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西部风景线>正文

心头,那份挥之不去的爱

2014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回族   马克  

沿着莲石路西行,穿过永定河上的漫水桥,抬头望去眼前是苍松翠柏,一片葱茏。这就是位于西山脚下,永定河畔的回民公墓。

两年前,爱人在阜成门外海军总医院病榻上,与病魔历经七八个月的搏斗,最终永远离开了她的亲人和她心爱的社区工作者的岗位。于是,在永定河畔,又多了我的一份牵挂。

公墓位于一处山坡上,沿着山坡往上走,绿树掩映中是无数镌刻着中文和阿拉伯文的墓碑。据说,这里安葬着数万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其中不乏像杨静仁、安士伟等这样的名人。在一片开阔地带,我为爱人选定了一处墓地。当我带着墓地工作人员挖下第一锹土时,我的眼睛还是湿润了。我知道,和我相濡以沫、风雨同舟二十余载的爱人就要长眠在这里了。

爱人跟我结婚以后,没有享什么福。在我二十多年的军旅岁月中,我和她聚少分多。先是结婚后两地分居,过着牛郎织女的日子,我们俩少了许多卿卿我我、花前月下。记得那时我在武警总队司令部当干事,分管干部工作,工作量很大,经常是加班加点地工作。在她探亲来京的短暂时间里,我很少陪她到京城各处去逛逛。她常常跟战友的家属讲,我家的老马天天都在忙,下班之后总是吃完饭一抹嘴,又回办公室了。后来,爱人随军来到北京,我的工作又调整了,家住在城北的军营,我在城南新组建的武警某师师部上班,和爱人又是分多聚少,家务事总是她一个人操劳。随着我在部队职务的调整,后来的日子总算稳定了,尤其是当我转业到地方工作之后,家里的条件渐渐好了起来。我建议爱人抽时间带孩子出去旅游,到处转一转,看一看。我知道,她看我经常参加单位或者是作家协会组织的外出活动,很是羡慕,也埋怨我不带她和孩子出去玩。每每这时,我常常以活动是单位组织的,不便带家属为由来搪塞她。而面对我让她出去到全国各地逛一逛的鼓励,她又舍不得花钱了,还自得其乐地说,让女儿替我去逛吧。她是在女儿考上大学,和我亲自把女儿送到大学后不久,病倒在床的。回想起来,当初或许是一种精神的力量让她在一直坚持着,才没有倒下!

在社区工作站,爱人是个热心肠。单位同事谁在节假日因为家里有事值班来不了,她总会给同事说,你去办事吧,我来值班。社区工作站办公室就在楼下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每逢中午她总会做一些馅饼之类的午餐给大家送去。我在家的时候,她会给我说,老公,我给他们送两个馅饼去,我知道实际上她端去了一盆,办公室里五六个人等着吃呢!社区有个王大姐,家庭条件不好,她就找到几个同事商量,每个人拿出三百、两百的资助这位大姐,帮助缓解一下困难。她躺在病榻上的时候,还不忘记给我说,王大姐家困难,你别忘了到时候拿几百块钱帮帮她家。

在家里,爱人也是个热心肠。他们家兄妹几个人的孩子,几乎都是她一手操持带大的。孩子们要上学了,她跑前跑后去联系学校。哪个孩子有个头疼脑热,也都是她带着孩子去医院挂号找大夫。我曾经开玩笑地给她说,你们家什么事都是你去操持,你生了几个孩子啊?她却说,你们家的事我也管啊!是啊,在她病倒之前不久,她还带着女儿回到我乡下的老家。走之前,她特地跑到西单图书大厦给孩子们买了一些书包、笔等文具,送给我的几个侄子、外甥。

几年前,我们从礼士路武警大院搬出来,在国家计委红塔礼堂的对面住了下来。这里往西不远是风景优美的钓鱼台国宾馆,国宾馆对面是几公里长的条形街心公园。国宾馆的墙外是一排排高大的银杏树,每当深秋季节,银杏树叶由绿变黄,远远望去,蓝色的天空下,金色的银杏树林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络绎不绝的人们蜂拥而至,纷纷驻足拍照留影,当然也少不了拍影视剧的剧组来此处拍摄外景。而这时,我们俩也常常过来凑凑热闹,晚上到这里来遛弯儿,分享一下这美好的时光。但是,在散步时她碰到街坊邻居后,就走不动了,之后便会朝我摆摆手说,老马,你先回家吧,我再转一圈去。之后,便乐呵呵地和街坊一起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今天,当我一个人在夜色中孤独地踯躅在钓鱼台门口街心公园的时候,我仿佛看到她和我一起散步的身影,仿佛听到她往日那快乐的笑声。

在海军总医院住院时,爱人也总是喜欢帮助同病房里的病友。一个东北的老太太独自一人来京看病,据说身患几种癌症,天天乐呵呵的。爱人见老太太没有喝水杯子,就给我说,再送饭来时从咱们家拿一个新喝水杯子送给老太太。 病房里,有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女儿从南方来京看病,为了给女儿看病,花了不少钱,做母亲的吃饭总是很节俭,有时就吃一个烧饼或者一个馒头,仅有的一点菜都给女儿吃了。爱人就给我说,把咱们的饭票给她们一些吧,咱们没有了你再去买。有时候,朋友们来医院看望她,带一些水果、饮料、饼干之类的,她总忘不了给病房里其他病友分一些,让大家都尝尝。她看病房搞保洁的师傅挺辛苦的,天天把病房收拾得很干净,就给我说,老马,给保洁师傅写一封表扬信吧!

相关内容


  • 回族 / 张承志 / 2017-01-16被呼唤的和平,呼喊着的爱
  • 回族 / 冶生福 / 2015-01-09婚礼
  • 回族 / 赵寅 / 2015-02-02有关冬的诗歌(组诗)
  • 回族 / 方一舟 / 2015-01-09雄鹰在洱海上空飞过
  • 回族 / 王树理 / 2015-07-31走不出草原
  • / 张军民 / 2015-01-08散文二章
  • 回族 / 马悦 / 2015-02-02飞翔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西部风景线”作为《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是读者了解和认知中国西部,尤其是新疆·昌吉的一个窗口。

    开办该栏目的宗旨,一是通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形式,向国内外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西部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二是培养昌吉本土作家。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内容健康,不得有涉及色情、暴力、极端思想及侵权的内容。

    2.反映西部,特别是新疆·昌吉人文地理、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

    3.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可读性和思想性。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西部风景线”栏目编辑:黑正宏

    电话:0994—2342337

    电子邮箱:187362368@qq.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