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佳作选萃>正文

悲越天山

东干人记事4

2014年第6期   浏览次数:      回族   刘宝军  

打  猎

在东干人主要的聚居区,我几乎都居住过,实际体会了东干人的生活。其实,我的考察也就像探亲访友一样,我已完全融入了东干人的生活之中,因为我们都是陕甘的回族子民,好客的东干人早把我视作他们的一位亲人,让我感动不已。

记得我第一次拜访东干人时,在哈萨克斯坦的新渠农庄村公所里,东干人给我举行了一个小型而又隆重的接待会。会后,我接受了被东干人请来的当地报纸《江布尔州报》的记者的采访,那位女记者是住在哈萨克斯坦的韩国籍人。记得结束采访后,我几句回答的话在报纸上刊登了,在东干人中影响很大。记者问:“你是做什么来的?”我回答:“我是专程看望东干人来的。”她又问:“是不是里面有你的亲戚?”我回答:“是的,他们全部是我的亲戚。”

后来,我和东干人在闲扯中,也开了几句玩笑话,我说:“咱们的祖辈都是陕西人,你们的祖先本事大,腿长,跑到苏联这地方来了。我的祖先腿短,跑了一点路,跑到陕甘交界处就住下了。”惹得他们大笑。

在和东干人的交往中,我感觉到他们的生活比较惬意。几乎所有东干人聚居的大农庄,如新渠、营盘、骚葫芦等,都有他们的音乐团和歌唱家。平时,在农庄的俱乐部,他们还有打台球的。在新渠还有足球场,虽然简略一些,但土地广大,可以尽情尽意地踢球,况且足球场地并不需什么复杂设施。他们把踢足球称为“踢毛蛋”,这是地道的陕西农村话,我小时也是这么讲的,在这里听起来就很舒服。我住宿的地方,邻居的东干小娃娃也喜欢踢足球,一位叫苏来曼的小男孩还给我童言无忌地讲道:“你看,我会踢毛蛋,一下子把毛蛋踢到阿斯麻尼(天空)上去了。”

东干人也很喜欢钓鱼。若去靠近东干农庄的秋河,可以看到东干人悠闲地在钓鱼。在比什凯克到托克马克公路旁的东干人的田地里,还可以看到一座清真寺,原来是钓鱼的东干人专门在鱼塘边修建的,以便礼拜用。有些东干人还驾车到深山的小湖里钓鱼,说可以钓到远到的西伯利亚的鱼种。这儿地广人稀,钓鱼并不需交任何费用,纯粹是一种消遣。我曾经应邀到秋河小分流中去钓鱼,但我在城市的快节奏中生活惯了,钓鱼总是希望一下钩就能钓到鱼,这种心理使得我并不热心于钓鱼。还好,东干人代我做的鱼竿上有两只鱼钩,结果,一下去就钓到两条鱼上来。东干人高兴地叫道:你我命大,财气旺。

到了炎热的夏季,东干人喜欢到天山里面的风景区去避暑,在这时可以看到从天山上消融下来的雪水在山沟里跌宕起伏,也有去伊塞克湖游玩的。我曾去过天山的避暑胜地,看到许多游客是戴着白帽子的东干人,心里想,东干人很会生活。

我不能忘却的是跟东干人一起打猎的事。我幼小时,做梦也想打猎。记得有一次在集市上买到一只被猎人打下来的野鸡,味道绝美。和东干人闲聊中,说到打猎的事,我便要求一起去打猎。记得当时是5月份,东干人给我讲:“现在的时节不能打猎,因为野兔、野鸡和其他野生动物都正‘抱儿子’(野生动物的怀生期)着呢。到了秋冬,才可以打。”

富有的东干人都有猎枪。2002年9月,我算有机会领略了一次打猎的经过。我的东干老朋友侯赛因·安和几位经常爱打猎的老猎手,带着我一起上路了。车上专门载了两条猎狗,其中一条是刚上阵的,一条是经验丰富的老猎狗。东干人对狗也十分偏爱,老猎狗上了车,在车里的后座,看起来待遇很高。我吃惊地看到,那猎狗也散漫惯了,竟然垂着舌头,头一直向前座伸来。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旅程,秋河河谷的一个广阔的洼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在雨雾中若隐若现,闪闪发光,令人神往。洼地正前面是一片硕大的湖,四周生长着高过人的芦苇和茂密的灌木丛。虽然已是秋季,但洼地河谷里宛如一座秀丽的花园,一切都是清新的,绿油油的。

我跟着三个猎人,静悄悄进入一条小路,两边是稠密的芦苇洼地,两条猎狗已窜入了周围的芦苇中。不久,正当我失望时,只听见“叭、叭……”的声音,我往上面望去,只见半空中的一只野鸡飞着,鸡毛散落下来,紧接着野鸡坠入水塘中。后来,我们又来到一大块蔬菜地里,侯赛因·安眼疾手快,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举枪打去,两只野鸡已应声坠落在菜地里。真是:

书生随友打猎行,

西域芦香处处闻。

枪起鸡落看不见,

恰似当年东干人。

我们又去芦苇丛中,那条老猎狗窜来窜去,东干人一直喊着“马拉贴子,马拉贴子”(俄语,“好样的,好小子”)。在老猎狗窜入芦苇丛中不久,野鸡又扑棱扑棱地飞出来,枪声过后,打中的野鸡落入湖水中。东干人吆喝猎狗,那猎狗浮入水中,把打落的野鸡叼上来。而那只新猎狗可能嫌路途太远,早已溜之夭夭了,害得狗的主人找了半天。后来回去时,那新猎狗早已等在停车处。

一会儿,这里大风凛冽,阴云遮盖着天空,群山的轮廓消失在茫茫的雾霭中,我们便动身返回。而那只老猎狗仍然不尽兴,一直向远处的芦苇丛驰去。我不时回头看着那远处芦苇丛中飞起的野鸡,扑棱棱地飞走了。这次打猎,我才明白,打猎除了老练、敏锐的好猎手外,优秀的猎狗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可以闻知及惊起猎物,又可以循迹找到打下来的猎物。若没有猎狗,打猎只能是像打赌一样,仅凭运气了。即使侥幸打了一只猎物,也不知它掉落在哪里。后来,侯赛因·安又给我讲,那猎狗一旦嗅到了猎物,它会潜伏在猎物旁,一只爪子抬起来,等待,听见主人的脚步声就在附近时,它会用爪子去惊动猎物。这次,一共打了七只野鸡,我用双手提着,沿着湖边走回停车处。晚上,东干女人们给我们做了顿野鸡美肴。

在这次打猎的整个过程中,我的头脑里不时浮现出这样的画面:那几位东干老猎手持猎枪、寻猎物的神态,就恰似当年他们的前辈们奋击战场的英姿。同时,我也由衷高兴的是,现在的东干人在异域过上了十分舒适的太平生活。

相关内容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10-05悲越天山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8-05悲越天山
  • 回族 / 刘宝军 / 2014-06-05悲越天山
  • 回族 / 李明 / 2015-05-05天山(二首)
  • / 陈应松 / 2014-06-02沿着天山
  • / 姚新勇 / 2015-01-012014年《回族文学》年度述评
  • 回族 / 毛 眉 / 2015-07-221992:我的博格达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1.来稿请发电子版或打印件为佳,请勿一稿多投。

    2.请注明姓名、详细联系方式及电话。

    3.稿件一经采用,会告知作者并及时支付稿酬、寄送两份样刊。

    4.来稿一般三个月内没收到回复,作者可自行处理。

    5.来稿不退,请自留底稿。

    6.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7.来稿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为投稿者同意授权本刊及本刊合作媒体(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万方数据库、博看网等)进行信息网络传播及发行。同时,本刊不再支付上述所有使用方式的稿费。如有特殊要求,请在来稿中说明。

    8.凡在本网站“新作推荐”栏目上所发文章,均属于未在本刊及其他公开发行刊物上发表过的文学作品,本刊不支付稿酬,有关报刊社如有意选用本栏目上的作品,可与作者本人联系有关事宜。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