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文讯>正文

首届《回族文学》奖授奖词、获奖感言

   浏览次数:        

  特别奖:回族/张承志 

  授奖词:

  回族文学史的原发点,当然可以追溯到遥远的过去,但是,有影响的回族作家在古代和现代的大部分历史时期内,还是显得寥若晨星。只有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回族文学的发展才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谈到这一点,人们自然会想到张承志这位独具文学风骨的作家。张承志的文学写作,起步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今仍然恪守着自己最原初、最宝贵的文学品格。也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的散文《心火》等不少作品就开始相继发表在《回族文学》上。他是一位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提升了当代回族文学写作水准的作家,也是一位对当代不少作家产生了深刻影响的作家。张承志的文学写作再一次证明,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学发展如果没有优秀作家的出现,那么这个民族的文学发展事实上就仍然处在自言自语的状态。我们这个时代也正是通过张承志的文学写作,使人们在回族文学的话语空间终于听到了一种特立独行、难以替代的文学声音。所以,首届《回族文学》奖评委会一致通过,本届《回族文学》奖特别奖授予著名作家张承志。

  获奖感言:

  1978年我发表的第一篇汉语作品就获得了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接着那个开端我曾屡屡获得各种全国、地方、和刊物的奖项,正如后来那些评奖与我几乎无缘一样。

  而从1978年同步开始的,还有我面对着异族的蒙古草原、回民的黄土高原、以及包括昌吉州的水西沟、泉子街、别失八里等地在内的——美栖身的新疆所进行的底层深入与人生探索。在这一更长久也更丰满的过程中,我曾光荣地多次赢得“人民的信任”。我想,那才是更值得牢记的奖赏。

  然而长旅并未结束。

  在我的面前,尚伸延着为争取世界正义、为建设穆斯林共同体和中国文明、为实现人的进步而跋涉的奋斗之路。道路漫长,似无尽头,负担沉重,令人生畏。但正是在这条路上,我愈来愈认清了我作为一名作家命定要追求的目标。是的,那是一项大奖,它的名字叫 رضوان الله(Ridwan Allah),“安拉的喜爱”。

 这是我私人的秘密。今天,脚踩着这片与我血肉相连的土地,我愿意把秘密公开。是的,追求它,就是我生而为人的目的。

 以上。谢谢大家。

 张承志,2014年9月19日,于新疆昌吉

    

 小说奖:《采风》,回族/石舒清,《回族文学》2008年第6期

 授奖词:

 石舒清的文学写作长期以来深深扎根于宁夏西海固这片土地。他以文学的方式紧紧地厮守着这片故土,并与之建立起一种持久的、血肉般的精神联系。作为故乡的守望者和民族日常生活的讲述者,这已经成为石舒清在中国文坛上别具一格的作家形象。石舒清的短篇小说《采风》没有大起大伏的情节,通过第一人称“我”的叙述视角,以小说这种独特方式,为读者呈现了一批专程而来的寻访者,寻访“我”的家乡宁夏海原大地震幸存者的一段经历。作家以反讽的笔调对一些居高临下,不乏优越感的寻访者的虚情假意,给予了入木三分的揭示,同时也对底层弱者的失语和无助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小说中令人回味的细节描写、质朴自热的文学语言,也体现了石舒清小说写作的典型风格。评委会一致同意,首届《回族文学》奖小说奖授予石舒清的《采风》。

 获奖感言:

1989年,我在《回族文学》发表了第一篇小说,那时我还在上大学,那其实也是我发表的第一篇正式小说。这么多年算下来,我在《回族文学》发表的小说至少可以出一本小说集。回顾自己的这些文字,就会很自然地想起一些人,想起很多事,想起1992年我去过一次的新疆,想起全国两个回族自治州之一的昌吉,想起独此一家的《回族文学》。作为一个回族写作者,那个万里之遥的地方,那个当时还显得简陋的编辑部,和我的缘分真是太深了。扶上马,送一程,我就是那个被扶上马的人,我就是那个被送了一程的人,送了岂止一程,一直送到了现在啊。

 今天,在这样的时刻,在这样的场合,我虽然不能到来,心里实在是向往着的。各位评委把首届《回族文学》奖唯一的小说奖授予我。千句万句,归在两句,受之不安,大声道谢!

 

 散文奖:《羊来羊去》,回族/阿慧,《回族文学》2005年第2期

 授奖词:

 谈到不少回族作家的文学写作,有这样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回族作家与其他民族作家相比,似乎有一个不约而同的审美偏好。比如,乡土村落里的牛、马、羊这类与人相依为命的动物,往往都会成为回族作家在文学作品中倾心书写的对象。阿慧的《羊来羊去》,就是这一文学现象的一个典型个案。阿慧的散文风格,笔触淳朴清新,叙述从容不迫。《羊来羊去》以一个小女孩天真无邪的目光对她眼中几只羊的生命史进行了情真意切的讲述,展现了人与羊之间相互依恋,悲喜交集的生活史,也折射出回族作家独具的人文情怀。为此,评委会一致同意,将散文奖的殊荣授予阿慧的作品《羊来羊去》。

 获奖感言:

 各位评委、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我的散文《羊来羊去》能获得首届《回族文学》奖,这是一份无比珍贵的奖励!尽管我努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但我还是无比的激动。我的这篇文章,是《回族文学》优秀的编辑从自然来稿中选出,于2008年发表在贵刊第6期上,又被多家报刊转载。2010年,这篇散文还获得第四届冰心散文奖,后被《民族文学》译成五种少数民族文字。

 感谢《回族文学》,让我的文学梦从这里出发;感谢各位老师,对我这篇散文的关注和给予的评价;感谢诸多热心读者、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给予支持和认可。

 《羊来羊去》里的三只白山羊的故事,在我的胸中暖了三十多年。羊们的生和死,爱与怨,悲与苦,都与平原上回回主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人与羊的生存和命运极其相似,而又紧密相连。我用真纯的情感,真纯的语言,把和羊一起长大的日子真纯地描述。把过去童年的记忆,拉至今日的当下,用一颗真纯的心、悲悯的情怀和清水般的文字,对当下的时代,一种深刻的审视和照亮。

 愿用我的笔触书写生活中真善与大美;让凝定于心、永不衰竭土地情结充盈在字里行间;让我文学的血管里,奔流着民族清洁精神、民族大义的沸腾血液。

文学是一条充满诱惑和希望的坎坷小路,我会不负《回族文学》和老师们的众望,在你们前行桅灯的照耀下坚定地前行。    

 2014年9月16日夜

    

 散文奖:《散文二章》,张军民,《回族文学》2005年第2期

 授奖词:昌吉地处祖国西部,自古以来,记述昌吉自然与人文面貌的文脉源远流长。但是流传至今记述昌吉的古代诗文作品,大都出自途径昌吉的文人墨客之手,直到昌吉回族自治州成立之后,才开始涌现出土生土长的昌吉本土作家。昌吉州所属的玛纳斯县,不仅是张军民的出生地和成长地,也是孕育他文学生命的摇篮。他的获奖作品《散文二章》,把一往情深的文学目光,投向了在家乡流淌的天山深处的清水河,用河水一样缓缓流淌,悦耳动听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天山峡谷中,春秋两季清水河两岸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和恬淡淳朴的民俗人情。为此,评委会特意把第二个散文奖授予这篇美文的作者昌吉本土作家张军民。

 获奖感言:

 尽管感谢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但还是要说感谢。

 谢谢《回族文学》,谢谢《回族文学》奖的评委,特别要感谢的是《回族文学》的编辑。

 十多年来,因为与《回族文学》相伴,我没有远离自己的梦想;因为有《回族文学》编辑的鼓励、帮助、支持,我还在文学的路上,还在我喜欢的文字中遨游,摸爬滚打。

 原本钟情于小说的我,在《回族文学》编辑的鼓励、指导下,开始尝试散文的写作,把故乡的东南西北前生今世,不断地用文字尝试叙说,因为我爱那个地方,也因为我恨那个地方。生活中又爱又恨的事情丰富了我们的生命,就象神圣的文学,离我们的生活如此切近,又如此遥远,令人爱恨交加欲罢不能。

 写字的十多年来,我尝试了各种所谓的文体,也发表了一些作品,但我始终放不下的是小说。散文更契合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所写的文字也获得了一定的认可,但我并不满意,甚至有愧疚感,因为离《回族文学》编辑的期望太远,辜负了他们的厚爱。作为一名业余作者,获得《回族文学》的散文奖,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会站在这个起点上,更加的努力,不令自己失望,也不令《回族文学》的编辑失望。

 谢谢《回族文学》,谢谢大家。

 

 非虚构作品奖:《马坚:作为文化象征的知识分子》,回族/达吾,《回族文学》2006年第4期

 授奖词:《回族文学》在多年的办刊实践中,深切体会到这本刊物不仅要通过小说、散文、诗歌这类纯文学方式,表达回族这个民族拥抱生活、感应时代的心声,也应该借助非虚构的文学写作,使这本刊物成为其他兄弟民族了解和认识回族的一个形象窗口。为此,《回族文学》先后开办了“回族人物”和“岁月钩沉”这类非虚构作品栏目。首届《回族文学》奖也专门设立了一个非虚构作品奖。达吾的获奖作品,以通达的历史眼光,用文学随笔这类深入浅出的话语方式,为今天的读者记述了中国现代大学阿拉伯语教育的开拓者——马坚这样一个虽然早已逝去,但是仍然令人感怀的回族现代人物形象。为此,评委会把本届非虚构作品奖授予该文的作者达吾。

 获奖感言:

 尊敬的各位评委、《回族文学》的同仁、各位朋友和师长:

 首先感谢首届回族文学奖评委的错爱,把这样一个重要的奖项颁给我这个晃荡不定的写作者,直到今天,我还是坚定地认为,有许多更坚定更虔诚的写作者比我更应该获得这个奖。我的心情是惶恐的,尤其是想到要与我最崇敬的思想导师张承志老师,和我最喜欢的作家石舒清先生一道接受这个被冠以“首届”的回族文学奖,惭愧之情难以言表。虽然这个领奖台是平等的,但领奖者的文学贡献却不可同日而语,我更合适的位置应该是在台下,站着,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礼和热情的掌声。

 非虚构写作是《回族文学》多年来最重要的坚守,它的许多栏目都为这类写作而设,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它对回族历史和现实的一种介入式关怀,它的真实性和现场性使读者得以更深刻地认识回族文化生活的宽度和热度。多年来,这一坚守的收获有目共睹,产生了一大批为公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培养了一大批持续活跃的写作者,同时也给这个时代注入了更为强大的回族文化的能量。

 《马坚:作为文化象征的知识分子》是一篇粗浅之作,我必须再次承认,它是这次获奖作品中份量最轻的一篇。它被抬爱,可能得益于《回族文学》对非虚构写作的重视。我个人理解,这个奖真正所要褒奖的是,坦率而不矫情地表达回族人真实心理的写作态度。

 谢谢大家!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 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 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 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 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 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 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 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 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