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海外手记>正文

中国人翻译的第一部阿拉伯东方游记

刘半农所译《苏莱曼东游记》谈屑

2014年第6期   浏览次数:         葛铁鹰  

一直以来就想写一写刘半农(1891—1934)翻译的《苏莱曼东游记》。倒不是因为译者或原作的名气,而是觉得根据人们目前已知资料,这个译本应当是中国人翻译的第一部纯粹的阿拉伯古典学术名著。此前人们翻译阿拉伯经典或文学或宗教,似乎都还达不到今人概念中“纯学术”的层次。对于这样一部阿拉伯古典著作,如果我们只把它圈定于游记文学范畴,显然过于狭窄,它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更多地体现在历史地理学和中西交通史或中外关系史等领域,成为相关专家不可或缺的引证资源,尤其与中国有关的方方面面。之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动笔,是因为写这样的“旧书”,总还是想亲眼见过实物再说。不久前从专卖旧书的“孔夫子网”上真的买到一本,为中华书局1937年版,总算了了一个心愿。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对本文的副标题产生一点疑问:在学者们提到此书时每每一笔带过的介绍中,不是都写明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刘半农、刘小蕙父女合译的吗?为什么你只提前者呢?其实他们说的都没错,作为“书”,刘半农去世后出版的《苏莱曼东游记》的署名确是如此。但我们通过此中译本序言可以得知,刘半农开始在刊物上发表这部阿拉伯名著译文的时间是1927年,远远早于中译本出版的时间,其影响和意义自然大不相同。当然作为女儿的刘小蕙在父亲去世后,为继承父亲遗志,也为完成父亲“将来我们出一本刘氏父女合作的东西”的遗愿,最终将《苏莱曼东游记》这部阿拉伯名著第一个中译本奉献给中国读者,这在中阿文学和学术交流史上无疑也是一段佳话。尽管在刘半农之前,我国已有学者介绍过此书并翻译出其中零星内容,但作为完整译本的空白是由刘氏父女填补的。而后来学者无论以翻译所据版本存在缺陷,还是译本中存在译误为由,试图贬低刘氏父女译本的价值和意义都是不太可取的,因为后人译本再好也无法超越“填补空白”这一学术上的基本价值和意义。

我所得到的这本《苏莱曼东游记》有两个序言,一为刘半农所作,一为刘小蕙所作。序一的“第一部分”如下:

苏莱曼(Sulayman)是阿拉伯商人,以公元八五一年(唐宣宗大中五年)东游印度中国等地,作游记一卷。至九一六年(后梁末帝贞明二年),有哈生(Abu Zayd Hasan)者,就所知晓,为撰补注一卷。一九二二年,法人费郎(Gabriel Ferrand)据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藏阿拉伯写本第二二八一号译为法文,即依原次分为二卷:卷一为苏氏书,卷二为哈氏补注。原本有简省不可通处,费氏寻译文义,为之贯穿一二;或缺略甚多,则为参据他书,加以增补。凡此之类均以方弧[]括之。圆弧所括,则为通常注释;原本页数,亦分别注明。今重译是书,体例悉从费本。惟原本开首二十余行是后人所拟,费本用斜体字印,今则于其所正处用小字注明之。此外如有注释,亦概用小字,外加圆弧,以别于费注。

 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五日,北平。

这是刘半农最先发表《苏莱曼东游记》译文前的序言,载于1927年6月4日《语丝》第一百三十三期。由于是在刊物发表,所以序言不可能写得很长,对于该书的介绍自然也就简略了些。但从其中有关译文体例上的说明,我们不难看出译者十分注重学术规范,这在当年中国留学欧美归国的学者群中也是蔚成风气的,至今都值得我们师法与借鉴。《语丝》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非常著名的刊物,尤以鲁迅在该刊发表过一系列重要文章而为后人所重。其主编先为孙伏园,后为周作人,刘半农是其主要撰稿人之一。《语丝》为周刊,以发表杂感、短评和随笔为主,兼及其他形式的文艺创作和有关社会、历史的研究文章。从刘半农的序言看,虽然点明该书为游记,但这种发表形式显然不是将其看作文学作品,而是看作学术作品。这一点很重要,说明中国人第一次正式翻译发表《苏莱曼东游记》时的视角和侧重点。至于序中言及的“重译”,自当是指从法文转译而非通常所说的复译。

这样一部重要的阿拉伯名著的译文发表在《语丝》这样一个重要的刊物上,今天看来无疑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然而好景不长,刘半农开始发表《苏莱曼东游记》译文仅四个月后,即1927年10月,《语丝》便被奉系军阀张作霖查封。于是也就引出序一的“第二部分”:

此稿于去年夏秋间分期译登《语丝》周刊。嗣《语丝》遭民贼之殃,改由上海出版;南北交通既绝,译事遂归停顿,计已刊者不过全书四分之一而已。近承张亮尘兄嘱赓前业,改付《地学杂志》发表,并以一八四五年雷诺氏(Reinaud)法文旧译本相假,俾资此证,因于多忙多病中努力为之。倘有疵谬,尚望爱我者不吝赐正。

 刘半农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北平。

刘半农那个时代的学者和翻译家在翻译一部比较长的著作时,往往都是随译随发,以期让读者先睹为快,然后再结集出版单行本。他当初想必也是希望在《语丝》上将自己的译作连载完毕的,可是时局的动荡竟使得这样一件学术工作都难以顺利完成。当我们联想到他在《地学杂志》仍未竟其业便英年早逝,最后女承父业,方才补齐译稿终于出版全书,更感到《苏莱曼东游记》第一个中译本来之不易。当然,由《语丝》到《地学杂志》的转移,虽属迫不得已,但客观上却更大地扩散了这部阿拉伯名著的影响并进一步提升了它的学术价值,《地学杂志》毕竟是一本与《语丝》不同的纯学术刊物。

刘半农序中提到的张亮尘即大名鼎鼎的张星烺,其皇皇巨作《中西交通史料汇编》在中国学术界素享盛名。由他促成刘半农重续一度中辍的译事绝非偶然,除却惺惺惜惺惺的私交和自己的研究兴趣使然之外,他也是前文提到的在刘半农之前最早向中国读者,特别是学者介绍《苏莱曼东游记》的人之一(详见《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二册第三编第五章“阿拉伯人关于中国之记载”)。值得注意的是,张星烺是将这部阿拉伯名著中所谓卷一卷二各自单列、作为两部著作以“《苏烈曼游记》”和“阿布赛德哈散之记录”为题分别进行介绍的。“《苏烈曼游记》”一节中,只有介绍,未见直接译文,其中张星烺本人的考释以及对欧洲汉学家相关考据的引证甚为重要。“阿布赛德哈散之记录”一节中,除介绍外,出现直接译文约两千五百字。此段译文字数虽不可谓之少,但其所涉其实只是书中的一个情节,即那位名叫瓦哈伯的阿拉伯人进见中国皇帝一事,而并非像有的学者所说张星烺“还曾摘译此书若干章节”。

我们谈到一部外国经典著作如何传入中国时,一般首先想到的是第一个在文字记载中提到这部著作并加以介绍的人;其次是第一个翻译这部著作的人,即便此人只是翻译了其零星片段,习惯上也被认为是第一人。然而这个第一人与正式翻译全书的第一人,还是不能等同而论的。刘半农的《苏莱曼东游记》从第一篇译文的发表到全书的翻译出版,前后经历了十年时间,尽管译本后半部分由女儿在其逝世后续补完成,但他本人在这部阿拉伯游记传播于中国的过程中厥功甚伟,乃至可以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如果从1927年算起,他独立完成的连载译文和作为第一责任人的译本,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影响广披于中国学术界和知识界。不仅有很多学者将他的《苏莱曼东游记》作为参考文献加以引证,而且有很多文化名人在文章和著作中都提到过这个译本。就连我偶然买到的这个本子,凡关键之处皆有中外文、红蓝两色眉批,不知是哪位老学者的手笔。

相关内容


  • / 贝哲明 程仁桃 译 / 2015-11-25丝绸之路与阿拉伯语
  • / 澳大利亚/贝哲民... / 2015-09-22青年妇女与阿拉伯世界的未来
  • / 牛子牧 / 2014-12-05一位美国学者眼中的阿拉伯世界
  • 德国 / 弗朗克·泽林 / 2014-08-05波斯地毯上的中国京剧
  • 澳大利亚 / 贝哲民 程仁桃 译 / 2015-07-31新丝绸之路上的叙利亚与中国
  • 回族 / 黄成俊 / 2014-10-01国企改革第一人马胜利
  • 澳大利亚 / 贝哲民 程仁桃 译 / 2015-07-22新丝绸之路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海外手记”是《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也是国内唯一向读者介绍国外伊斯兰世界的栏目。我刊开办该栏目的宗旨是通过翻译、编译、汉语原创,向国内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世界各地的本土作家与学者反映当地伊斯兰历史、文化、社会现实面貌与人民生活风貌的散文、随笔、纪实类作品。近年来,我刊围绕着有关伊斯兰世界的一些热点问题,策划了一批主题突出,时代性强的翻译文章,如阿拉伯学者对西方文化的看法,埃及作家马哈福兹的时代意义,反映、介绍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社会面貌、历史文化的专题等,深受读者喜爱。欢迎广大作者踊跃向“海外手记”栏目投稿。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文章可由一组文章组成(一般情况下三篇),总字数1万字左右。文章可编译、翻译或原创,但总体以翻译为主,原创最多一篇。

    2、文章内容着重写伊斯兰世界独特的历史文化、地域风貌、人文、社会面貌、人民生活状况等,并注意“三贴近原则”,即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贴近生活。

    3、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且面对的读者是普通大众而非学者或研究者,他们渴望通过“海外手记”这个栏目了解域外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面貌。所以选择翻译作品时要注意写作身份的转换,在注重内容的同时,也应注重作品的文笔,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注意本刊需要的是纪实、散文、随笔类作品,而不是小说、诗歌等纯文学作品)

    5、选文章时注意,不宜涉及中国语境中过分偏激的主题。如:带有极端政治、宗教、暴力色彩的文章。

    6、在选文章及写作翻译过程中,随时与编辑沟通。选好译文后,可先拟一题纲发与编辑,看后可行再着手翻译写作。

    7、要求在编辑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稿,请提前告知编辑,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海外手记”栏目编辑:付新洁

    电话:13309942690,0994—2525380(办)

    E-mail:xiaoqingxinjie@126.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