乡是罗志成(罗志友之兄)和他们的姑舅(舅舅的儿子)马志万,他们三位是张家川县背武人,还有一位老人已六十七岁了,叫糟万有,经名“尔弟”,有十二个孩子,其中一位还是在张家川出生的。四位老人,都家口大,生下的孩子也多,其中罗志友和糟万有都有十二名子女,住在村子不同的地方。

这几位老人的家境看上去并不太好,他们用土豆炒羊肉的凉面招待了我和其他的东干朋友。中午时分,陪行的东干朋友都走了,留下我和四位老人闲扯。其中几位老人又分别宴请我。同一日,我接受几家请客,肚子实在招架不住。

四位老人很热情,说来到这里四十多年了,没有见过来自家乡的人。我给他们说了一些家乡的轶事和地名以及一些笑话,勾起了几位老人的极大兴致。罗志友老人说:“几十年了,这些地名已经都忘了。你现在一提,又记起来了,你为什么记得这样清楚?”

在马志万老乡家,我们从闲谈中才知,他最早是从张家川出去打工的,按他的话说已走遍了半个中国,曾到东北工厂做过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回到老家,恰好是灾难时期,受不了苦,在外面闯荡惯了,跑到新疆,看见新疆比较宽松,人少地多,能吃饱饭,就写信给姑舅哥罗志成和妹夫糟万有,介绍新疆的情况,就吸引了其他三个人。

接着,兄长罗志成讲了当时所受的难和他们离开家乡的事。他说:“1958年后,那是灾难时期,地里种了粮食,但队上又经常开会,不让去收割粮食,慢慢都没有了粮食,饿死了好多人。我家没办法,吃的不够,把兄弟(罗志友)就送给了陕西凤翔的一个汉民家,换了些粮食。父母把兄弟送给陕西汉民,因为那里粮食多,这件事被舅舅家和邻居们骂了几次,说把回民的娃娃送给汉民,长大成了汉民,不怕报应吗?父母听了,又害怕,打发我去陕西寻找。我当时二十多岁,翻了关山,路途关卡又要查手续,吃了很多苦。到了凤翔,按地址找到汉人家,把兄弟接了回来。”

当我问起他们为何逃难离开老家的事,老大罗志成说:“那时,你没出世,你不知道,我的老家背武庄里,实在太苦了,吃的不够,白天让你去修梯田,晚上又要开会,折腾得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兄弟和姐夫商量,去新疆找姑舅。姐夫一家是从住的马园村跑来的,不能给人说,家里又没啥值钱东西,晚上开会,我们还是去了,害怕人来查。我们出发的日期是1961年11月16日,那天晚上张家川还下了小雪。半夜我们几家人就从张板梁上的山路朝清水走去。走得早,好让下的小雪埋了我们的脚印,以免人追上来。到了天水北道火车站,就搭上了去新疆的火车。走了三天三夜,才到达乌鲁木齐。”

他们到了新疆,就准备去塔城。他们中最小的兄弟罗志友讲道:“那时去塔城,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车票,因为塔城是中国的边界城市,需要证明信。我们是农民,哪里去找证明信,没有办法,在火车站的轨道上闲转,突然看到车轨旁边有一份空的证明信,就随便写了我的名字在上面,结果,还买上了票,到了塔城。”

从乌鲁木齐到塔城,他们也受了不少苦,糟万有讲述道:“那时我们坐的是大敞车,坐了两天两夜。新疆下大雪,差点要了命。那时候我抱的大儿子才几岁,一路都没有哭叫过。到了塔城,是晚上,哪里去找人,几家人睡在坟墓旁的一间没有门窗的破烂小屋子里,第二天天亮去找,马志万原来就在附近住。”

他们是在1962年5月发生的震惊中外的“塔城事件”中跑到苏联的。当我问起那过程时,念过几年书的罗志友讲:“当时是中国的‘五一’放假,听当地哈萨克、维吾尔族人讲,边界开了,好多人跑过去了。霍城县城里人少了,我们也就跟着跑过来了。”糟万友说:“过来时边界线上没人看,就跑过来了。几天后,关卡又被封了,再没有人来。记得跑过来后,要登记我的姓名、籍贯,登记的人问我怎么来的,有什么手续?我说:‘跑过来的,哪里有手续,你要啥手续?’我记得旁边还有个讲普通话的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的一位女翻译,听到我这样讲,她还笑了。”

相关内容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8-05悲越天山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12-05悲越天山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6-05悲越天山
  • 回族 / 李明 / 2015-05-05天山(二首)
  • / 陈应松 / 2014-06-02沿着天山
  • / 姚新勇 / 2015-01-012014年《回族文学》年度述评
  • 回族 / 毛 眉 / 2015-07-221992:我的博格达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