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海外手记>正文

一位美国学者眼中的阿拉伯世界

访杜克大学阿拉伯文学教授米丽亚姆·库克

2014年第6期   浏览次数:         牛子牧  

牛子牧:您在美国出生,在英国长大并接受高等教育,美英两国可谓是现代西方文明的两大中心,而您却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下半叶先后选择了汉语、阿拉伯语作为大学的专业。那个时候中国和阿拉伯各国都正在经历十分艰难的历史时期,在国际上,尤其在西方人眼中,中国和阿拉伯各国往往被边缘化甚至妖魔化。这样的文明为何如此吸引您,以至于您决定把它当作专业去学习、研究呢?

库 克:必须承认,当时我在政治上比较无知。拿中国来说,对其近现代史和政治局势我知之甚少,只是对其独特文化风情有种浪漫主义印象。对阿拉伯世界我当时也很无知,我只知道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有越南战争,却不知道自己选专业前两三个月爆发了“六五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所以也没觉得在那节骨眼上选择阿拉伯语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我只是从小喜欢学外语,并学过几门欧洲语言,觉得有兴趣再学一门东方语言,了解东方文化,仅此而已。

牛子牧:您学成之后,作为强势的、占主流的西方文明的代表,进入弱势文明国度的时候,又有怎样的体验呢?首先,作为真正亲眼看过这“他者”神秘面目的少数西方人之一,您觉得西方大众的认识与真相有多大偏差?

库 克:我也许无法代表“西方大众”,但是可以说,一直以来普通美国人对阿拉伯人认识的最大偏差,在于把民众和政府混为一谈,过于简单、片面地认为阿拉伯人都一样,穆斯林都一样。然而,值得指出的是,阿拉伯人——至少我个人接触过的阿拉伯知识分子——却很能理解西方国家的多重性。小布什连任后入侵(invade,原话如此)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当时同事们和我都觉得,阿拉伯人的反美情绪一定会因此加剧,因为我们不仅支持以色列,还侵略他们。此后不久我带学生重走十六世纪阿拉伯学者、旅行家利奥·阿弗利卡纳斯的旅途路线,去了两个欧洲城市格拉纳达、罗马和两个阿拉伯城市菲斯、开罗。我们发现,遇到的阿拉伯人都能清醒地意识到普通美国民众与政府的区别,知道美国有很多民众反对总统发起战争。在这个问题上,此行遇到的欧洲人远不如他们清醒。当然,今天普通美国人也开始感觉到阿拉伯民众一方面无法摆脱国内高压,另一方面外部殖民主义阴魂不散,雪上加霜。此时大家都在谈论反对派,也知道反对派的重要性;然而问题是,各方在应对反对派的时候,并没有,也不可能达成某种“共同议程”。所以,怎样在正确的时机给予正确的对象以支持,就是美国及其盟军面临的大难题。我担心该地区局势将难以控制,这不是保持沉默的时候,可是开口之前一定要审慎明辨。

牛子牧:您因工作需要,去过西亚、北非、东南亚的很多国家,基本都是伊斯兰国家。您觉得自己是以怎样的身份与当地人相处?

库 克:首先需要指出,我的工作性质和人类学家、社会学家不一样,我接触的人群几乎仅限于中产阶级,多为作家或艺术家。他们跟本国政府不一样,政府可能极端反美,他们跟我却几乎没有隔阂。大部分时间,我们觉得自己身份中“国籍”的部分完全隐去,我们只是两个“人”。可是你必须牢记,这“异族他者”形象就像一副面具,随时有可能突然回到你脸上,不管是否出于你本意。人的身份永远是多重复杂的,就像万花筒中的图案,随着情境的改变不断重组,特别是身处异国时。有时候你多重身份中的某些部分突然浮出水面,你无法控制,但必须有所意识,必须时时戒备——我和外国人打交道时就必须时时谨记我潜在的“美国人”身份。双方之间存在力量悬殊时,处于弱势的一方往往更容易意识到自己身份的转变,亦即对方的意识如何投射在自己身上,而强势的一方则相对难以产生这种意识。当然,这些说法都是基于W.E.B.杜波伊斯的“双重意识”理论。

牛子牧:我注意到美国境内有一些批评您的声音,有人觉得您的想法过于学院派,过于抽象,指责您对中东女性的困境根本提不出什么有效、可行的建议和想法。甚至有人指责您为诸如塔利班的体制辩护。我也注意到,您曾经公开强烈谴责前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就阿富汗妇女问题发表的广播讲话。您认为她此举,甚至美国的整个“中东民主化运动”,都“把(阿富汗)女性降格为受害者加以拯救和恩赐”,而且您坚持认为“一旦西方/帝国主义利益被卷入,妇女权益就沦为一纸空文”。我可否这样理解,您这样做正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多重身份中“美国人”、“西方人”的部分,所以竭力防止这两副“面具”回到您的脸上?如果是这样,那么您如何界定怎样才是正当帮助,怎样却是横加干涉甚至恶意利用?

库 克:是的,正因为我是美国人、西方人,是对方眼中的“局外人”,所以我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总是对我那些试图“帮助”的学生说,我们不是去“帮助”人家的。我从不觉得我是在“帮助”,我认为我只是在倾听,这才是我的角色。对于那些生活境遇与我不一样的人们,我去听他们描述他们的处境和经历,他们自己有何心愿,对局外人又有何期待。当然这对于美国人并不容易,世界总期待我们有所作为。我唯一一次拜访难民营是在1993年的克罗地亚,难民是波斯尼亚人——和今天的叙利亚难民可能有相通之处。见到我们,他们极端暴怒地质问:联合国、美国究竟在干什么?你们是来围观的吗?你们为什么不帮助我们?我一直反对“帮助”这个说法,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以为,难道你不应该化身连接异文化的桥梁,并通过自己这座桥梁,给异文化带来一些好处吗?而我能做的,只是去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并用我读者的语言加以说明,让他们试着理解另一种情境,去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天地。

牛子牧:可就算在这“说明”的过程中,您也不可避免地会采取某种立场和态度吧?具体一点说,比如非洲女性割礼旧习、塔利班政权对女性的迫害等,被公认是令人发指的行径,面对此类极端案例难道您能无动于衷吗?

库 克:作为一个文化相对论的信徒,我拒绝用我族文化为标准去评价其他民族的生活方式,更是坚决反对用我族标准去同化其他民族。当然作为个人,我不认同他们如此对待女性,我也觉得令人发指。但我终究是个美国人,是个局外人,我没有权利公然介入异文化,去中止他族的某种生活方式。情感上我当然愿意“帮助”这些女性,前提是,她们作为当事人,认为我——一个美国人的介入能对她们有好处,并且计划好如何行动,那么我一定通力合作。可是归根结底,我还是担心,就算是基于对方要求,美国对此类事务的介入依然会适得其反。就像今天的叙利亚,反对派要求美国“帮助”,可是美国一旦介入,必然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其行动背后也会不可避免地出现错综复杂的利益驱使。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常常骑虎难下。相应地,与美国有所联系的人,无论是美国人,还是在美国学习、工作过的阿拉伯学生、学者,他们的身份无一例外多少会被这种联系所定义。

相关内容


  • / 澳大利亚/贝哲民... / 2015-09-22青年妇女与阿拉伯世界的未来
  • / 贝哲明 程仁桃 译 / 2015-11-25丝绸之路与阿拉伯语
  • / 付新洁 / 2015-01-08本社评出优秀文章
  • / (阿尔及利亚)穆... / 2017-04-14我眼中的摩洛哥
  • / 葛铁鹰 / 2014-12-05中国人翻译的第一部阿拉伯东方游记
  • 回族 / 马晓艳 / 2014-06-05与世界牵手
  • 回族 / 马永俊 / 2015-02-02哈尔湖一位东干老人
  • 心火

    心火

    儿时的往事逝去得实在太久了。    无论是生存规律的制约还是社会条件的改造,都足以使像我这样的生长在...[查看全文]
    稿

    “海外手记”是《回族文学》的特色栏目之一,也是国内唯一向读者介绍国外伊斯兰世界的栏目。我刊开办该栏目的宗旨是通过翻译、编译、汉语原创,向国内读者广泛而深入地介绍世界各地的本土作家与学者反映当地伊斯兰历史、文化、社会现实面貌与人民生活风貌的散文、随笔、纪实类作品。近年来,我刊围绕着有关伊斯兰世界的一些热点问题,策划了一批主题突出,时代性强的翻译文章,如阿拉伯学者对西方文化的看法,埃及作家马哈福兹的时代意义,反映、介绍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社会面貌、历史文化的专题等,深受读者喜爱。欢迎广大作者踊跃向“海外手记”栏目投稿。

     

    写作的具体要求如下:

    1、此栏目的文章可由一组文章组成(一般情况下三篇),总字数1万字左右。文章可编译、翻译或原创,但总体以翻译为主,原创最多一篇。

    2、文章内容着重写伊斯兰世界独特的历史文化、地域风貌、人文、社会面貌、人民生活状况等,并注意“三贴近原则”,即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贴近生活。

    3、因本刊是文学类期刊,且面对的读者是普通大众而非学者或研究者,他们渴望通过“海外手记”这个栏目了解域外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面貌。所以选择翻译作品时要注意写作身份的转换,在注重内容的同时,也应注重作品的文笔,文风要生动、活泼,有可读性。(注意本刊需要的是纪实、散文、随笔类作品,而不是小说、诗歌等纯文学作品)

    5、选文章时注意,不宜涉及中国语境中过分偏激的主题。如:带有极端政治、宗教、暴力色彩的文章。

    6、在选文章及写作翻译过程中,随时与编辑沟通。选好译文后,可先拟一题纲发与编辑,看后可行再着手翻译写作。

    7、要求在编辑指定的交稿日期内完稿,如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无法按期完稿,请提前告知编辑,以避免影响本刊编辑程序。

    (文章一经采用,编辑即告之作者,并在刊物出刊后,寄作者两份样刊并及时支付稿费。)

     

    “海外手记”栏目编辑:付新洁

    电话:13309942690,0994—2525380(办)

    E-mail:xiaoqingxinjie@126.com

    邮编:831100

    地址:新疆昌吉市南公园西路129号传媒大厦5楼回族文学杂志社

    客服时间:(10:00-18:00)
    (周六日休息)